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这次来寻张进,和张进错过了,没见到面,倒是和张娘子见了面,算是在张娘子这里过了明路了。
而和张娘子一番接触详谈之后,王嫣离开了,走在这巷子里,步子缓慢,却是眉头不展,面露愁容,颇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
那一旁跟着的丫鬟兰儿觑了觑自家小姐的神情,试探地开口道:“这,小姐,这张公子的娘到底是何意啊?我怎么就有些听不明白,听她话中的意思,她是不反对小姐和张公子来往了,可最后她怎么又说要是张公子和小姐没这个缘分,劝小姐要随分从时了?这话听起来,又好像并不怎么看好小姐和张公子了!我都被弄的有些糊涂了,小姐,她这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啊?”
这就是张娘子态度的矛盾之处了,就连兰儿这个丫鬟都听出来了,就如兰儿所言,张娘子不反对他们的交往,可又好像不怎么看好他们的交往,实在是颇为矛盾,让人不解不懂了。
极品兵神 鱼儿小小
其实,这种矛盾也并不难理解了,主要是张娘子自身内心里是不怎么看好他们的事情了,可张进坚持,王嫣也态度坚定,她也不好反对,或者反对也没用,于是也只好持不反对的态度了,但事实上她从始至终都是不看好的,所以才会出现这么一个比较矛盾的态度了。
不过,此时王嫣想的倒不是这个,她此时想的却是:“如果张公子这次乡试真的落榜了,我该如何?或者说我和张公子会如何?”
至于张娘子矛盾的态度,她懒的多琢磨了,只要张娘子不反对就够了,其余的她倒不曾多想,也不去多想。
于是,神思不属的王嫣好像没听见兰儿说的话一样,不答反问道:“哎!兰儿,你说要是这次乡试张公子真的落榜了,我该怎么办?”
兰儿听问,又是觑了觑自家小姐,犹豫了半晌,这才在自家小姐的目光下开口道:“小姐,其实我觉得那张公子的娘说的挺有道理的,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们互相有意就能成了,还要考虑别的缘故了,如果张公子这次乡试真的落榜不中,恐怕,恐怕小姐和张公子的事情是不能成的,再如何,夫人也不会允许小姐嫁给一个寒门秀才了!”
她越说,越是小心翼翼了,到最后声音越发低了下来,低着头不敢看自家小姐。
可却反常的,这次王嫣却是沉默了,没有因为兰儿说的话不合心意而训斥她,也没有争辩什么了,难得的十分平静,皱眉不语,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那兰儿久久没听到自家小姐说话,又是忍不住抬头看了过来关心的问道:“小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王嫣长吐了一口气,看了看天上炙热的太阳,轻叹道:“我没事,走吧!快正午了,我们回去吧!”
兰儿打量着十分平静的自家小姐,张了张口想要问什么,可到底没问出口了,只应道:“是,小姐!”
然后,她们出了这永家巷,就离了这西城,返回金陵府府衙了。
而另一边,就在张娘子和王嫣见面详谈之时,那张进、方志远、朱元旦、梁谦和卫书等人,却是痛痛快快地在金陵城游完了起来。
这张秀才和张娘子没在身边,没有长辈约束着,只几个年轻人一起游玩,说实在的,确实是更加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更加痛快了。
恶魔校草缠上身:吻安,公主殿下
他们一起在街上闲逛,看见好吃的吃食,买一点拿在手上吃了,看见好玩的小玩意,也可以买一些把玩了,看见了那玩杂耍卖把式的,就挤进人群去凑热闹看杂耍,吞剑玩火,头顶碗碟,飞刀射人,胸口碎大石什么的,看见精彩的地方,可以毫无顾忌的拍手叫好了,反正,这一上午他们确实是玩的比较痛快了。
最后,太阳升到了头顶上,到了正午了,那方志远抬头看了看,就道:“师兄,正午了,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吃饭再游玩?”
闻言,张进也是抬头看了看,不由就是失笑道:“还真就到正午了,时间过的还真快!是,是该找个地方吃饭了!”
然后,他转头四顾看了看,就指着不远的一家店,对卫书、梁谦他们道:“卫兄,梁二哥,我们就去那家店里吃饭如何?”
可这时,不等卫书和梁谦回答,那朱元旦也是四处张望着,忽的他看见了对面有一楼阁,名为“锦雅阁”,顿时他目光一亮,推了推张进道:“师兄,要不去那里吧,正好今日先生师娘不在,我们去那里见识见识!”
张进白了一眼这死胖子,没好气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那“锦雅阁”的招牌,顿时张进神情就是一变,好气又好笑道:“死胖子,你这是皮痒痒啊!昨天我爹才两次三番地教导我们,别往青楼楚馆里去,你这就忘了个一干二净,只往青楼楚馆里钻了,这锦雅阁是什么地方,你不会不知道吧?”
朱元旦却反驳道:“师兄,先生也只说别像刘文才他们那样,在青楼荒唐胡来了,又没有不允许我们去青楼见识见识?我们这白天去里面喝杯茶吃顿饭而已,又不是晚上去嫖娼留宿的,这要什么紧?师兄,你不会当叛徒,去先生那里告我的刁状吧?”
张进真是气笑了,这胖子还真是猪八戒转世,学会倒打一耙了!
朱元旦却又忽的变脸咧嘴谄媚笑道:“师兄,就去吧!去里面看看见识见识而已,我们又不荒唐胡来了,不要紧的,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我们都不说,先生师娘就不会知道了,你说是不是?”
这时,那卫书也是笑着附和道:“既然朱兄想要去锦雅阁见识见识,那我们就去吧,我请客!张兄,朱兄说的是,就去里面喝杯茶吃顿饭,听听曲子而已,不要紧的!”
“就是,就是!不要紧的!”朱元旦猛点头应道。
那梁谦不知道出于何意,居然也是点头附和道:“我也来过锦雅阁了,进哥儿,里面和你想的不一样,虽然锦雅阁是欢场之地,夜里充满靡靡之音,但白天还是比较清静雅致的地方了!走吧,进哥儿,卫兄请客,就不要推辞了!”
然后,不等张进说话,他们三个就簇拥裹挟着张进往锦雅阁来了,那方志远面露难色,看着他们都去了,只好也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