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苏宸昏迷之中,做了许多奇怪的梦,在梦里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未来,自己落崖之后,并没有摔死,变得瘫痪在床,父母在医院看到他,替他惋惜,伤心欲绝,从此自己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做一个废人了。
一会又梦到自己身在南唐,跟彭箐箐和白素素、周嘉敏一起结婚了,一发妻二平妻,从此一家四口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
但是美梦很快破碎,宋军来势汹汹,攻入南唐,到处烧杀,战火席卷江南,白家覆灭,金陵被毁,苏宸在苦苦挣扎,许多宋军甲士正在全力搜捕他,苏宸到处逃难……
“不要,不要!”
苏宸忽然间,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浑身疼痛,还缠着不少绷带,躺在一个古色古香、宁静淡雅的房间里。
“你醒了!”一道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苏宸略有谨慎,凝神望去,在窗棂前,伫立着一位年轻人,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张俊美的脸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你是……孟公子?”
孟玄钰从窗前走过来,站在床榻前,眸光在苏宸的身子上看了几眼,说道:“你身上剑伤并不重,但是,翻车的时候,头撞在了车厢壁上,加上冲撞力,才导致昏迷不醒。”
苏宸闻言,摸了一下头,的确有些疼痛得厉害,而且被布带缠绕得很厚。
“是孟公子救了在下?”苏宸好奇询问。
孟玄钰点头道:“碰巧路过,路见不平,拔剑相助!”
攝政 王 的 冷 妃
苏宸上身赤光,只有一些包扎伤后的棉布和绷带,感觉有点别扭,问道:“能给我一件衣服吗,这么光着,有点不雅。”
孟玄钰点头,从茶桌上拿起一件叠好的月白色长袍,走到苏宸身边道:“穿这件吧,以前我穿过的。”
苏宸没有多想,拿过月白色长袍,穿戴之后,整个人顿时不那么狼狈了,甚至多出几分清秀气质。
孟玄钰坐在了锦墩之上,挨着床边,与苏宸面面相对,带着几分钦佩之色,说道:“今晚你与宋国使者,萧翰林的楹联之对,惊艳全场,相信明日之后,金陵城大街小巷都有你的传闻了。”
苏宸则谦逊道:“楹联对子只是小道尔,不足挂齿,让孟公子见笑了。”
孟玄钰摇头道:“没有见笑!我也是很惊叹你的才华,在我蜀国,也从未见到像你这般有才情之人。”
“公子过奖了。”苏宸再次客气回道。
孟玄钰感叹着道:“我是诚挚之言,绝无吹嘘追捧之意,苏公子大可不必这般谦虚,抛开楹联不提,就是那首七夕词,怕是也要名垂千古,传颂百世了。”
苏宸微微一笑,虽说谦虚使人进步,但过度谦虚,也显得虚伪。所以,对于孟玄钰这次夸赞,他就不做客套回应了。
孟玄钰夸完词语之后,又提起了苏宸过去治疗天花的医术,制造青白瓷的格物手段,都令人惊叹、佩服。
苏宸默默听着,心下在想,自己被他救了一命,醒来还被他如此夸赞,也不知这个蜀国皇子孟玄钰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会是要招揽自己吧?
虽然孟玄钰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但他已经在南唐找到了归属感,不可能去蜀国了,甚至连北宋也不打算去。
孟玄钰此时眸光灼热地看着苏宸,又说道:“实不相瞒,其实在下除了蜀国使节团的使者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苏宸心中微动,假装不知,问道:“哦,什么身份?”
孟玄钰诚布自己的身份,解释道:“其实,孟某是蜀国皇室众人,当今蜀王的第二子,便是我!”
苏宸装作第一次听到这个想法,露出一抹惊容,拱手道:“失敬失敬,原来是二皇子殿下。”
孟玄钰伸手制止他的拘束,和蔼道:“你我之间,不存在尊卑身份,就以朋友相交即可,你不必顾忌我皇子身份,我也不把你看成江左第一才子。”
“除了朋友,你目前还是我的恩公呢!”苏宸似笑非笑地说道。
孟玄钰客气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苏宸诚挚说道:“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对我而言,却是一条命,我欠你,日后若有机会,定当回报!”
孟玄钰心中一动,看着苏宸不像是客套,倒像是肺腑之言,他寻思了一下,反而笑着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回报?”
“这个……”苏宸想了想,总不能以身相许吧,而且,也不可能把命还回去。
他救了自己一次,大不了,以后自己也救他一次,就能扯平了。
苏宸说道:“若以后你有危险,或是身有疾病,我也义不容辞救你一命!”
孟玄钰目光与苏宸对视,两个大男人的眼眸看着对方,这一注视,的确有点怪怪的感觉。
苏宸瞬间败下阵来,这样跟一个俊美男人面对面直视半响,他还有点不适应。
可能跟他不好男色有关,但面前这个男人,实在太漂亮了,堪比绝色女人。
如果给他上了女装,有可能比彭箐箐还要美呢!
这种视觉冲击,一般男人也受不了啊!
孟玄钰嘴角溢出笑容道:“其实,我眼下就需要你的帮助,不知你肯不肯相助了。”
“难道你得病了?看着气色不像啊!”苏宸说出疑惑。
孟玄钰摇头道:“并非我个人,而是蜀国病入膏肓,随时都有覆灭亡国危险,所以,在下恳请苏公子,能够随我去一趟巴蜀,抵抗宋军的入侵。”
“让我去巴蜀?帮你们抵抗宋军?殿下没开玩笑吧!”苏宸惊愕万分。
孟玄钰一本正经道:“没有开玩笑,我思来想去,你之前提出的许多构想,一旦实施,的确有大用处,但是,战场形势千变万化,宋军也会及时调整战略,到时候,我等远在巴蜀,无法在向你请教策略,还不如带苏公子去一趟巴蜀,运筹帷幄在蜀中,待我们击退了宋军,你再回金陵也可,或是留在蜀国,直接封侯拜相!”
“这个……呵呵。”苏宸觉得对方就是在开玩笑,那蜀国比南唐还不靠谱,过去帮蜀人守国,更没有希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