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是孤傲清贵,让人遥不可攀的“高岭之花”,冷璃则是热情似火,让人爱而不得的红玫瑰花。
“话说,你们是喜欢高岭之花,还是红玫瑰花?”
“我喜欢红玫瑰花,虽然有刺,但是只要将刺拔了,也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想要拔刺,可不是谁都可以的。小心刺没拔掉,反倒弄一身伤。我觉得还是高岭之花更好。”
“高岭之花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好嘛,小心摔的粉身碎骨。”
“呦,这么快就移情别恋,是谁说过非墨公子不嫁。”
“墨公子当然想嫁,只是我觉得冷公子似乎更加平易近人,他昨天似乎还对我抛媚眼了呢。那一眼真是将我的心都勾走了。”
“我看冷公子是平易过了头,这样的男人拈花惹草,不是什么良配。还是墨公子那样的才更好。看着虽冷,实则心里是暖的。”
…!谁的心不是暖的。
“话说,墨公子喜欢的那个姑娘还没找到吗?”
“似乎还没呢?”
“呜呜呜!墨公子好可怜,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这么狠心,能将墨公子抛下。要是这个机会让给我多好啊,打死也不会走。”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想让一个人结束一段感情,就开始另一段感情。所以说现在我们的机会来了。”
“哇!这个注意不错,我要去墨府蹲墙角。”
“一起啊。”
冷璃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正在欢春楼里。
他搂着欢春楼新晋的花魁桃橘,掐了一把她腰上的软肉,嗤笑一声,“泽丰双花?难道还有人长的有我好看?”
桃橘莹润的手指从他脸颊轻轻划落至性感的喉结,在到胸前的位置。挑开他的衣襟将手缓缓的伸了进去。
“冷公子,你别不信,墨公子可是泽丰城第一美男,他那张脸真的是生的比女子还好看。只可惜,墨公子太清冷孤高,让人忘而生畏。”
冷璃眉梢轻扬,似乎来了兴致。媚态的狐狸眼朝桃橘睨去,抓住她乱撩的小手,“哦?是吗?真长的这么好看?”
桃橘被他这一眼看到脸红心跳,三魂丢了七魄。直到手腕上传来一丝痛感才回过神来。
她皱着眉头,眼睛里沁着雾色,楚楚可怜,“冷公子,你弄疼我了。”
冷璃勾了勾唇,毫无怜香之色,“有痛吗?”
嘴上如此问,手上却加重了力气。
桃橘感觉手腕的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钻心的疼痛,让她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满脸痛苦,却还要摇头说,“没有,不痛。冷公子,你能不能先松开再说。”
她算是明白了,这厮得顺着他,不能跟他唱反调。
冷璃甩掉她的手,拖着腮,兴致盎然的看着她,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他问:“那你说说,为何要说我是爱而不得的红玫瑰花。”
桃橘揉着手腕,那里绯红一片,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她思索了一瞬,话捡好的说:“因为冷公子你生的更加好看,就像玫瑰花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又因冷公子你喜欢红色衣裳,玫瑰花又是有刺的,想要得到不易,所以就是红色玫瑰花。”
冷璃饶有兴致建议,“玫瑰有刺,将刺剃拔不就得了。”
他一双狐狸眼弯弯,像两个小月牙,看上去像邻家小哥哥,极其沒有攻击力。
只是刚刚才在他手上吃了亏的桃橘,心中更生警惕。
狐狸配狐狸眼真是绝配。
我家有条美女蛇 祭神夜
桃橘笑了笑,“冷公子说笑了,玫瑰跟刺才是绝配,您说是吗?”
茅山道事
冷璃满意的走了。
他是一个对自己长相极其在乎的人,居然听说有人长的跟他一样好看,心里就痒的不行。
他倒要看看是徒有其名,还是虚有其表。
当晚,他就潜伏进墨府一探究竟。可是,脚刚落地,一道冷厉的声音就响在他耳畔。
“哪个小贼,敢来墨府偷鸡摸狗,还不快滚!”
冷璃气的咬牙切齿,他堂堂魔族皇子,居然说他是偷鸡摸狗之辈。
真是气煞我也。
他不死心继续往前走,那声音又响起。
“小子,你够胆,知道我莫空在此,居然还敢往前走,老夫我佩服你。”
莫空?冷璃可是听过,据说是人族修为最厉害的一个人,有半神实力。
他轻笑一声,不疾不徐的说:“原来是莫空大师,误会,我来墨府只是想跟墨公子交个朋友。”
“想跟我徒弟交朋友,干嘛翻墙进来。我看你是觊觎我徒弟美色吧你,沒想到居然是个采花大贼啊。”
实在是不怪莫空大师多想,他跟着墨君羽出去了几次,见识了泽丰城男男女女的疯狂,也见识他们花样百出想碰瓷他徒弟的人。
翻墙进来的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都被墨府的守卫给扔了出去。
今天这个人修为似乎不一般,居然没被守卫发现。
冷璃像是被人说中心事一样,气的跳脚,“你胡说什么,我一个男人怎么会采另一个男人。”
他确实因为墨君羽的美色而来,但不是他想的那样好嘛。
他只是来验证这个墨君羽到底是不是真的如他们传的那样好看。
喜耕肥田:二傻媳妇神秘汉
再说了,他喜欢的是女人好吧。
莫空大师一听他这气急败坏的语气,就知道他没说实话,不耐的说道,“不管是不是采花大盗,立马滚蛋!”
冷璃咬牙切齿,脸色黑的像似抹了一层锅底灰。
要是在魔族,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早被他一巴掌拍成肉泥了。
但是,就是这个但是。这里不是魔族。
他思绪再三,决定还是先撤。
若是因为好奇见个人,就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得不偿失。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见。
可是,这机会一直寻到今日,他都还没有见过墨君羽的真容。
实在是不怪他,墨君羽这几个月一直宅在墨府,出门又有莫空大师作陪,他找不到机会也情有可原。
毕竟想见墨君羽的又不止他一个,泽丰城的那些姑娘们,恨不得将墨府的院墙给拆了,她们从沒想过有一天会嫉妒一堵墙。
今日,冷璃将水月带到墨府,他吩咐水月替他办一件事。
水月听后,哭的梨花带雨,“璃皇子,妾不敢啊,要是他真的对妾动手可怎么办?”
冷璃皱眉,冷冷的看着她,“他若真动手,你躺着享受就好。”
水月呼吸一窒,停了哭,匪夷所思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儿。
璃皇子这是在试探她对他的忠贞吗?
她想通之后,继续哭的梨花带雨,“妾不敢,妾绝对不会背叛……”
她的衷心还没表达完,就被冷璃不耐的打断,“不敢,就给我照办。你知道我不喜欢有人忤逆我。”
水月愣愣的点头,伤心的进了墨府。
冷璃等水月进了墨府,掐着时间,也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