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李澄空叹一口气,点点头。
袁紫烟道:“原本还有点儿内疚,觉得一个不留是不是太残忍太过火,看了这些书之后,我只觉得他们死得太痛快,该好好折磨一番再死的!”
李澄空点点头。
常青谷弟子把人视为蝼蚁,视为长寿的资粮,如鼠如羊,毫无怜悯与手软。
这般没有人性,杀了也就杀了。
“这些书,看了都会做噩梦。”袁紫烟摇头:“我后悔看了它们,虽然只看了两卷!”
“这些书来历残忍,每一本都是鲜血写成……,唉,常青谷!”李澄空缓缓道:“人性之恶呐……”
他在这个世界活得越久,越能见到人心的险恶与黑暗,底线一次一次的击穿。
“老爷你看吧,我是一本也不想碰。”袁紫烟心有余悸,脸色不好看。
李澄空道:“没有漏网之鱼?”
他轻轻一挥手。
“啵啵啵啵……”紫檀木箱子一个一个的爆炸,化为齑粉纷纷扬扬。
他一挥袖子。
狂风骤起,将这些齑粉席卷而去,消失不见踪影。
“老爷你……”
“我也不想看这些。”
“可他们毕竟是难得的医术记录……”袁紫烟迟疑道:“就这么毁了的话,有些可惜吧。”
这些卷宗记录的都是罕见的医术,罕见的人体之秘,虽然来历残忍,可就这么毁了,委实也可惜。
李澄空摇头:“没有漏网之鱼吧?”
袁紫烟露出笑容:“一个不剩,叶妹妹与冷妹妹一起盯着,没有放过每一个人的心思,确实没有漏网的,他们没留后手。”
一般的宗门,能传承下来的往往都留有后路,即使宗门被灭,薪火也不断绝。
这样的后路往往罕有人知,可能一宗之内,只有宗主知晓,甚至宗主都不知,只有一位负责传法的长老知道。
常青谷不知是狂妄自大还是怎的,竟然没有这样的后路,所有的长老及弟子还有谷主,没有一个留后手。
常青谷高手的寿命悠长,还从没被人找到过,盖因常青谷位置既偏僻,且有阵法为掩,无人能发现。
因此而丧失了警惕,生于安乐,没有了忧患意识,从而导致无后备,从而被袁紫烟她们斩草除根。
李澄空颔首:“斩草除根,……引以为戒吧,再强大再隐秘也终有灭绝那一日,常青谷如此,南王府也一样。”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第1064章 銷燬(二更)閲讀
袁紫烟道:“我现在就布置后手,烛阴司的,南王府的。”
“嗯,让智艺也布置一番。”
“是。”
“去吧。”李澄空挥手。
袁紫烟轻盈而去。
——
独孤弦与赵茹正在一座山峰上打量周围风景。
赵茹则兴致寥寥:“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千篇一律,不足为奇。”
独孤弦摇头:“你是看多了,所以觉得平平无奇,但与别处相比,确实很独特。”
两人正站在一棵苍劲老松下,风沿山崖而上,将崖边这棵劲松吹得轻颤。
“是么?”赵茹仔细看看,还是觉得没什么。
恰在此时,空中泛起涟漪,随即紫影闪动,袁紫烟出现在两人跟前。
“袁姑姑。”两人抱拳。
独孤弦忙道:“如何?”
“已经灭掉了,你们可以安心啦。”袁紫烟嫣然笑道:“痛痛快快玩吧。”
“那温乘龙到底要干什么?”独孤弦好奇追问:“为何要靠近李太岳?”
“东岩峰与飞雪宗的心法有点儿特殊,能助他修炼一门奇功。”
“嗯——?”
“反正是挺恶心的事,你们就别听了。”袁紫烟脸色变得不好看。
这让两人越发好奇。
“姑姑!”独孤弦露出执着神色。
“说了你会心里阂应。”袁紫烟摇头:“反正不宜多说,你就别知道了。”
“姑姑——!”独孤弦道:“难道我去问冷姑姑?反正冷姑姑一定会说的,她什么都不会瞒我!”
“她也不会说。”袁紫烟得意的笑道:“你就当成一个谜吧,反正人已经死了!”
“一个漏网的也无?”
“没有!”
“不会对飞雪宗报复吧?”
“放心吧,走啦!”袁紫烟一摆玉手,冲赵茹笑笑,化为涟漪消失。
独孤弦摸着下颔,玩味的看着涟漪消失的位置。
“到底为了什么?”赵茹也好奇得不得了。
“没用的。”独孤弦摇头:“几位姑姑都不会说的,此事就算了吧。”
“你身为小王爷,逼她们说也没用?”
独孤弦笑道:“她们不想说,强逼是没用的,得想办法套出来。”
赵茹笑吟吟打量他。
独孤弦道:“是觉得我这个小王爷的威望不够,权势不够吧?”
“看来袁姑姑与冷姑姑叶姑姑的地位很高。”赵茹道:“王爷一定极宠她们。”
“她们不想说,父王逼都没用,更别说我了。”独孤弦摇头道:“此事容后缓图之,现在不能提。”
“没想到飞来横祸,竟然无端的图谋我们飞雪宗。”赵茹感慨一声。
如果没有独孤弦在,恐怕飞雪宗与东岩峰凶多吉少,这真是一个残酷的武林。
想到这里,她莫名的心安,目光越发柔和。
独孤弦道:“先不理会他们了,是不是觉得我挺没用的?”
赵茹一怔:“此话怎讲?”
“一旦碰上事,我不想着自己动手解决,反而直接拉来了袁姑姑她们。”
“哦——?”
独孤弦道:“你想着应该是我神威大发,亲自解决了他们,是不是?”
赵茹抿嘴笑。
独孤弦盯着她:“失望了吧?”
“没有的事。”赵茹摇头笑道:“我挺佩服你的,能忍住逞英雄的冲动,直接找来了袁姑姑她们。”
换了一个男人,恐怕想在自己跟前大显神威,一定会想自己动手。
他却能直接求助于袁紫烟,丝毫没有逞英雄的想法,显示出了他的成熟稳重,让自己心安。
这并不是丢人之事,行走武林是极危险的,一个不好就折了自己,怎么稳妥怎么来才最好。
有强大的力量不借助,非要自己动手,这其实挺愚蠢的。
“真的?”
“千真万确。”赵茹笑道:“我跟你说谎做什么!”
“我确实没把握收拾得了常青谷,如果他是别的宗门,我可能直接动手。”
“依你的本事,应该应付得来吧?”
“但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常青谷确实很危险。”
“正该如此的。”赵茹抿嘴笑道:“你武功强与弱,其实都没关系的。”
“反正我是小南王爷,是不是?”
“胡说八道!”赵茹白他一眼。
她喜欢独孤弦不是因为武功强横,而是看中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