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阿诺芙-泽瑞-旖芽好奇地望着眼前的长者。
他和母亲说的,似乎有些出入。
至少,他那消瘦老者的形象,不像是能够一把将恶魔首领锤下苍穹的角色。
周围的场景,也颇为寻常。
视野之内,没有见到任何高等文明的痕迹。
就连母亲所说的无尽军队,也未曾见到。
难道是母亲为了把我骗出去,故意糊弄我的?
阿诺芙-泽瑞-旖芽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总算是一个传奇角色。
阿诺芙-泽瑞-旖芽觉得自己不蠢。
有一个传奇角色当老师,还开什么重炮?
而她那幼稚的母亲居然还询问她是否愿意!
阿诺芙-泽瑞-旖芽觉得自己现在充满了学习的激情。
就好像有一个传奇导师,便能带领她走向传奇一般。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就像那些在床上辗转反侧,思考着怎么还不长大的少年。
小小的精灵,大大的野望……
“真是个乖巧的孩子。”
易春看着眼前正襟危坐的阿诺芙-泽瑞-旖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不要拘谨,你的母亲是一个活泼的性子,我想她的孩子不至于多么腼腆。”
“我没有正儿八经地教过别人,咱俩都算是没有经验。”
易春顿了顿,然后看了看阿诺芙-泽瑞-旖芽,凝视着她那橄榄色的眼球说道:
“所以,你想学些什么?我曾在自然学院当过管理员,看过一些杂书,算是涉猎广泛,什么都略懂一些。”
“教你如何成就有些困难,打打基础倒也马马虎虎。”
“唔……”
面对易春的询问,阿诺芙-泽瑞-旖芽显然有些迟疑。
还能自己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吗?
果然那些家伙都是骗子!
那么,学什么好呢?
学法术的话,好像挺麻烦的。
学射箭的话,还不如开重炮……
宠卿入骨 肥猫一只
学变熊的话,要是喜欢上蜂蜜,吃多了掉牙怎么办?
那不如学如何吃糖不掉牙!
那不比开重炮更让那些家伙眼馋?!
“我要学吃糖不掉牙!”
阿诺芙-泽瑞-旖芽举手说道。
“那可不容易,孩子。”
“精灵也会老去,而且牙齿们也是要退休的,你不能让一群老人家总是陪你吧。”
长者慈祥地笑了笑说道。
“不!我的牙齿没有退休!”
阿诺芙-泽瑞-旖芽霸道地无限期推迟了自己牙齿的下岗时间。
“可就像那些枯黄的落叶一般,总有一天,你也会回归大地的怀抱,就像这世间所有的生命一般。”
“那时,你便再也无法品味糖水的甘甜了。”
长者又道。
“啊?那我能不能不去啊……”
阿诺芙-泽瑞-旖芽的小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拒绝死亡吗?那我可教不你。”
“我只能教你,如何离它远一些……”
“来,先看看这本几本:《法师入门-特瑞斯法术模型》、《离散模型与希拉尔公式初解》……”
“或许,你能有走上某条高速公路的天赋。”
听着长者的话语,阿诺芙-泽瑞-旖芽满脸兴奋地接过了那几本看起来并不厚实的书籍。
随后,在简单地翻动了几页之后。
阿诺芙-泽瑞-旖芽脸上的表情从兴奋到凝固,再到茫然,最后趋于某种混乱的状态。
“你似乎并不喜欢它们,事实上我也不喜欢。”
“看来在这一点上,我们意见一致。”
“那么,我们来学点有趣的东西吧……”
长者在阿诺芙-泽瑞-旖芽忐忑的凝视下取走了书籍,然后不以为意地说道。
随后,一抹绿光出现他的指间……
…………
…………
梦境世界向来不是分明的。
虽然它呈现出,与物质界一般的形态。
但事实上,它能够轻易地被剥离成复数不同的维度。
此刻,正处于最为里层世界的易春,正进行着某种尝试。
而在其中的某一层里,他的化身正悉心教导着那个小精灵。
嬌寵 農 門 小 醫 妃
对于已然凝现过其他存在的易春而言,通过梦境主宰者的权柄来进行分身的演化,实在算不上多么复杂的操作。
在完成了初次接触之后,易春便将自己的本体意识抽离了。
这也是他答应阿诺芙-枫叶的原因之一,毕竟左右不过是顺手而为的事情。
而且,这个崽子看起来也颇为有趣。
也许会有点熊。
但只要不是会给别人带来困扰的熊,易春并不怎么在意。
她的母亲毕竟是一名自然精灵中的精英存在。
那源自一个强大长生种群文明的涵养与素质,是无声浸润的家庭教育。
“啪次!”
官策
就在易春的意识中不断浮现出各种念头的时候,他的前方猛然爆开一阵强光!
随后,空气中的温度似乎陡然升高!
不过在那莫名出现的狂暴能量,尚未逃逸开去之前。
它们就像被什么东西凭空抹去了一般,周围恢复了平静。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
易春将整片区域的粒子,再次进行清空。
然后低声地喃喃道。
他正在进行一个新的尝试:
他尝试通过斡旋造化,来进行魔法粒子的高能释放。
事实证明,这有些困难。
毕竟,魔法粒子不仅仅是能量粒子。
它更介于物质与精神之间,是一种宏大规则的微小呈现。
所以,它才能撬动法则,操控思想,乃至于玩弄时间。
倒是非魔法粒子的相关控制,易春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通过梦境主宰者的力量,他已经完成了一系列实操。
梦境主宰者的力量,让易春能够在梦境世界中,洞悉那些隐藏在万物最为微小粒子中的奥秘。
如果成功从中挖掘出某些能力,将弥补易春在某些层面的欠缺。
就目前来说,易春觉得自己的综合能力还有待提高。
至少,现在他还不能直接锤上燃烧军团的大本营。
神祇的力量,并不是直接赋予的强大。
不怎么精准地说,可以粗略地将一切视为一个虚拟世界,而规则的实质化便是一台台电子设备(权柄的实操形态)。
凡物则如同一个个电子数据一般。
通过权柄,神祇能够直接完成对于凡物的碾压(数据删除)。
这是凡物成就神祇后,最为直观的力量提升和生命跨越。
因为,它意味着那个凡物不再是一个个可以随意删除的电子数据。
当然,有时候如同电子数据会受到各种保护一样。
神祇有时也无法通过纯粹的神力冲击,来完成对凡物的粉碎。
这个时候,就颇为麻烦了。
对于不知道如何自己创建端口、完成诸多数据层面打击(权柄的攻击向开发)的神祇而言。
祂们就只能尝试创建一个电子数据,直接对凡物进行最为原始的攻击。
或者更为冒险一些,祂们会在这个电子数据之上投入极大的资源(圣者形态)。
这也是那些强大的传奇法师能够挑战神祇,以及法师成就神祇后总是更为强大的原因。
因为神祇并非绝对概念的高高在上,祂们的力量有其源头可溯……
就目前来说,易春所镇压的几个神祇,都属于神祇中颇为低端的存在。
毕竟,世界(服务器)是存在极大差异的。
一个庞大晶壁系的神祇和一个独立小型位面的神祇,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存在。
现在的易春,便是试图尝试进行这种开发。
他并没有整太多花里胡哨的,只是在粒子的能量释放方面进行钻研。
在凡物的文明中,他们有一个定义,是关于高能粒子能量释放的。
他们称其为:核反应……
这并非凡物文明最为巅峰的智慧凝聚,只是战斗层面的一个标杆。
它拉开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如果是从法术或者物质层面着手,易春觉得自己可能需要耗费以纪元为单位的时间,才能完成这方面的及时性使用开发。
现在的话,它们将服从他的意志:
易春不再进行魔法粒子的尝试,他凝视着眼前干净无比的虚空。
然后,心念一转,一些符合他意志的高能粒子诞生了。
下一瞬间,一些具备使命的、更为微小的粒子猛然轰击向那些高能粒子!
连锁的裂变,在被易春放慢了的时间下,灿烂地绽放着!
随后,时间恢复了正常。
无尽的光与热,以某种瑰丽的形态释放出来!
在这一过程中,除了为观测对于时间线的操作之外,易春并没有进行其他的干涉。
这意味着,他能够在梦境世界之外完成这一系列操作。
“这,即是正义……”
已然将本体移动到另外一条时间线的易春,凝视着“穿透”他躯体的无尽光与热。
然后,他如是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