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众多亡魂的悲嚎声,从化魂池底部,轰然响起。
死于千鸟界的众生,魂魄没消散在天地,似乎全部被化魂池收敛,而且还没被炼化,还有残存的灵智在。
它们嗷嚎着,尖啸着,想摆脱化魂池。
可惜,只是徒劳无功的努力罢了。
呼!
黝黑大鼎悬浮在虞渊头顶,他在脚踏池底的一瞬间,和虞依依心神沟通。
随后,就见胸腔众多因“阴葵之精”而开辟的穴窍,流逸着沛然阴柔气息。
下一个刹那,一头头肉眼可见的无实体煞魔,瀑布般倾泻而来。
这一头头,没炼化出体魄的煞魔,暂且落入他开辟的穴窍,如一尊尊神魔归位。
无实体的煞魔,乃魂灵形态,在他诸多穴窍内的世界,受虞依依的指引,和他的穴窍融为一体,为他提供源源不竭的魂能支撑。
而那座释放墨色魂能的化魂池,池壁上的剑痕,因虞渊降落,也绽放绯红神光。
虞渊心念微动,将剑鞘取出,两手捧住。
臂骨中,那些刻印着的剑痕,灼热难耐,开始不断抽离他的气血,魂念和精纯灵力,他臂膀内的筋脉中,绯红剑芒渐渐聚涌。
深深吸了一口气,虞渊突然觉得剑痕抽离的三种力量,气血和灵力他还能承受。
而魂能,他则是欠缺太多。
毕竟,他只是魂游境的真实修为,魂魄的淬炼和积累,远不及拥有“生命祭坛”的血肉体魄。
好在,虞依依早有准备,安排了一头头魂灵煞魔入驻穴窍,每每在他魂力不足时,给予了他后续的支撑,令他不至于魂力枯竭。
在池子四角,以天藏为首的神魂宗四位强者,此刻严加看护,不敢有一丝松懈。
掌控着“毁灭堡垒”的陈青凰,珠帘下的面容,也变得凝重至极,心中已有结论的她,没有再去看虞渊。
她密切关注着,那辆黄金战车中,修罗王萨博尼斯的一举一动。
此刻,萨博尼斯正以精炼的气血,揉炼百种金铁划拉出一柄金色阔剑,在黎会长法相形成的巍峨神山群中,正大肆进行着破坏。
山川,一座座被斩断,崩裂,粉碎。
黎会长依仗王座中,不断涌现的金铁异能,继续修复着断裂的神山,重新复位。
他们的战斗从未停下,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萨博尼斯稳占上风。
在化魂池浮空,虞渊落座之后,修罗王也清楚了神魂宗的图谋。
“原来想拿回那柄剑。”
修罗王冷酷的眼瞳深处,如一潭死水,没太多情绪波澜。
他只是微一皱眉,摇头感慨:“没神王现身,想要依靠两位自在境巅峰,就从我的暗域取剑,神魂宗未免太瞧不起本王了。”
咻!咻咻咻!
一道道金色光箭,突然从他身下的那辆黄金战车爆开,朝着“毁灭堡垒”的方向疾射,似要斩灭一切阻碍。
于此同时,那柄巨大的金色阔剑,则配合着箭雨,在黎会长法相凝炼的神山群,疯狂地切割,瞬间砍断了几座高峰。
那座,承载黎会长法相的黄金王座,也突现细密裂纹。
显然,在修罗王真正发力以后,未能晋升元神的黎会长,即使依仗天时和地利,有君宸的星宿阵列配合,也难以和萨博尼斯抗衡。
萨博尼斯突然发力,就是让黎会长没有可能,去阻止那些金色箭雨。
他要以那片金色箭雨,令“毁灭堡垒”附近的所有生灵,瞬间死绝。
呼呼呼!
天藏站着的“血灵祭坛”,下方的“混浊魔胎”凝为一片粘稠的蓝色阴影,把“毁灭堡垒”和化魂池,还有天魔青魇,撼天大帝和黑浔,一并笼罩在内。
道道金色光箭,“噗噗噗”地进入“混浊魔胎”中,被混杂着数不尽杂质毒素的异能侵蚀着,被消磨着凌厉金光。
“血灵祭坛”乃外域天魔一族,倾尽一个族群的力量,而打造出来的战争神器!
天藏身为这座“血灵祭坛”的真正主人,鬼王级别的境界,又精通天魔的诸多灵魂秘术,御动着“血灵祭坛”也只是堪堪抵御了一波,修罗王萨博尼斯的金色箭雨。
可那“混浊魔胎”,居然也因此变得千疮百孔,出现了无数虫洞般的口子。
“召唤神剑!”
一声闷哼后,天藏在“混浊魔胎”里头,向虞渊高喝。
因为,修罗王萨博尼斯突然间,暂时不再搭理黎会长,乘着那辆黄金战车,奔着“毁灭堡垒”而来。
化魂池的池底,虞渊两手紧握剑鞘,整个人被一缕缕绯红剑芒吞没。
他眯着眼,感受着池子对魂魄的增幅,众多煞魔入驻穴窍,给他带来的磅礴魂能和感知,旋即在剑魂的引导下,挥出了一剑,再发出一声灵魂呐喊。
一剑挥出,绯红剑光阔如剑河,瞬间从“混浊魔胎”离去,斩向那片最深黑暗。
“死亡巢穴”周边的黑暗,如汪洋黑海,被一条宽阔的绯红剑河,给一剑斩开。
那个深坑,深坑中的不死鸟巢穴,在一霎间,变得清晰可见。
无穷尽的黑暗,因一条绯红剑河横亘巢穴之上,被硬生生地分为两截,并且受剑意的驱赶,还在向两侧退让。
聚涌在巢穴附近的七级修罗战士,被剑光袭来的力量波及,瞬间死了一大片。
看不见的黑暗深处,蔺竹筠传来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似乎也被剑光侵害。
辛顿,费尔南德般的九级修罗,惊恐地远离“死亡巢穴”,身上有不同程度的伤痕绽裂,显然也被剑光所伤。
虞渊裹挟了化魂池,众多煞魔魂能,发出的呐喊声,突然响了起来。
那一声呐喊,戛然而止。
似乎是被漂浮巢穴上方的斩龙台,给一口吞下,吸纳了,再经过这块奇异的神石,增强了十几倍,并被赋予了时空之龙残存异能。
“回来!”
穿透了无垠空间的呐喊声,经过斩龙台的增幅,流向“死亡巢穴”和“暗域寒井”的接壤之处。
神秘的暗域,忽然传来了无数个“回来”的呼喊。
外界的生灵,极难涉足的奇地,纯粹的黑暗深处,有山崩地裂的剧变在发生,只是千鸟界的众生,难以去窥探。
化魂池中的虞渊,根据剑魂的指引,鬼使神差地挥出一剑,发出一声呐喊后,轰然坐在地上,只觉得精疲力尽。
入驻他穴窍的众多煞魔,仿佛也透支了魂能,又逐个回归鼎内小天地。
池壁的剑痕,依然那么的深刻,但不再释放出绯红光芒。
虞渊握着的剑鞘,内部一丝剑芒不存,他臂骨还是灼热难耐,剑魂还在极力渴望着什么,可他筋脉内,也是不剩丁点剑力。
他只挥出一剑,可那一剑,却集结了他能动用,和不能动用的所有力量!
一剑劈开了黑暗,见到了巢穴,看到了斩龙台和“暗域寒井”,并因此将一声奇妙的魂音,送达到了斩龙台。
眯着眼,那块奇异的神石,如短暂成了他的意识凝结体。
借助斩龙台,他感觉到了暗域。
他的灵魂,如徜徉在绝寒的黑暗中,感觉出一座倒塌的,巨刃般的冰峰,在猛烈地震动着。
然后,有大块大块的岩冰,从冰峰中被震开,从而渐渐显露出冰峰原始的形态……
——那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巨型神剑!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蓋世-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回來!熱推
神剑,正在吞纳着暗域内轰隆隆的“回来”声音,如沉睡千年万年之久的长眠者,被人在耳畔不断地呼喊着。
每一个“回来”声,都被送往神剑内部,被其感知后接收。
在此过程中,虞渊臂骨的灼热感,如被暗域寒能给影响,慢慢地不再那么滚烫。
剑魂的渴望,它的灵魂波荡,诡异地发生着变化。
剑魂在变弱,在消失,或者说,正在离他而去……
又过了一阵子,虞渊再也感受不到剑魂的存在,却通过斩龙台,知道暗域的那柄巨型神剑,已在悄然收缩变化。
一股撕裂虚空的凌厉剑意,在神剑缩小时,却逐渐增强!
虞渊愣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旋即猛然看向天藏,脸现怒意。
剑魂,从他体内的两截臂骨,被神秘地带走,通过斩龙台,通过连接暗域的隐蔽甬道,进入到了神秘的暗域。
也进入了,那柄神剑的内部。
剑魂是他从陨月禁地获得,陪伴他至今,帮过他无数次,可现在却离他而去,和他似乎再没有瓜葛。
他岂能不怒?
他总觉得,是神魂宗的那个幕后人,在利用谋取擎天之剑。
“剑魂不入暗域,神剑无法自行归来。”天藏脸色不变,认真地解释,“放心,这柄神剑,只会属于你。”
架着战车行至途中的修罗王,在天上被绿柳,贝鲁,米娅,钟离大磐全力拦截。
“给本王血洗千鸟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