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本驸马又要纳妾了!”
赵寅回到驸马府后,见李丽质等人正在打麻将,便直接了当的开口说道。
“我那几个妹妹不是都已经许给你了吗?碰……!”
李丽质头也没抬的说道。
“不是你妹妹,你那几个妹妹年纪还小,就算许给我了也不能嫁过来!”
赵寅接过武媚娘的茶,顺便在她柔嫩的小手上摸了一把,惹的武媚娘娇羞一笑。
“吃上……!那是谁?”
李丽质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询问。
“是卫国公之女,李婉婷!”
赵寅也不隐瞒,淡淡的说道。
“是婉婷啊!胡了……哈哈……拿钱!”
李丽质今晚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几乎都是她在胡牌。
“姐姐,你若是再胡下去,我们都没有零花钱了!”
候清丽撅着小嘴,不满的嘟囔着。
“怎么可能?库房的钱都快堆不下了!”
李丽质愉快的收着银票,笑着合不拢嘴。
“那倒也是!”
候清丽稍加思索,点了点头。
“可我……!”
给三女凑手的武顺渐渐的低下头。
大唐官商
虽说她现在手上也有不少银子,但跟几女还是比不了的!
“不然也让夫君把你一起收了吧,这样一来库房的钱就可以随便花,反正一个也是娶,两个也是纳!”
长孙雨佳十分大方的摆摆手。
“这……!”
她的话一出口,武顺的脸立马就红到了耳朵根。
“没错,反正媚娘姐妹俩也没有家了,不如以后就留在我们府上,让夫君纳婉婷姐姐的时候,一并将你们姐妹也纳进来!”
李丽质也赞同的点点头。
“媚娘……?”
没了主意的武顺,立马看向自己妹妹。
虽说她们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之时,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哎呦,还犹豫什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别以为你们与夫君的小动作我没看见!”
李丽质打趣的说道。
在驸马府内,无论妻妾都不分大小,夫君都是一视同仁。
而她们几人相处的也十分融洽。
况且,武媚娘与武顺两人在驸马府内呆的时间也不短了,她早已将两人视作一家人!
“多谢公主!”
就在这时,武媚娘笑着施了一礼。
这几年,她看着赵寅娶了公主又纳雨佳和清丽,她的心中也酸溜溜的,但她从没表现出来。
如果不是长乐公主等人收留她们姐妹,或许她们姐妹现在已经过不下去了。
所以,无论公主怎么安排,她们姐妹都愿意。
“这就对了……!”
李丽质笑了笑,继续搓着手里的麻将,“来来来,我们继续!”
“额……!”
赵寅端着茶杯楞在原地。
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自己又多了两名妾室?
并且还是长乐公主主动帮自己纳的?
什么情况?
……
“难道你就不吃醋?”
当晚回到卧房后,赵寅便开口询问。
“什么……?”
长乐公主正对着镜子梳妆,早已将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纳妾!”
赵寅脱掉了外衫,坐在床边。
“噢!你说这件事啊……!”
长乐公主恍然大悟般,继续说道:“母后说了,你是大唐最优秀的男儿,日后大唐也要靠你,所以必须要枝繁叶茂才行,但妹妹们都还小,什么时候能嫁过来还指不定,让我若遇到合适的,就帮你物色,不要吃醋,还拿父皇做了比喻!”
这话是长孙皇后春节十分找机会和她单独所说,所以赵寅完全不知情。
但回头长乐公主便忘到了脑后,直到今日提起纳妾之事,她才猛然想起。
“你父皇的后宫确实够多的!”
赵寅突然想到李二那佳丽三千,不禁掩嘴偷笑。
听说最近还新纳了位才人,宠爱的很!
“可我父皇心里最重要的女人,还是我母后!”
长乐公主骄傲的昂着小脑袋。
“没错,没错……!”
赵寅懒得再计较这个问题,直接将卸好钗环的李丽质拉到怀中,放下床边的帘子。
……
“李福,聘礼都备好了吗?”
第二天巳时,赵寅找到李福,开口询问。
由于这件事关乎女孩子的名节,赵寅没有耽搁,一大早便着手准备。
好在家里珍宝众多,筹备聘礼根本不费劲。
“都备好了,整整一百箱!”
李福身着红色管家服,笑呵呵的说道。
“陛下那边怎么说?”
时间匆忙,赵寅并未亲自进宫回禀,而是派人过去知会李二。
据他猜测,李二应该不会反对!
“陛下说随你怎么折腾,但别忘了与陛下的赌约,尽快将一千万贯准备好!”
李福虽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也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第一女相师:凤占天下 钱朵朵
“这老小子还是等着本驸马去取干将莫邪吧!”
赵寅嘴角扯出一抹微笑,换了衣服,骑马出门。
由于武氏姐妹没有娘家,赵寅便打算让其由李靖家出嫁,一同接回府,所以,在赵寅的身后跟着三顶大红娇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李靖府上。
而长乐公主等人则是在府内等着喝敬茶!
一系列过程走完,天色已晚,而赵寅也是被古代这些规矩烦到不行。
想想以后还有十几位公主要娶,他就一阵头大!
“夫君!”
“夫君!”
“夫君!”
当赵寅打发了外面的宾客,挑开三女的红盖头之时,三女娇羞的喊了一声。
“来吧……!”
赵寅坏笑着将三女扑倒。
好在他的床够大,否则根本不够折腾的!
……
第二天早饭之时,三女出门最晚,并且一脸憔悴。
“还是夫君最厉害,就算三位妹妹也是无可奈何!”
李丽质坐在桌边,不禁调侃。
“公主说笑了!”
武媚娘娇羞一笑,红着脸说道。
“还叫我公主?你们现在得叫我姐姐了!”
“姐姐!”
“这就对了……!”
长乐公主笑了笑,看向李婉婷,继续说道:“婉婷姐姐,真没想到,你竟然也嫁给了这个臭小子,昨日仓促,今日快给我们讲讲是怎么回事?”
李婉婷是几女当中最大的,就连长乐公主也比她小了几岁。
“这个……!”
李婉婷被拉着坐在桌边后,一脸为难。
毕竟一个女子被看光不是件光彩的事情,她实在难以启齿!
“行了,快吃饭吧,待会为夫还要与婉婷商议报社的事情!”
就在这时,赵寅开口解救了她。
“好吧……!现在我们家刚好够一整桌了呢!”
李丽质看了看围坐在桌边的几女,高兴的说道。
“是啊,这样多热闹!”
“以后打麻将再也不缺人手了!”
“不如待会我们就来一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