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当时,拔轮德组织了一只突击队,正准备发动进攻,却不料庞劲东从果敢共和军请来外援,果敢共和军空降之后直接将就把拔轮德突击队缴械了。
不过,果敢共和军毕竟是其他国家国防力量,无权深度介入暹罗的内部事务,事实上庞劲东请果敢共和军增援,这一举动本身就非常敏感。
当时暹罗王室处于过渡阶段,老老国王刚刚驾崩,老国王准备继位,等到局势平定之后,果敢共和军撤离,把拔轮德一伙交给暹罗本国处理。
再后,凯骑士坐飞机叛逃过程中,被庞劲东派人击落,凯骑士就此身世,拔轮德倒是捡了一条命。
拔轮德被关押进了军事监狱,倒没吃什么苦头,毕竟是在本国,而且军事监狱是在王家军管辖之下。
但是,拔轮德也没被审判,未被正式宣布有什么罪名,而这一点非常重要。
王储登基为新国王之后,致力于拨乱反正,对王家军采取了一定打压措施,王家军整体上的处境都非常被动,拔轮德一直都被关在牢里。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差瓦立可以集中精力搞建设,国家经济获得长足发展,运河城也突破动工了。
因为差瓦立致力于建设,而且为人非常宽厚,很快就把先前的冲突给抛到脑后,也忘记了拔轮德这个人。
甚至于连苍浩,都以为拔轮德死了,可能是在凯骑士的飞机上,也可能是死于乱军之中,怎么死的不重要,反正这个人已经掀不起任何波澜。
然而,新国王在位几年之后变成老国王,驾崩归西了,那位放飞自我的王储登基成为又一个新国王,情况就全都变了。
先前的老国王清醒理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虽然他年纪已经非常大了,但苍浩原本以为,怎么说他也能当一些年的国王,所以也就对王室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这个国王竟然如此短寿。
至于新国王只知道吃喝玩乐,结果宫内结党营私成了好几个派系,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王后这一派。
王后准备全面掌控权力,所以才对运河城下手,并且加强控制军权,但提轮只是她的一颗棋子。
在新国王登基的同时,王后悄悄的把拔轮德从监狱释放出来,并且官复原职。
優秀小說 近身兵王-第2409章 棄子分享
因为当时大家的注意力,根本没在这上面,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件事。
又因为拔轮德没有被审判宣布任何罪名,因而官复原职从法理上来说也没问题,本来拔轮德在王家军有一定威信,还保留有很多支持者。
王后把拔轮德当做后备力量,如果提轮不能控制局面,就用拔轮德取代提轮,而现在机会来了。
那么为什么王后选择拔轮德?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辭-第2409章 棄子熱推
其实原因很简单,两者有点亲戚关系,只不过比较远,所以外人不知道。
同时,王后也看上了拔轮德的能力和威望,反正比提轮是高出很多。
提轮之死的消息传播开之后,苍浩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弃子!”
庞劲东也是这么看:“王后放弃提轮了,把当前所有问题,全都归咎于提轮一个人 ,然后由拔轮德掌控权力!”
“我还真没想到拔轮德竟然原地复活了!”苍浩有点感慨:“说起来,这倒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反正比提轮那个疯子强多了!”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条新的信息,王家军发布声明,由拔轮德接替提轮。
而拔轮德上任之后发布的第一条通告,就是宣布结束军管状态,王家军将会分批逐步撤离首都。
但市民同盟也必须放下武器,并且结束全部暴力活动,否则将会被无情镇压。
此外,拔轮德还表示,愿意和平解决冲突,王家军接受一定程度的改革。
也就是拔轮德发出声明之后,王家军果然开始逐步撤离,与市民脱离接触,先前包围的市民也得以脱困。
“拔轮德对王室改革要求没有置评,因为没这个权力……”庞劲东重重哼了一声:“他还真会顺应民心啊!”
“既然拔轮德姿态这么高,在这种情况下,市民同盟再发动进攻,反而是自己的不对了!”
“他是在演戏!”庞劲东根本不相信这种举动是真实的:“拔轮德是凯骑士的嫡系,同样是王家军的军头,追求的都是扩大王家军权力,从这一点来说跟提轮没有本质不同,区别只是行事方式有异!”
“过去你经常跟我说一句话——不要让对手第二次敲门。”苍浩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今对手真的第二次来敲门了!”
“既然他已经抢占主动,我们该怎么办?”
“一方面肃腐委员会要继续扩军备战,另一方面是应该让差瓦立尽快出来主持工作,既然军管状态已经解除,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内阁的责任,而不是王家军了。”
“有道理。”庞劲东赞同的点了点头:“提轮一定会搞事。”
苍浩和庞劲东商议的同时,拔轮德主动登门探望差瓦立去了:“虽然一直以来,内阁与王家军不和,你我之间更是对手,但我们都希望国家安全稳定,眼下的局面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差瓦立认同的点了点头:“当然。”
“现在军管状态已经结束,希望内阁尽快主持工作,同时做好善后事务。”
差瓦立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是自然。”
“我个人的意见是,应该尽快与市民同盟展开谈判,结束当前的暴力冲突。”
“市民同盟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赦免主要人员,在这个基础上才会展开谈判。”
“法律问题还是交给内阁解决吧。”拔轮德笑了笑:“我作为军人,没有法律方面的权力,是否特赦市民同盟,都不应该是我来决定的!”
“可我还是希望听一下你的意见。”
“我没有意见。”拔轮德摇了摇头:“你怎么处理都可以。”
“好吧。”
“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王室制度改革的,这也是市民同盟诉求之一。”拔轮德提出:“这也要由你来决定,我不想作过多干涉,所以你也不要来问我的意见了。”
差瓦立冷冷一笑:“好吧。”
“总之我希望社会尽快恢复常态。”拔轮德长呼了一口气:“虽然我不认同提轮的很多做法,但如果社会不能尽快步入正轨,我可能会向提轮一样,采取强硬措施!”
“武力镇压?”
“我不愿意这样做,所以我希望局面不要把我逼到这一步……”拔轮德缓缓摇了摇头:“为了解决纷争,王家军已经做出最大程度的让步,如果这座首都仍然响起枪声,说明和平解决的努力已经失败,只能诉诸武力!”
拔轮德在差瓦立这里,没有停留太多时间,简单交谈之后就起身告辞了。
差瓦立刚送走了拔轮德,苍浩的电话不期而至,主要是说一下自己的态度。
差瓦立立即说出拔轮德的来访:“拔轮德这条老狐狸根本是以退为进,因为撤兵结束军管,所以棘手问题全部交给我解决。”
“一个问题是王室制度改革,另一个问题是赦免市民同盟,确实都挺棘手的。”
“我本来希望,拔轮德亲口说出来,同意改革王室制度,并且赦免市民同盟,这样一来,以后不管出现什么问题,大家一起背锅。”差瓦立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这两个决定,全部都由我做出,事后引发任何不满,责任可就全都是我的了。”
“赦免市民同盟这倒好说,至于往事制度改革……”苍浩颇为头疼:“国王能听你的吗?”
“现在没有其他办法,我只能努力沟通,尝试一下了。”顿了一下,差瓦立继续分析道:“在废除下跪之后,王室制度改革其实主要是两点,一是王室退让经济利益给整个社会,二是王室不再干政。至于第二点倒是还算好办,毕竟这位国王只知道吃喝玩乐,本来就不关心国家大事。至于第一点,可是动了王室的钱袋子,不只是国王本人,王后和那些王子、公主肯定也不答应,谁来操刀王室制度改革,谁就是跟整个王室作对。”
“虽然处境危险,但改革是必须的!”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们国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体制,送走了老老国王之后迎来短暂发展时期,本来以为可以持续一二十年,没想到新国王上任之后一切都变了。如果王室制度不改革,就算这一任国王不是个糊涂蛋,谁敢保证下一任或者下下一任不是?”
差瓦立认同的点了点头:“我们早晚会遇到昏君。”
“只有从根本上改革王室制度,才能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我可不想时刻胆战心惊的等待着下一个昏君的出现!”苍浩毫不犹豫的道:“而且我已经想到怎样让王室割让利益了!”
差瓦立急忙问:“怎么办?”
“国外企业来暹罗投资,尤其是那些超大型企业,王室都会以各种方式参股,对吧?”
差瓦立点头:“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