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殿
小說推薦天王殿天王殿
这种刺痛的感觉,丁吏已经有许多年没有感受到了。
自小丁吏体格就异于常人,由于家境贫寒他人又饭量巨大,家里根本就养不起还在长身体的丁吏,于是就将他带到了城里,偷偷丢弃。
年纪尚小的丁吏,无助地在街上流浪着,对于这个神奇而又陌生,叫做都市的地方,什么东西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
平时在村里的时候,丁吏肚子饿的时候,还能去山里找些东西填填肚子,但是这个叫做都市的地方,根本就看不到一只野鸡、野兔的,甚至连果子树都不曾看到一颗。
实在饿的不行的丁吏,只好趁着半夜没人的时候,偷吃绿化带的树叶,还有公园的草皮,虽然那些东西比起村里的野菜都要难以下咽,为了活着,丁吏还是嚼碎了咽下肚。
一直流浪到半个月后,他终于认识了一个叫做垃圾桶的地方,很多流浪者,以及一些流浪狗流浪猫的,都是在这个地方找吃的。
那个时候还比较胆小的丁吏,也是等到半夜以后,才敢去垃圾桶里翻找食物。
可惜他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垃圾,很多都已经被清理过的,只是偶尔一些比较大的垃圾箱里,还能找到一些腐烂的水果和残羹剩饭。
但是令丁吏十分好奇的是,即使这些水果有一点点腐烂,却是异常的甜,就连那些残羹剩饭,虽然有一些味道,不过味道还真的非常的不错。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王殿 txt-第六百二十六章 丁吏的過去展示
初次尝到甜头的丁吏,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他一直以为父母是找不到他了,所以只在被抛弃的位置附近流浪。
可是好景却是不长,还是个六岁孩童的他,却有成人那般的身高,这一带流浪的派系,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成年人”。
这些流浪者也是朝不保夕的,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区域多一个新面孔,所以组成了队伍,想尽一切办法赶走新的流浪者。
丁吏也反抗过,就算他的力气也是比成年人还要强大,但是架不住人多,每次都被打得伤痕累累。
他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同样是捡东西吃,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待自己。
带着这种疑惑,丁吏不断地成长,一直长大到,他都忘了自己是否还有父母,一直长大到他成为了这一片区域的领头人。
后来有一段时间,来了很多志愿者,帮助了那些流浪者找到了家人,并让他们相认,陆陆续续走了许多人。
原来这个都市要开始规划,那些流浪者随意搭建的“家”,都要被拆除,所以就要帮助这些流浪者找到自己的家人。
可有的人其实并不想回去,有的人也早就忘记自己是哪里来的,就像丁吏。
所以留下来的流浪者,就开始被驱赶,那些搭建的“家”也都被拆除,致使丁吏与那些人发生了争斗。
已经成年的丁吏,那实力已经不是几个壮汉能够摆平的,就算十几个人来,也都会被丁吏直接打到住院的。
知道有一次丁吏被打中了麻醉药,这才被捆住,就在他不断被铁棍殴打的时候,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贵人,詹世德。
詹世德非但救下了丁吏,还十分欣赏他的体格,并邀请他跟随自己。
但是丁吏拒绝了,从小事经历的所有事情,让他不再相信任何人。
詹世德看到了流浪者的现状,于是就让手下买下一块地皮,建起了一个流浪者收容所。
附近的流浪者也是闻声而来,很快附近的流浪者一个个都被吸引了过来,这居然也变相地壮大了丁吏的势力。
好看的玄幻小說 天王殿笔趣-第六百二十六章 丁吏的過去
而丁吏以前的行事作风也非常的嚣张跋扈,占着自己是地头蛇,不断与那些大佬作对。
但是终究还是井底之蛙,一个大佬居然花五十万,要买丁吏的项上人头。
丁吏靠着自己摸索,达到了统领境界的地步,而且在圈内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年轻气盛做事情就是会不计后果,那位大佬请来了战神级别的人物,就算丁吏再强,那也是鸿沟般的差距。
那名大佬还不断地折磨他,就在丁吏要被杀死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也是这一刻,开启了丁吏的第二人生。
丁吏当时在发誓着,不论是谁愿意让自己活命,这辈子他做牛做马,都会报答那个人,他还不想死,他还是有意无意地守着那个被抛弃的地方。
就在此时,收到流浪者被打压消息的詹世德,即刻赶到了这个地方,并且花了双倍的钱,买下了丁吏的命。
奄奄一息的丁吏,在昏死过去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詹世德的脸,他心里默默发誓,将来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主人了。
其实后来詹世德也是让丁吏来当保镖,他对丁吏也像家人一样,詹世德后来说小时候迷路的时候,被丁吏守护过,所以詹世德发誓,长大后无论如何都要让丁吏过上好生活。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王殿》-第六百二十六章 丁吏的過去讀書
虽然丁吏根本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他对于詹世德的恩却一直铭记在心。
这一次,詹世德居然主动求助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帮助楚天南度过这一次难关,丁吏这才聚集了这么多的小弟,赶到这个战场。
而天生金刚不坏之身,这一次居然被一把匕首给刺穿了!
丁吏高声地怒吼了一声,靠着蛮横的力量,居然把插入身体的匕首,用肌肉死死地夹住了。
精品都市小说 天王殿 起點-第六百二十六章 丁吏的過去相伴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天王殿討論-第六百二十六章 丁吏的過去相伴
在他背上的刘峰脸色突然一变,因为插在丁吏背上的匕首,就像卡在了石头里面一般,无法再深入一毫一厘,就连抽出来都没有办法做到,就好像这个匕首本来就长在他身体上的一样。
这一击并没有给丁吏造成比较致命的伤害,既然一击不成就要立即逃离,刘峰即刻抛下了匕首,就要准备向后拉开距离。
但是就在他向后越开,还未落地的时候,那比沙包还要打的拳头,就朝着他的脸狠狠地砸了下来。
这已经是避无可避了,刘峰也是身经百战之人,既然无法逃避,那边直接面对,于是他在半空调整身体,双手挡在了脸前。
轰!
一击下来犹如被火车撞击一般,刘峰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裂开,他一脚勾住丁吏的手臂,作为支点,将受到的力用身体画一个圆,狠狠地砸向了那把还未完全刺入的匕首。
这一撞刘峰只觉得眼冒金星,身上的骨头仿佛都要裂开一般,而他的人也直接昏死了过去。
丁吏却是朝前走了两部,双脚有些发软地坐在了地上,刚才刘峰借助着自己的这道力,将匕首又插入了一点,现在离他的心脏,只有一公分之多,随便一个大动作,就会让他直接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