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1y2p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 ptt-第三百八十七章推薦-dmit9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大战激烈。
巫妖两个阵营的厮杀,那叫一个意外频出。
除了中坚的高手碰撞,最顶尖的大能也一个个跳出……尤其是巫族,有祖巫扯下了马甲,直接就开干了!
形象点形容。
原本是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的捉对厮杀。
现在可好。
大学生乃至是研究生都赤膊上阵了,互相攻击。
对此。
天庭方面也算是早有预料,提前留了十几手,一些妖帅、大圣好整以暇,来一个挡一个,让这些“祖巫”永远在骑马赶去的路上。
“不得不说,巫族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就是可惜,撞到了天庭。”
接引古佛摸着光头,跟灵宝天尊交头接耳。
“是啊是啊。”灵宝天尊连连点头,他的视线看着正厮杀火热的战场,双眼一眨不眨,“天庭承袭了过往纪元的许多底蕴,算是正统……在这方面,巫族还是吃亏了些。”
他看看被东华帝君强制“相谈甚欢”的苍龙,又看看被白泽持掌无上禁典横扫的牛鬼蛇神……哦不对,没有牛鬼,只有蛇神——烛龙老惨了。
灵宝天尊微微摇了摇头,再度望向了被帝俊和太一正义群殴的女娲……
“唉。”
“本来在中坚大罗的人手上就有一点不足。”
BOSS,請放手! 媧黛
灵宝有些惋惜的感叹,“现在三大强力祖巫,又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我看这一把先锋交战,巫族是要吃亏的架势。”
“那倒不见得……”接引古佛反倒沉吟起来,“十二祖巫里,能打的并不只有这三位。”
“他们要全都进场,胜负还难料——如果我猜测他们真实身份没猜错的话。”
“可天庭不会坐视。”
元始天尊语气幽幽,插入了这圣人聊天群里,微微抬起下巴示意,“那些妖帅妖圣,已经在蓄势待发了。”
“就等着谁出来,就把他敲下去……”
“下一个被拦截的祖巫,会是谁?”
他语气间满满的好奇。
而很快,他的好奇心被满足。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一尊曾经在古老岁月纵横天地的先天神圣,走了出来,向主战场而去,看其目标,欲解女娲之围。
只是,天庭早便做好了万全之策。
当他走出参与下注的围观大能队伍时,便有一尊妖族立场的巨擘立即行动!
蓦然间,有长风呼啸,粉碎混沌,有真水流淌,涤荡虚无!
“嗡!”
一个庞大无边的身影动了!
一尊叱咤洪荒、神威惊世的神祇!
祂先是化作了一条巨鲲,自由自在的游动;而后一跃,又变化做了大鹏,振翅横击!
妖师——鲲鹏!
他一动,便超拔了时空,用不可思量的伟力开辟了一片浩大无际的世界海洋。
一片浪花,便是一个世界。而一个海洋里,有多少的浪花?
无穷无尽!
这海洋,还并非是一成不变。
伴随着鲲鹏的道,在生,在灭。
其道如风!
狂风拂过,海浪升腾,化作了无边水汽,凝结云雾胜景。
同样,又是在风的缠绵中,凝结了雨,悠然回归世界的海。
风水。
风云。
这是鲲鹏之道的极尽演绎,化作他最巅峰的攻伐!
接引古佛目睹这一幕,突的赞叹出声,“风云交汇,风水天成……可谓之摩柯无量矣。”
“不过,对上他……”
接引的视线追踪着。
他看鲲鹏纵横,看摩柯无量,看神威无尽,看大杀特杀,看……鲲鹏被一只手给拦截了下来。
“轰!”
鲲鹏身形停滞,但他的杀招却没停,彻底的爆发,欲让混沌演化诸天,再让诸天生灭轮回!
妹妹戀人(17K)
只是。
在那只充斥了沧桑古意的手掌下,那浩荡无尽的威能都在被吞没,被放逐!
萬古無痕 上將司令
仿佛是在哪怕混沌中,都没有这些攻伐伟力的容身之地,在空间的概念上被否定了,只能沉沦进入绝对的虚寂,那是无!
一位空间之道的至尊!
不过,大力有奇迹。
鲲鹏爆肝、爆肾、爆心……一切能爆的都爆了,风水大道展现无穷无极的力量,隐隐间甚至有超越性的升华,穷尽了诸有,像是要硬生生填满那虚寂的空无!
两尊绝顶的大能,就此僵住了。
寵妻無度 沐雲靈曉
时光岁月,在他们的身周扭曲。
或许外人眼中的刹那,他们便已经过去了永恒。
直到某一刻。
迷蒙的清光荡漾。
一点一滴,越来越多的血雨纷飞,他们交错而过。
鲲鹏折了翼,踉跄着前扑。
与之对抗的大能,眉心若有裂痕,半边身子染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
“极空!”鲲鹏大圣通体玄光一闪,调整了自身状态,大罗的特性下,伤势顷刻复原,语气凝重无比,“果然,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加入到了巫族里头。”
“空间祖巫帝江……看来就是你了。”
“没想到,你的实力会这么强,比白泽的爆发还让我意外。”
“藏的好深!”
鲲鹏大圣不太淡定。
在他面前的,是与之同一个时代活跃的古神大圣,唤作极空,修持空间之道,在龙凤时代闪耀过一小阵子,不是特别出色,比路人优秀不了几分。
可他所眼下爆发的战力,超越曾经的表现太多太多了。
“白泽修史,专门鼓捣禁典,一旦动起手来,自然是威风八面。”极空,也可以说是帝江,这位祖巫表情淡漠平静,“我是比不得他的。”
“能有眼下这份实力,说到底还是拜专业所赐。”
“谁叫我是掌控空间的呢?”
“天庭建设洪荒,当年的盘古便明确说过。”
“要想富。”
“先修路。”
“洪荒那么大,要修的路自然不一般。”
“稍微远些,便要我上场了。”
“构建空间通道,布设传送之门,修遍整个洪荒。”
“我的过去,碌碌无为,也就是混上个一官半职,担任洪荒交通运输部的部长。”
“每年的收益,就只能指望那些传送门……门前立个收费站,从里面的收益抽一点分成出来。”
“很平庸。”
“很低调。”
“跟那管钱、负责印功德的领袖不值一提;比冥河魔祖那样执掌刑罚、审判罪孽的巨头也相差甚远;哪怕是白泽,都有的是人巴结,是很多大罗的座上客。”
帝江很谦虚,表示自己就是个小透明。
就是个修路搞基建的,了不起再建些收费站,从人道那里收点小钱钱,很多时候都不太被同僚重视。
毕竟,传送法阵、空间通道什么的,对于太乙之上的修士来说就不是必要了。
何况大罗?
“不过还好。”
“我赚的辛苦钱,养活自己还是可以,勉强发育到眼下的地步,不在道友之下,可堪一战。”
帝江一板一眼的说着。
鲲鹏听了,莫名感到一种恶寒,嗖嗖的从脚底窜到了头顶,仿佛是死兆星在脑门上闪耀。
他勉强笑笑,感觉整个神都不自在,那“不在道友之下”仿佛有莫名的恐怖,“道友说笑了。”
“你这生意,才是真的旱涝保收,造福苍生。”
“有眼下这般修为,属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不过,既然我们相差无几,是五五开……那不如,道友陪我在此地静坐一会儿如何?”
鲲鹏提议。
帝江听着,似乎是在很用心的思考。
时不时的,他看向远处那正在大打出手的巫妖大罗主力,尤其是正在“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模式下吃瘪的女娲,眼底若有似无的闪过让鲲鹏很怀疑的笑意……
“好。”
帝江认认真真的点头,同意了鲲鹏大圣的建议。
“打打杀杀不好,爱与和平第一。”
帝江板着脸,“道友和我同样境界,除非以命相拼,不然是出不了结果。”
“眼下左右不过是先锋摩擦,未到决死时刻。”
“我们就学学东华和苍龙那样好了。”
“大家都是老资格,低头不见抬头见……又没有迫切证道盘古的渴求,何必那么打生打死?”
帝江一本正经。
“此言大善!”
鲲鹏用力点头。
一位妖师。
一位祖巫。
便这么淡定的虚空盘坐了下来,彼此对视,互相牵制,大眼瞪小眼,一起出了局。
……
“看。”
“空间祖巫,也被拖住了。”
“一直在骑马,永远赶不到。”
与龙祖对峙的东华帝君摇头,“老龙。”
“你加盟的巫族,似乎有些不太给力啊。”
“……”
苍龙嘴角抽抽,无言以对。
不过很快,他便笑了。
笑的那叫一个风轻云淡。
“不打紧。”苍龙神主语气从容,输人不输阵,“巫族么,什么都缺,就是祖巫不缺。”
“足足十二个呢!”
“现在遇上麻烦的,只有时空二尊,水土双皇。”
“还剩八个!”
“哦豁?是吗?”东华帝君眉眼含笑,“我却是很好奇。”
“这剩下的八个,难不成都是跟你们四个一个水准的?”
“一个充数的都没有?全是太易或无限逼近的层次?”
“说实话,我可不太信。”
东华咂咂嘴,“那天庭也不用打了,可以投降了。”
“哼……”苍龙用鼻孔出气,“全部都是,自然不可能。”
“但再来个一两个,还是不成问题。”
“你应该知道巫族的渊源。”
“那是跟人族有关。”
“而在人族里头,能混出些名堂,留下足够影响力的……除去炎黄之外,还剩下什么?”
“唯龙凤罢了!”
“龙师名官,鸟师名官。”
“刨去炎黄正统,火云二师。”
“龙凤各留痕迹,缠绕到骨髓里。”
“什么叫老玩家?”
“这就是!”
龙祖说着,身形微微后仰,有一种大佬的气场涌动而出。
“每个时代,只要有想法,都能进场玩一把。”
“这就叫底蕴,这就叫资格!”
说到这。
苍龙蓦的高声喝道。
“那个老对手!吉祥物!”
“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龙祖一声暴喝,震荡着亘古混沌颤栗不休。
“吉祥物咋了?!”
同样的,一声激烈暴喝回应。
“吉祥物吃你家大米了?!”
一只华美无比的凤凰法相显化。
凤凰的始祖,亦是过去龙凤量劫中的主角之一!
此刻是她在绽放神威,绚烂的光芒照亮了无穷混沌。
这位古老的神圣,用一种非常危险的目光打量着龙祖。
不过最终,她还是收回了视线,转而看向激情火拼的战场。
眼珠微微转动,元凰于众目睽睽之下,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轻轻打开。
顿时,一股芬芳酒气弥漫。
“唉!”
凤凰叹息。
“故意杀神。”
“醉驾杀神。”
“怎么想,都应该是后者的严重程度轻一些吧?”
“毕竟,我是无意的……喝醉了酒,没意识的情况下,撞死了几个挡路的大罗,问题应该不大吧?”
凤凰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心人都能听得见。
之后。
不待大家反应,她便来了个一口干。
瞬时间,红晕浮上脸颊,元凰豪爽的把酒瓶一扔。
“统统闪开!”
她变化真身,与法相相合,激荡混沌的威压倾洒,震慑诸神。
只是相对应的,她的说辞却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酒驾司机上路了……天庭方面的朋友小心些啊!”
话音落下。
傲劍天穹 小刀鋒利
凤凰振翅高飞!
穿越大反派 四月廿四
涅槃的火焰燃烧,与燧人所点燃的火是那般相似。
那是文明的华章,是希望的高歌。
凤凰飞舞,带去祝福和祥瑞。
当然,此时此刻她所展现出来的,却是极致恐怖的破坏力。
时间被焚灭。
空间被焚灭。
万事万物,都在焰光灼烧下走向虚无。
凤凰就那么舞动着,像是一个女司机上路,愣愣的撞向了女娲被压制的那个地方。
这是要将这巫族的最强战力释放出来!
只不过,她还没飞过一半的路程,便被天庭的顶尖大能给拦截了。
足足三位妖族强者联袂而动!
他们并肩而行,阻击凤凰,要令之无功而返。
“此路不通!”
“凤凰请回!”
商羊。
钦原。
鬼车。
他们联手,让凤凰都不得不郑重几分。
“反了……反了!”
凤凰长啸。
“你们的本相,曾经可都是神禽形态……我好歹算你们的老上司啊!”
“讲点情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