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7e1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狼與兄弟-第五千三百章 服軟相伴-8kt77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从这里的一举一动,稍有不慎,就会给自己带来灭门之灾。其实当初银子对伊纳沙的行为,就已经是非常非常的危险了。也就是因为E国牵制太多,欧威他们一时大意,也是银子计划的好,出其不意从他们的眼皮子低下抢了一块让他们都眼红的肥肉吃,但是如果事情再重来一次。让中情局有了反应的时间和机会,伊纳沙的事情,就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了,搞不好,王赢现在也已经交代了。”
就在这会儿,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子画从外面也进来了,他坐在了张帆的对面,笑呵呵的开口。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伊纳沙这些人再彻底投靠秘国之后,并未允许秘国插手马六甲海峡的事务,使得秘国本身对于他也是有一些看法的。所以他们才会再伊纳沙的事情上没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因为这种情况下,换一个领导者,对于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没准换一个领导者,还能允许他们插手马六甲海峡的事务,给他们可乘之机了呢?要么你以为银子为何能说服端古赛这么做?”
子画和王赢对视了一眼,笑呵呵的开口。
“伊纳沙对于港口的事情,是百分之一百的不愿意的,端古赛上位之后呢,第一时间就对外宣称租赁港口给王赢,其实端古赛这样的行为也是在向着外界,尤其是秘国表示,再他的统治之下,他们马来国内的港口,是可以落入外人手中的。”
“王赢就是一个例子。秘国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变化,所以再伊纳沙的事情之后,才没有什么剧烈的反应,也没有干涉,对吧?”
王赢“嗯”了一声。
“如果说端古赛上位之后,秘国直接干涉,其实也会非常麻烦的。我们现在也未必能走到这一步。所以说再没有掌控实质性,可以说服国际社会的证据之前,我们是不能乱来的。”
“但凡我现在手上有点证据能指明是坡国做的这些,我也不用这么着急了,我和他们打一架,就能把所有的损失都打回来!”
王赢亦是愤愤不平。
絕霸天下
“可是现在的情况形势太复杂了,到底是谁再坏老子呢?这是卡住我的咽喉往死整啊”
子画则跳转了这个话题。
“我觉得现在对于你来说,应该考虑如何筹钱熬过这个坎儿,剩下的所有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这就足够了,你说呢?”
其实这也正是王赢把子画叫过来的原因,他一个人是真的有点忙不过来了,得有人帮忙分担分担了,对于子画的能力,他是相当的信任。
“行吧,我去想办法继续追加投入。”
“你还能想什么办法,这么长时间投入了这么多钱,还交了这么多军火的首付。”这句话不是子画是说的,是刚刚推开门进来的端古赛说的。
“我总会想到办法的。”
王赢看了眼端古赛。
京華魅影
“请端古赛阁下放心!”
“龙银商会都到头儿了,龙氏财团这一次也掏了家底了,你还能再找到谁了。”
端古赛说完之后,叹了口气,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份协议,摆放在了王赢的面前。
“你可不要忘记咱们两个当初的承诺,如果按照这样的亏损持续下去,你又没有新的资金注入,扭转局势的话,按照约定,港口可就要回到我的手上了。”
王赢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端古赛阁下,请您放心,我王赢信守约定,言出必行”
“那就好,这份文件上面,你签个字就行了。”
端古赛把文件推到了王赢的面前。
王赢内心当即产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有些疑惑的拿过文件,当他拿起文件的时候,整个人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抬头看了眼端古赛,一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端古赛则微微一笑。
“我还有个会要马上去,剩下的事情和我的秘书交接就好。”
王赢赶忙和子画起身,一起与端古赛告别,送端古赛离开。
回到房间以后,子画顺手把文件协议拿了起来,这一看,从边上也笑了,因为这协议上面,是马来国国家银行给予王赢刚刚批下来的一笔贷款,王赢只需要签上字,合同即刻生效。
这一笔钱着实不少,但是如若不能尽快的扭转局势,依旧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暂时缓解,到了那个时候,端古赛要回收所有港口,王赢也没有任何办法。
说实话,端古赛能做到这个位置,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翻到最后一页,是一张空白纸,上面有端古赛所写的一段话。
“兄弟,加油!”
短短的几个字,蕴含着太多太多的情绪。王赢内心也是颇为感动。
“子画,这里就教给你了,我去找刘东龙他们聊聊……”
三天之后。
坡国,一架国际航班缓缓降落,王赢,张帆,两个人下了飞机,从机场内部就上了一辆商务车。
商务车行驶到了坡国内的一家毫不起眼却戒备森严的商务会所,两个人先后经过了三道安检体系,这才进入到了会所当中。张帆是不允许进入房间的,只能守在门口。
这还是一个偏中式结构的房间布局,清一色的红木家具,高端大气。
刘东龙与加福约两个人交谈甚欢,说说笑笑。
侧面一个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女子,正在给他们沏茶。王赢规规矩矩的给两个人鞠躬致意,坐下之后,细细品了一口茶,飘香四溢,口感甘馨可口,回味无穷。
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好茶,实在是好茶。”
面对这两个年龄与自己的父亲相当的实权人物。
王赢不卑不亢,没有丝毫的慌乱。
整体在气势上,也一点都不处于下风。
他顺手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两块雕刻精美,价值连城的玉佩,一个摆放在了刘东龙的面前,一个摆放在了加福约的面前,很有礼貌。
“感谢两位再百忙之中抽空前来会见我这样一个平头老百姓,荣幸之至!蓬荜生辉!区区薄礼,不成敬意。玉能养人,亦能护主。希望两位前辈再往后余生,势不可挡,乘风破浪,一帆风顺!”
九尾男狐 漠漣
王赢这小话,一句跟着一句。
刘东龙顺手拿起来玉佩看了一眼,无所谓的就放下了。
至于加福约,甚至于看都没有看一下,从始至终,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语调颇为深沉。
淺淺遇,深深纏 初城
“行了,王赢,这里只有我们三个,并无外人,你简单一些,开门见山,早点说,早点散,大家都很忙!”
江南情緣
“好的,加福约阁下,那我挑明说了。”
王赢没有丝毫的生气。
“我们是龙财团的下属港口,再最近一段时间,频繁遭受各种各样的恐,怖,袭击,极大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意,关于这些事情,我们调查了许久,依旧没有查明源头。现在有人和我们说,是两位指使人做的。我不知真假,所以想要询问一番!”
“你是想找茬吗?”
加福约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敌意十足。
刘东龙从边上轻轻的碰了碰他,随口继续道。
鬥界之縱橫
“狼王阁下,关于您龙氏财团下属港口的事情,我们确实是全然不知。此事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切莫不要受奸人挑唆,但是如若狼王阁下是想借机发难。那我们一定奉陪到底!”
“您看您说的,我怎么敢与两位发难呢,我只是想要求证一下,这个事情与两位有没有关系,没有不是最好吗,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王赢也是明显的话里有话。
“虽说我龙氏财团下属港口频繁遭遇恐,怖,袭击的事情,与两位无关。那以坡港为代表的,尼国与坡国内的所有港口服务费用大幅下调,与两位肯定是有关系的吧?”
“狼王阁下,您这就有些说笑了,您以为我们两个和您一样,每天都这么闲吗?我们两个国事缠身,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公务以及应酬,根本没有心思去处理港口的事情,关于我们下属港口,是有专人是处理的。与我们两个无关。”
“按照坡港现在的所有服务价格,相当于之前的二分之一!这么大范围的降价,再历史上,也是首次。想必你们这些日子的亏损,也一定已经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说,没有国内绝对权利者的撑腰,吓死相关负责人,他们也不敢这么做的。而且现在看起来,这个势头还有要一直持续下去的意思。”
憐花印珮
“你们选择的这个时机也是真好,与我们港口刚刚遭遇的恐,怖,袭击,无缝衔接。说实话,我真的不清楚我王赢这些年,到底做过过分的事情,得罪了两位,以至于让两位这么不惜一切代价的打压我,打压皇京港?”
“难道我们一起和和气气的赚钱,公平竞争这样不好吗?今天我来找两位,是想恳求两位,放我一马的,咱们和气生财,各赚各的,千万不要在这样下去了,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
“狼王阁下有些过于言重了。”
超級店小二 不朽木
刘东龙“呵呵”的笑了起来。
上仙大人,借個光
“你们怕是还没有和我们两败俱伤的能力。”
極品男仆 歐歌
这一句话,那就是相当的嚣张了。
“哪怕我们所有的港口,免费服务,这点钱,我们也是赔得起的。根本不用太放在心上。所以也无需与我汇报!”
刘东龙这是明显的再点王赢,而且他说的确实也是实话,他们这些年,富的流油。
但是他的情商很高,吓唬了王赢一句之后,随即立刻调转了语调。
“但是如果说,你觉得你现在很困难,很不舒服,需要请求我们帮助,这样还是可以谈的。”
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
“刘东龙阁下,麻烦您救老弟一条性命,只需要您把港口价格调整到原样,适当理性的活动即可,给我们一条生路可好?不瞒您说,想必您也十分的清楚,我王赢身后的所有财阀,手上剩下的钱几乎都砸在这个项目上,如果这项目有点什么意外的话,那就跟要我王赢的命是一样的。我想活下去,求您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