f67pb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第1137章 戰場遺蹟閲讀-xxs1i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整个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是在仓促准备之后开始后撤的,有许多耽误时间的麻烦东西甚至都没来得及带走,比如说在坦克战损严重以后、根本用不到这么多的多余油料和弹药。
按照马拉申科的命令,留在阵地上来不及带走的弹药和油料被设置成了几个隐蔽的诡雷陷阱。负责执行这项命令的人,是从斯大林格勒战场上浴血搏杀出来的瓦洛沙少校。
在那场残酷到每个小时都有旧面孔离去、有新面孔补上来的战役中,挣扎在死人堆和地狱般街头巷尾的瓦洛沙少校学到了太多的阴险战术。
这些战术有些是德国佬发明的,用来在巷战和房屋争夺战中对付苏军、恶心对手,尽量给对手制造最大化的伤亡、多放点血。还有些则是苏军自己发明出来的战术,摆在明面上来说的话可能并不光彩,但想在战争中博得光彩的人基本都已经躺平到了坟地里,有些甚至被炸的连个渣儿都不剩。
想在这场纯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争中夺得优势,一些不光彩的恶心战术是必须被用上的,越是能把对手气的乱跳、暴怒如雷,就说明这种战术越是成功出彩。
在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连带着近卫第九空降师刚撤走不到半小时后,意识到对手真的从眼皮子底下开溜了的警卫旗队师终于做出反应。
僵屍老公求放過
一股不久之前才刚从这块阵地上退下去的党卫军再次席卷而来,只不过上一次他们冲锋到这里来时斗志昂扬、士气抖擞,而眼下,这群刚刚从绞肉机里撞了大运爬了出来、侥幸活下来的党卫军士兵,却多多少少缺了股锐气。
即便一路前进到阵地前的过程中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攻击,但借着坦克掩护的党卫军装甲兵们却依旧是小心翼翼,生怕那些发了疯一样的俄国怪物会突然从地底下给冒出来,高呼着乌拉端着刺刀猛冲过来宰了他们一样。
在经历过那样一场鲜血四散飞溅的战斗以后,还活着的人没有不对此感到心有余悸的。英勇顽强的红军战士们用自己的生命给对手心中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即便是有幸活到战后的人也将对此难忘终生。
“你觉得那些俄国佬都走了?他们真的撤了吗?这是为什么?”
“你问我?你怎么不去问问师长?!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就不会和你一起呆在这儿了,我至少也得待在指挥部里!”
天後養成手劄
“…….那现在呢?现在该怎么办?”
“能不能少问几个问题?我怎么知道!?”
躲在黑豹屁股后面窃窃私语的对话很快就有了真正的结果。
一名带队进攻的下级突击队长一手握着MP40冲锋枪、另一手举过头顶向前一挥打了个手势,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警卫旗队师士兵们立刻行动起来,抄起各自手里的家伙从坦克后面闪身而出、开始冲向阵地。
離婚男神狠狠愛
寂静的阵地上往无人烟,只剩下了那些纵横交错、根本来不及收敛的尸体们层层叠叠地摞在一起。
汇聚成河的血泡子在本就坑坑洼洼的阵地上到处都是,一脚才进去那如同踩在雨地里一般的声响令人耳根子发酸。本就是夏季多雨的普罗霍罗夫卡大地早已吸收不下这些多余的液体,就连迎面吹来的一阵风中,都带着那呛鼻子的火药酸味和浓重血腥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呼…呼,没…没有俄国佬,这边安全!”
“我…我这儿一样,尸体不算俄国佬!”
“安全!没有敌人!看来他们都走了!”
夺回了被敌人占据的外围阵地却扑了个空,这本该令人感到气愤恼火的尴尬情况,却不知为何地令在场不少的警卫旗队师士兵心里都产生了一丝庆幸。
难道是警卫旗队师被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打怕了?这么说好像也不对。
重生混元道
但能不和那样的非人对手厮杀在一起、重回地狱,又有谁会对此拒绝想要把小命赶紧葬送掉呢?答案是绝大多数都不想。
所以总的来说,俄国佬主动撤走、己方也完成了战术目标重新夺回了阵地,这样的结果简直就是预想中最好的两全其美!
癡情蠱 紅薯布丁
荒天帝 厭筆蕭生
对于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方才那波进攻背后真正用意的普通士兵而言,确实正是如此。
俄国佬是真的撤走了,而且撤的是如此匆忙,连他们自己人的尸体也顾不得收敛、任凭其躺在阵地上置之不理,就这么干脆地跑了。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十點聽風
走在方才战斗过的余温尚存阵地上把这样的情景见的多了,原本还心生庆幸的党卫军士兵们可谓是心境转化极快,不少人都开始打趣一样地对刚才交过手的对手产生鄙夷。
俄国佬再怎么能打,不照样是扔下这一地尸体来不及处理,就如此仓皇地夹着尾巴逃跑了吗?这不是无法继续坚守又是什么?
反观己方警卫旗队师还能重新聚集力量再一次杀回来,相形对比之下孰胜孰负自然就非常明显,是警卫旗队师撑到了最后。
“这些俄国佬也不过如此,他们这就撑不住了,看看这阵地可真是狼狈!他们连坏掉的坦克都留下来了!”
一句赢得了在场许多士兵认同叫好的叫嚣般话语,却令随后刚刚赶到阵地上来的一级突击大队长恩克尔眉头一皱。
与那些被蒙在鼓里的士兵和下级军官不同,作为师长得力助手兼左膀右臂心腹的恩克尔,可是清楚地知道方才进攻的真正用意的。
陰差緣錯 超級敗家子
他之所以来到阵地上,不是为了专门来给死人收敛尸体,而是受师长之命,特意跑来亲眼看看这些俄国佬是不是真的跑了,只是他显然来得有些太迟了。
“上报情况,把这里的一切立刻传报师部,俄国佬抛下了他们所有能抛下的东西,已经跑得一个活的都不剩了!”
“是!”
领命而去的副官刚刚走出去没几步,一脸黑线的恩克尔也是刚刚转身、准备去别的地方再看看。
農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轰——
突然间,一声犹如晴天惊雷般的巨大炸响声,直接瞬间掀出了一道席地而起的狂暴冲击波,将一只脚还没落地的恩克尔瞬间掀翻在地、坐了个结结实实的屁股墩。
“该死!发生什么事了!?汇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