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怡然居门外,夏云杰和杨晴梅吃完饭,就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下午杨晴梅要去下坝村考察一下食品厂生产的事儿,夏云杰这边也有自己的事情,自然是各奔东西。
二人正打算告别时候,夏云杰就似乎看到了什么,突然愣了下神。
注意到他这个表情,杨晴梅就是一呆。
顺着夏云杰的目光望过去,杨晴梅就看到了路上正推着自行车慢慢前进的白亚楠。
对这位白老师,杨晴梅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
一来,她本身在镇上分管的工作中,并没有教育这一块。
再者,来厚桥镇工作的第一天,她就看出了这位白老师好像对夏云杰很有一些好感。
那天看到夏云杰送自己回宿舍的时候,这位白老师眼神中的失落,并没有逃过杨晴梅的眼睛。
虽然对方对自己可能并不感冒,但是对白亚楠,杨晴梅却绝对没有任何恶感。
原因很简单:她从夏云杰口中听说过这位白老师的事迹。
一个堂堂师范大学的本科生,学成毕业之后没去大城市淘金、赚钱,而是回到了自己成长的小地方,为这里孩子们的教育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样一种奉献精神,是很值得人敬佩的。
杨晴梅甚至心中暗暗琢磨过,等有机会要和这位白老师好好交一交心。
只是,今天看这位白老师,好像气色不怎么好。
难道说,她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杨晴梅这边心中暗自疑惑的时候,夏云杰已经微笑着上前和白亚楠打招呼了。
“白老师!”
白亚楠似乎刚刚从思忖之中回过神来。
听得有人叫自己,她茫然地四下张望了一下。
半晌才找到了夏云杰所站立的方向。
看到夏云杰和杨晴梅站在一起,这位先是一愕,旋即心中泛起了一丝苦涩。
一曲未央:宠妃无度 淑妃凉凉
夏云杰并不知道白亚楠心中的想法,他走上前去,看了看白亚楠来时的路,笑着问道:“白老师这是从张郭村回来吗?”
白亚楠嗯了一声,点头道:“是啊,云杰书记……放假了,我想去学生家里一个一个家访来着。”
因为乡镇教学提前的缘故,六月底的时候,有的乡镇中小学就已经放假了。
对于白亚楠的陈述,夏云杰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二人正说话之间,杨晴梅也笑着走了过来。
“是白老师啊!”
杨晴梅热情地招呼了一声。
对杨晴梅,白亚楠始终有一些距离感。
此时看到她走过来,白老师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杨镇长,您好!”
杨晴梅浅笑盈盈地说道:“嗨,什么您啊您的。我和白老师你年龄差不多大,叫我名字就好!”
转头看向夏云杰,杨晴梅接着说道,“你是云杰的好朋友;我呢,也是云杰的同事、好友,咱们之间不用那么多客套!”
白亚楠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了夏云杰。
见夏云杰鼓励地对自己点了点头,她也不好再推脱,就叫了杨晴梅的名字。
“那~好吧,晴梅镇长。”
虽然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之中还是带上了职务,但是已经比之前生硬的称呼顺耳多了。
杨晴梅听了之后,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白老师,听云杰书记的说法,你刚刚是从张郭村家访回来?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有?”
杨晴梅之所以问出这话,自然是看出了白亚楠意兴阑珊的表情。
同样的,夏云杰此时也已经看出了白老师情绪的不对劲。
他蹙了蹙眉,旋即很快舒展开来。
面向白亚楠,夏云杰就故意做出了一个平静的表情。
“白老师,张郭村那边,今年又有三四个孩子准备上中学了吧?你这身上的担子,可又要加重咯。”
因为教育资源的贫乏,赣西省这样的贫困省份的孩子,受教育的机会相对要少很多。
不要说乡镇了,就是一些穷一点县市,孩子小学毕业之后没办法继续读中学的也不在少数。
张郭村适龄学生也不过是六七个,能有三四个准备读中学的,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夏云杰心中很清楚,这和白亚楠平时里的良好口碑分不开。
在担任了厚桥镇中学的老师之后,白亚楠对自己的每一个学生都是亲力亲为,手把手地教学。
很多学生就是在她的鼓励之下,才渐渐对的学习产生了兴趣。
而学生的家长们,虽然有文化的实属凤毛麟角。
但是大家对白老师的认真负责,还是看在眼里的。
张郭村这三四个适龄孩子的家长,就是看着白亚楠的面子,才让孩子继续在这个厚桥镇中学读书。
这事儿本来是很值得骄傲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夏云杰的一番的解释之后,白亚楠却反而露出了一些退缩的情绪。
看到这一幕,夏云杰不敢再有丝毫怠慢。
他一边向杨晴梅使了个眼色,一边笑着对白亚楠说道:“白老师,你这匆匆忙忙从张郭村赶到镇上来,应该还没有吃饭吧?”
“要不,我们去怡然居对付一口?正好我有点教育方面的相关问题,想向你了解一下。”
听了夏云杰的这番说辞,白亚楠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待会儿就到宿舍了。随便煮点面条就能对付过去,就不用多花钱了。”
白亚楠越是这么说,杨晴梅反倒是越来越好奇她的心事。
加上夏云杰又在一旁给自己使眼色,杨晴梅很快就知道如何让这位白老师“就范”了。
她笑呵呵地上前一步,拉起白亚楠的手。
白亚楠被这位杨镇长的动作吓了一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走吧,白老师,我可是有好多关于教育的问题想问问你呢,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听着杨晴梅半真半假的话语,白亚楠就有些晕乎乎的。
一小会儿过去之后,白亚楠似乎也渐渐收起了戒备的情绪。
“走吧,我们的包厢应该还在。反正这会儿离上班时间还早,咱们三个一起聊一会儿吧。”
夏云杰一句话,算是将事情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