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p9k超棒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第七十二章 這究竟是巧合還是意外?鑒賞-52zj5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戴蒙.斯塔达脸色青红交加,显得很是难看。
他没想到,沈建南居然明知道他来自幻影还敢敢如此强势,更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已经到了他身后,而他却没有察觉。
作为曾经的眼镜蛇特种部队中尉,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耻辱。
在唐敦厚一行人威胁下,戴蒙.斯塔达解着身上携带的武器,但眼睛却直视着沈建南。
“沈先生,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里是华尔街,是曼哈顿,你准备好这么做的代价了么?”
代价?
沈建南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看着戴蒙.斯塔达。
“很抱歉,斯塔达安全顾问先生。但这里,我说了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
戴蒙.斯塔达脸色阴沉似水,沈建南虽然话里带着抱歉,语气和态度却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戴蒙.斯塔达很不喜欢沈建南表现出来的这种强势,在曼哈顿乃至纽约甚至是整个美利坚,从来没有人在知道他是幻影的人还敢如此强势。
从来没有过。
但想到管家先生交代过的事情,戴蒙.斯塔达压住了想要爆发的冲动。
“请!”
沈建南毫不在意戴蒙.斯塔达僵硬而又冰冷的邀请态度,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西装,朝着唐敦厚打了个眼色。
唐敦厚会意,将手里卸掉子弹的手枪再次递给了戴蒙.斯塔达以及他的同伴,跟在沈建南背后出来办公室大门。
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失去了子弹的手枪,跟废铁又有什么区别。
戴蒙.斯塔达狠狠攥着手里的手枪,手腕上的青筋根根浮现起来,盯着沈建南一行人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
他很清楚此行的任务是什么。
幻影需要和第一国际资本成为合作伙伴,但作为东道主,合作必须以幻影为主导。
掌握一切主动权,是必须的。
可这个该死的家伙,现在却抢走了主导的权利,自己落在后面,反倒像是跟班。
“斯塔达顾问先生,你不准备带路么?”
混蛋!
戴蒙.斯塔达愤愤骂了一声,非常不满沈建南居然把他当下人和跟班一样使唤。
但职责在身,他只好走出办公室,在前面进行带路。
大厦门口。
我是全民女神
一辆凯迪拉克停在路旁,戴蒙.斯塔达朝沈建南示意了下,带着同伴上了车。
暗影小组有人早将沈建南的座驾劳斯莱斯开了过来,一行人上了车,跟着前面缓缓带路的凯迪拉克,奔驰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
一路上穿过城市,走过郊区,四周逐渐开阔但也显得有些荒凉。
唐敦厚看了一眼天空,精神紧绷,心里有些紧张。
一架直升机盘旋在高空上,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从离开曼哈顿唐敦厚就发现,这架直升机似乎是冲着自己一行人来的。
虽然这辆劳斯莱斯是防穿甲定制的,但如果被一架武装直升机盯上,恐怕也不会太过轻松。
接人派出一架武装直升机巡视,这种手笔……第一次,唐敦厚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庞然大物。
车子渐行渐远,越走也越偏僻,不久之前还能零星看到一些人烟,现在道路两侧却都是山坡树林和沟壑,不时可以看到野生动物从出没,像是到了原始森林。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唐敦厚不由打起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
来美国有段日子了,他知道,在美国只有中产或者穷人才会住在像是空中监狱的高层住宅,真正的富人都是住在郊区。
可特么这地方根本就不像是郊区,而像是荒野。
沈建南能够看出唐敦厚的戒备,其实,他心里一样很是复杂。
早就知道摩根底蕴深厚,但真正接触到,才知道有着多么深厚的底蕴。
就在不久前,他已经看到有个地方的指示牌上挂着一行大字——私人领地。
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在十分钟前,其实就已经进入了摩根庄园的领地,但车速以六十公里的速度行驶,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庄园的建筑。
神偷保鏢 排骨大叔
这样的私人领地面积,在国内恐怕想都不敢想。
不说别的,一个普通的高尔夫球场,建起来就要承受很多非议和压力,这种几百公顷的私人领地,放国内,恐怕就神仙都搞不出来。
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幸福啊!
要不,自己也找个地方弄个度假庄园玩玩?
纽约那庄园没法打鸟,这地方开阔,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搞搞野战,应该蛮好玩的。
终于,一望无际的密林似乎到了尽头,汽车缓缓减速,四周也逐渐开阔,可能是到了目的地。
但唐敦厚的神经却一下子绷到了极限。
不远处,可以看到七八个西装革履的人手持步枪站在路上,更夸张的是一个家伙手里居然扛着单兵火箭筒。
“老板……前面好像是军事禁区?”
突然,唐敦厚凝重低语了一声。
老实说。
沈建南挺想骂娘的。
保镖公然到几乎像是军队,恐怕也就摩根这种家族才能搞出来如此大的阵仗了。
第一国际资本现在虽然有钱,但跟这种老牌家族一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洛克菲勒,恐怕也一样强悍吧!
“别担心,等一下配合就好。”
随着前面凯迪拉克停下,沈建南示意将车停在路卡前,朝唐敦厚咐了一句。
唐敦厚点点头,这种地方不配合还能怎么办。
盛世龍騰
很快,汽车逐渐停稳,戴蒙.斯塔达下车径直走到沈建南一行人面前,虽然他脸上没有笑容,但他的眼神,就像是在得意狂笑着。
“很抱歉,各位。摩根庄园禁止携带武器,我需要检查你们的随行物品。”
如出一辙的语气,原封不动的话语。
唐敦厚和同行的两名小组成员交流了下,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报应来的真快。
狗日的。
在沈建南交代下,几人接受了戴蒙.斯塔达的搜身检查。
不多时,三把手枪、六颗手雷,还有三把军用匕首从三人身上被搜了出来。
戴蒙.斯塔达扬了扬眉毛,挑衅看着唐敦厚说道:“现在,这些东西必须有我们保管。”
“发尅。”
無意義之書 無意義的我
被戴蒙.斯塔达羞辱,唐敦厚气急败坏骂了一个单词。
戴蒙.斯塔达却笑了起来,气急败坏只能代表无能为力,就像不久之前自己受到的那种待遇,现在找回场子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沈建南同样也被搜身了,但相比起唐敦厚几人接受到的粗鲁待遇,可以说是一种享受了。
一名身材俱佳的女性保镖,从他全身上下摸了一个遍,最终停在了每个男人都会携带的武器上。
这对于一般人,可能是香艳的享受。但沈建南真的无法接受这种享受,赶紧跳了一下阻止了女保镖继续检查的冲动。
嬌妻在上,惡少別急 安靈茜
“停!停!”
戴蒙.斯塔达制止了女保镖的动作,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沈先生是小亨特先生的贵客,无须检查。”
无须检查,你特么早说啊。
沈建南也是无可奈何,对于摩根这种家族的手段既是郁闷又是佩服。
什么无需检查,骗鬼呢!
搞一个好看的女人来检查让人说不出任何不满,轻轻松松一招就让他绅士风度全失,强势抢来的主动权也瞬间尽丧。
不亏是摩根!
“沈先生。很抱歉,为了保护这里的自然环境,庄园禁止有汽车进入,我们需要换乘其他交通工具。”
戴蒙.斯塔达带着一行人走过关卡,没过几分钟,视线逐渐开阔,一个白色大理石建造的雨篷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唐敦厚和同行的两名伙伴面面相觑,沈建南也是目瞪口呆。
遮雨棚下整整齐齐摆着一排滑板车,戴蒙.斯塔达拉开一台滑板车的扶手,站在了上面,示意这就是要换乘的交通工具。
电动滑板车。
没错,就是电动滑板车。
跟后时代的电动滑板车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能够折叠、看起来非常轻便。
哪怕早知道,很多东西其实早在没有普及之前可能就存在了很多年,并且,自己也经常享受这种超越正常人认识的科技。
但忽然看到这种在二十年后流行的时尚电动滑板车,沈建南还是忽然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还好,他并不知道,这东西其实早在一百年前就有了。
“请!”
戴蒙.斯塔达彬彬有礼朝几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但脸上得意的笑容,却隐隐有一种看笑话的期待。
这是通用电气为摩根庄园定制的滑板车,市面上并没有,正常人第一次使用的话,往往会因为无法掌握平行而表现的很难堪。
“猴子,你们在这里等我就行。”
跟唐敦厚三人交代了一声,沈建南熟稔将折叠在一起的滑板车调整好,拧开开关,朝着已经可以看到的庄园方向率先走了。
戴蒙.斯塔达明显愣了下,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朝手下吩咐了一句招待唐敦厚几人,不得不赶紧跟了上去。、
望山跑死马,欲海万丈渊。
站在山庄入口,一座白色的庄园明明看着没有多远。
但事实上,距离却依旧很远。
踩着电动滑板车,绿色的草坪起起伏伏不断缓缓倒退,足足用了二十分钟时间,才算是到了庄园面前。
戴蒙.斯塔达倒也不是故意刁难人,一路上可以看到不少保镖打扮的人,骑着同样的滑板车,在来来回回巡视着。
而整个庄园内部,看不到任何汽车等交通工具。
不久,一座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风格建筑变得清晰起来,印第安纳州石灰石块的外观看起来充满厚重感,黑色的铁艺大门和岁月沉淀的气息彰显出威严的气势。
山庄前面的花园草坪景色优美,隐隐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
草坪细腻,修剪整齐的花草树木,依山旁水,让人不由想起一句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很难想像这栋法国皇宫式建筑物是在美国,倒是让人仿佛置身于凡尔赛宫。
有人接过两人骑过来的电动滑板车,戴蒙.斯塔达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跨入了庄园铁门。
一个宏伟高大的穹顶,笼罩在花园之上。
建高三层,整体大气奢华,装饰材料多用意大利进口的大理石和稀有木材,房顶则由黄金镶嵌而成,上面还会有精致的优油画。门廊石柱、红毯楼梯、到处都是繁丽的雕花镂刻。吊灯、挂毯、壁画和塑像,都有不凡来历和不菲价值,无一不显得富丽堂皇。
大厅里还有许多的花卉植物,一年四季都能让人感受到春天。
沈建南不得不承认,跟摩根这种近两百年的家族相比,自己好像有点像是土包子。
真不知道当初刘姥姥当初进入大观园,是不是也是跟自己一样的感觉。
路上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仆人,摩根家族的人恐怕是颜控,这里的仆人年纪轻的女性占多数,并且大多都是美貌气质上佳。
也许是沈建南一个东方人的面孔出现在这里很是突兀,不少人都会好奇朝他看上一眼,充满了探究味道,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外星人。
不过,并没有人问什么。
只有过去之后,有人才会脑袋凑在一起,似乎在聊着这里为什么会来一个东方人。
被人一直打量的感觉并不好。
幸好,沈建南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跟着戴蒙.斯塔达的步子,他保持着风度,显示了良好的气质和修养。
在戴蒙.斯塔达带领下,两人到了一个看起来是会客厅的地方。
一名穿着燕尾服,头发花白,看起来是管家的老者走了进来,朝沈建南行了一个简单的见面礼。
“尊贵的客人,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艾伦.雷德克里夫。”
蝕骨寵愛:傲嬌萌妻要逆襲
顿了下,雷德克里夫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补充道:“亨特先生每天会在这个时候休息,我这就去叫醒他。”
“喔。那麻烦管家先生了。”
很快,戴蒙.斯塔达和雷德克里夫一起走了。
有仆人送来茶水,沈建南道了声谢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整个会客室,简约大气,墙上挂着几幅放大的照片相框,最上面的是一幅黑白照,留着胡须,正是摩根家族的创始人JP摩根。
作为客人,沈建南当然不好无礼走动。
拿着茶杯品着茶水,盘算着摩根和他会面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打算。
十分钟过去了。
三十分钟过去了。
茶水早已喝酒尽,但小亨特.斯宾塞.摩根却并没出现。
来下马威么?
沈建南挑了挑眉毛,半个小时看不到正主,很明显,是在给他施加心理压力。
不过,沈建南一点都不急。
如今共和党气势如虹连续执政了十二年,摩根以及盟友的处境并不好,在大选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是断不会真正得罪自己这个可以拉拢的对象。
无非,就是想要掌握绝度的主动权罢了。
渐渐,夕阳落下。
天色阴暗起来。
亮起的琉璃灯让整个摩根庄园,充满了岁月的气息。
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沈建南转过头看着门口,直觉感觉到,该来的人已经来了。
“沈先生。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居然敢独自来到这里。”
汉语?
沈建南明显愣了下。
九十年代的美国,不比后来,在这里,可以说超过一半的人根本就没有听过华夏这两个字。
而剩下的一般人之中,就算是听过华夏,也只是道听途说只闻其名。
比如,华夏人会武功。
华夏有个巨人,叫做毛。
要说汉语,除了外交官、职业翻译以及移民,本土美国人能听懂的绝对是寥寥无几。
看着跨入大门的老者,沈建南心中起了些许波澜。
信息是掌握财富的密码,摩根能够在美国屹立不倒近两百年,果然不简单。
但这并不是他愣住的原因。
跟在小亨特.斯宾塞.摩根背后,有一个看起来小巧的女人。
一个美丽、漂亮,留着金色短发,但双眼喷着火看起来满脸怒容的女人。
艾薇儿。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