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从七月到八月,绿林军对洛阳的进攻,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最终攻破这座大城的并非他们粗劣的攻城器械,而是一个消息。
“王莽已死,新室已灭!降者免死!”
也不管宛城得到的王莽头是真是假,都是一个足以将守军击垮的噩耗。随着绿林军的高呼,城内的新军士气趋于崩溃,新朝本就不得人心,如今朝廷都覆灭了,皇帝都死了,他们还打什么劲?
若守城者是严尤、岑彭那样的善用兵者也就罢了,可如今守备洛阳的,竟是在成昌之战被赤眉打得抱头鼠窜的太师王匡。
王匡是在一个深夜,被一群意欲投降的校尉士卒给绑出城的,拔了上衣,肉袒按在地上,却见一双踩着草鞋的脚朝自己走来,再往上看,却穿着一身戎装,只是分明是校尉的甲,却戴了一顶将军的盔,搭配得不伦不类,更显得那双草鞋格外辣眼。
来人一把大胡子,因为左眼在和新军交战中受过伤,紧紧闭着,只瞪着右眼打量败军之将:“汝就是伪新太师王匡?”
绿林崛起太快,王匡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只颔首求饶。
不料这独眼大汉却直接给了王匡一脚:“你也配叫王匡!?”
原来这一位,却是绿林的大渠帅,绿汉的“定国上公”,也叫王匡!
名字撞着走,谁菜谁尴尬,如今一人为胜利者,一人为阶下囚,太师王匡只愕然无对,半响后竟猛地稽首。
“将军误会了!”
“将军的匡,是匡扶汉室的匡!”
“而小人的名,其实是箩筐的筐!”
太师王匡秒变王筐,惹得定国上公王匡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脸:“好一个王筐,那伪新大司空王邑还带着几万人,在成皋、荥阳负隅顽抗,汝可愿去说降他?”
王筐连声应诺,他本就是贪生怕死之徒,成昌之战抛下廉丹,狂奔千里一路撤退到洛阳,使得关东糜烂,但凡有一点活路,都不会选择死。
王匡又问:“伪新国将哀章,可在城中?”
这哀章,为洛阳的攻防提供了巨大的笑料,当初哀章自告奋勇,从京师派来给太师打下手,麾下还带着一大批“能人异士”,面对绿林的进攻,他吹嘘说,只需要按照图谶所言,集齐五百五十五个人,再由他做法请皇天太一上帝显灵,立马杀得汉军片甲不留。
太师信了他,结果哀章又说,他得去洛阳以北的北邙山上做法……
于是哀章就这样潜出了城,说好的做法当日,五百五十五个人在城头四角站定,皆身着黄袍,当日恰逢雷雨,一时间天地变色,然而等雨过天晴后,绿林又涌来了。
而哀章,却是再也没回来,也不知遁往何处,只剩下太师困守孤城,直到今日。
“王莽重用这种人,怎能不亡?”
王匡大为鄙夷,让人将这“王筐”给拘了,抬头看向朝他缓缓打开大门的洛阳。
多年前还是个小渔父,在水泽之畔撒网时,王匡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大汉的“定国上公”,做下这般事业。而曾经对绿林山依依不舍的他,也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竟能以胜利者的身份,进入号称“天下之中”的大城洛阳。
而绿林的士卒也跃跃欲试,早就听说洛阳之繁华,与常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东贾齐、鲁,南贾梁、楚,万物汇集,人口繁茂,如今总算能进去见识见识了,皆面露贪婪之色。虽然打着汉旗,但绿林的老规矩,进了城郭,都是可以放纵大掠三天的,期间一切作为,定国上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洛阳,可有得玩了。
一起投降的洛阳父老,也在胆战心惊地看着这群“汉兵”,新军是狼,来者会不会是虎?他们只见王匡等诸将校入城之际,不少人皆冠帻,士卒竟有人穿着妇人的衣裳,诸衧、绣镼等衣胡乱套在甲胄外,顿时面面相觑。
有年纪大的父老低声道:“未见汉官威仪啊。”
看着这群“汉兵”急吼吼进洛阳城,跟着小渠帅们开始争先恐后冲入官府、富闾抢掠,最铁杆的“前汉遗老”也瞧着心中不安:“确实,不像汉兵,倒似流寇……”
有人笑之,亦有人觉得不妙畏而逃走,更有人说道:“听闻河北也出了一个汉,还是孝成皇帝的儿子刘子舆,不知这北汉和绿汉,哪个更正宗!”
……
七八月份,是各方势力对新朝残余的喊杀和瓜分,绿汉拿下洛阳之际,“北汉”也扩张了地盘。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第291章 四分五裂推薦
最先开张的还是刘杨,他的势力立足于常山、中山,主要依靠自己在前汉就拥有的“真定王”之名,以及早就被废除的常山国、中山国遗留的刘姓侯爷们,聚合了数万人马,号称十万。
他的实力与赵王刘林不相上下,对刘林提议“东抗铜马”,刘杨心中并不是很感兴趣,反而有和成、巨鹿挡在东边,铜马及河北流寇又过不来。
刘杨遂放心地西略土地,常山与太原郡之间,只隔着一道太行山及井陉关,八月初,刘杨率军抵达太原,凭借自己北汉“大司空“的名号,说降了控制太原的并州牧郭伋,以及被王寻派往太原的上万新军——他们都听说新朝已经覆灭,又闻第五伦攻河东,立刻改换了门庭。
虽然刘杨脖子上红得发紫的大瘤子有碍观感,但他还算礼贤下士,扶起新朝并州牧郭伋,笑道:“久闻茂陵郭君之名,今日一见,方知无愧为郭大侠之后也!”
他所说的“郭大侠”,便是郭解,正是郭伋的高祖父,虽然郭解被汉武帝处死,但茂陵郭氏却慢慢发达起来。到了哀平间,郭伋在大司空王邑手下做事,又迁为渔阳都尉、上谷大尹,直到并州牧,成为少数有实权,起码能控制一郡的地方官。
也因在河北任官,与河北诸刘有些交情。
王寻派兵入太原后,郭伋一边虚与委蛇,一面察觉其欲联通“胡汉”之心,大为焦急。
反正王莽都被第五伦赶跑了,新室覆灭在即,郭伋遂亲自劝说王寻派来的偏将,又紧急与刘杨取得联系,表示愿以太原全郡及雁门、代郡一起投靠北汉,希望以之为靠背,好挡住胡汉卢芳——这月余时间里,靠着匈奴帮忙,卢芳地盘已不局限于五原、朔方,连云中、定襄两郡都已降服。
天下纷乱,四分五裂,以后谁能成事郭伋不知道,他只知,万不能叫匈奴的傀儡成了气候!
而从郭伋口中,刘杨亦才得知,被他们皇帝“刘子舆”送了相印的第五伦,不仅已进攻了河东,夺取鼠雀谷以南,居然还称王了!
“魏王?”
刘杨捂着瘤子,消化这突如其来的信息,大外甥耿纯,什么都没和他说啊,是亦未得知此事,还是……
但至此,刘杨尚未得出第五伦想单干的结论,只喃喃道:“看来第五伦雄心不小,想像韩信定齐称王一样,逼着吾等也给他一个王号啊!”
“难道他不知我大汉的异姓王,下场都很凄惨么?”
……
王老司徒的皓首,终究还是被耿弇追杀斩得,送到了安邑,摆在第五伦与马援面前。
“耿伯昭虽杀了王寻,但还是慢了一步,未能进入太原郡。”
这次马援也不好笑耿弇顾此失彼,因为他也在厄口塞被堵了个把月,攻城依然不是马援的长项。
“而太原如今已为刘杨接管,其北部之雁门、代郡,或会与并州牧郭伋一同归附北汉。”
第五伦颔首,笑道:“文渊,看来趁着新莽覆灭,跑马圈地的日子,结束了。”
新朝在关中的轰然倒塌,给天下带来了巨大的茫然的迟滞,第五伦就趁着这当口,拿下了渭北三郡,招降上郡、西河,又夺了河东,加上马援自魏地轻取河内,他的势力在短短两月内,扩展到了九个郡。
然而当时间进入七月,各方势力陆续开始反应过来后,也加入了对新朝残余的瓜分,随着王寻覆灭,并州降服,近来听说洛阳也被绿汉攻占,摧枯拉朽就能拿下一个郡的好日子,恐怕要一去不复返了。
第五伦手里把玩着“北汉”送来的相印,目前为止,他们和河北三刘还没撕破脸,只让耿弇顿兵于平阳,守住鼠雀谷。
“文渊以为,吾等接下来当如何?”
马援最近受挫于厄口塞时,也想过不少,只道:“张仪为秦连横,说魏王曰:‘魏南与楚而不与齐;则齐攻其东;东与齐而不与赵;则赵攻其北;不合于韩;则韩攻其西;不亲于楚;则楚攻其南:此所谓四分五裂之道也!”
“大王的国号叫魏,形势也和战国时的魏一样,四分五裂也!”
马援点着第五伦让人制作的大号地形图,东边的地盘是魏郡、河内,以及黄河以北的寿良、东郡,加起来也相当于一个郡,此三郡虽有黄河、太行、王屋保护,算是“山河之固”,然河南已为绿汉控制,往东是赤眉残部及铜马等流寇,北则面对“北汉”的压力,一旦双方翻脸,从邯郸击邺城,只需要一天时间。
而更要命的是,因为上党阻隔,这片东部领地,与河东只靠一条轵道来维持,一如战国时魏那般,成了“杠铃”形的地势,两头粗,中间细。
“河东刚刚夺取,尚不稳固,且北临太原郭伋,东迫上党鲍永,一河之隔的弘农,则已降于绿汉。”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西部的渭北也是四面与其他势力接壤,自不必说:北是胡汉,西是陇右西汉、北地原涉中立,南则是开始入关欲占领常安的绿林大军。
东、西、南、北四境,均无险可守,简直是魏惠王时局势的翻版。
“魏何以衰败?五面开战,与秦争河西,同楚争中原,与齐抢宋地,又在内部与赵韩翻脸,欲吞并一统三晋。”
就差跟不接壤的燕国也宣战,同时打五场战争,就算是胜多败少,魏武卒也经不起消耗,结果把自己的霸权给硬生生打没了,最后混成了二流国家。
“大王万不可重蹈魏惠王之覆辙。”
第五伦颔首,处处都想要,哪都不放手,跟谁都打得起来,这就是他麾下将军们现在的心态啊。打完河东,又膨胀了,小耿想去取太原,第七彪嚷嚷着是时候夺回常安了,一月拿两郡,不出两年就能一统天下,岂不美哉。
但跑马圈来的地,当真是你的地盘么?今日降你,明日降别人,没有意义。
一如马援所言,他们看似顺利,实则危如累卵,到处树敌,一场败仗就能崩掉,这种速胜论,必须坚决遏制!
“吾等暂不取太原,有刘杨和郭伋在北挡着卢芳匈奴倒也不错。”
“常安和渭南更不去拿。”这是第五伦既定战略,那烫手山芋就留给绿林罢。
那接下来准备打何处?将军们面面相觑。
第五伦的答案是,哪都不打!
上党必须想办法拿下,避免为敌将他们从中切断;北地要设法招降,好与新秦中的旧部连在一起。但第五伦决不能两头甚至三头开战,所以都得缓缓,打完一场仗后,就又轮到伐谋、伐交,冯衍这管外交的典客可有得忙了。
虽然称了王,但现在不论是西汉、北汉还是绿汉,都欲拉拢第五伦,主动权在他这边——除非第五伦忍不住称帝。
“打量别人釜中的饭前,先将自己碗里的肉吃好。”
第五伦教训众人道:“渭北三郡加上河东、河内、魏地,产粮大郡、户口大郡都在我手中,该急的是别人。且偃旗息鼓,将半数兵力调回渭北,以防绿林进攻,让士卒帮忙打谷,做好秋收。入冬前,余不打算再对外用兵。”
巩固统治,该练兵练兵,该种田种田,爵位要定,内政要清,第五伦以为,目前魏国的危机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
最后,第五伦用六个字,总结了他与马援商议后得出的战略决定。
“高筑墙,广积粮!”
……
PS:第三章在18:00。(会晚一个小时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