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上海地下党组织为唐城安排的住所,就在法租界的一栋公寓楼里,跟在黄三元身手进入公寓楼之后,唐城这才明白,为什么黄三元说这里安全隐秘。这栋公寓楼属于一个白俄流亡贵族家庭,经历了二十年两代人的坐吃山空生活之后,这一家四口白俄后裔,只能将自己的家,改造成了一栋对外招租的四层公寓楼。
“住在这里大可放心,这家白俄人虽说有些贪财吝啬,但为人还算可以。而且他们曾经受过我们的帮助,虽然他们对红色思想有些抵触,不过花钱在这里租住,他们很愿意提供必须的帮助。”在没有真正了解唐城之前,黄三元并没有打算跟唐城提及,他们在租界巡捕房里有关系。
跟着黄三元去公寓楼里转了一圈,确定租下三楼的一个房间之后,唐城很是痛快的一下支付了半年的租金。“黄,你介绍的房客很好!你放心,你的朋友住在这里,绝对没有麻烦!”唐城用来支付租金的是美元,这让房东阿廖沙很开心,如今的上海租界里,美元可是硬通货。
“黄老板,我在上海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合作的事情,还希望你们抓紧做出回应!如果你们那边不方便合作,我这边也好想其他的法子!”关于合作的事情,黄三元已经说了还需要上级的同意,唐城送黄三元离开的时候,却还是重提旧事,故意摆出一副时间紧迫的样子来。
黄三元不知真假,回到书店的他思虑一阵之后,还是又去打了个电话,将唐城的原话转述给了杨小山。“这事不能着急,那人虽说不是特高课的暗子,可咱们谁都不能保证,他就不是军统那边的。万一这是军统的祸水东引之计,一旦特高课的目标转移来咱们身上,事情就麻烦了!”
杨小山这么说,是因为他已经了解了昨天之前发生的两起袭击事件,虽说没有直接的证据,显示这两起袭击事件,就跟救下黎叔的人有关,但杨小山还是觉着这中间是有关联的。军统以往也有过刺杀报复行动,但那只是针对固定的目标,米高梅舞厅袭击案中,袭击者可是当街杀人,这根本就不是刺杀的路数。
疯狂而且不计后果,这就是杨小山最后得出的结论,这两起袭击事件的真凶还没有找到,所以杨小山不能断定唐城就是这个袭击者,但他隐隐觉着,那个疯狂的袭击者应该跟唐城关系密切。本着小心点原则,杨小山在电话里交代黄三元尽量先拖住唐城,他还需要借助巡捕房的渠道,对唐城做进一步的了解。
已经在公寓楼里安顿下来的唐城,并不知道杨小山对自己的猜测,送走黄三元时间不长,整理过随身装备包的他,就跟着离开了公寓楼。随便在法租界找了一家犹太人开的制衣店,唐城先定做了两套西装,然后又去隔壁的鞋店定做了一双软底短靴,唐城这才直奔虹口区。
天之神话 暮色之幽
唐城这次用的还是之前用过的侨民证,关卡上的日军宪兵还是没有看出破绽,几分钟之后,唐城就顺利的出现在虹口区里。“我需要一个房间!”新亚酒店被唐城实施过两次大规模的袭击之后,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元气,唐城这次就又盯上了这里。乔装之后的唐城,并不担心自己会露出马脚,只是大摇大摆的使用伪造的侨民证,在新亚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或许是距离上一次袭击已经过去很长时间,唐城的侨民证,很容易就骗过了新亚酒店的前台,等待电梯的时候,唐城用眼角的余光扫视酒店大堂,发现进出这里的亦有不少穿着长衫西服的中国人。新亚酒店本就是日本人的产业,入住这里的大多是来上海的日本侨民或是日军军官,能住进这里的中国人只能是一种人,那就是跟日本人关系暧昧的亲日派人士。
唐城只是暗中观察这些中国人,却并没有过分关注,不过如果有机会,唐城也不会介意给这些亲日派人士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唐城是拿着侨民证入住新亚酒店的,而且他那口流利的京都口音,就连新亚酒店的大堂经理,听着都是一脸的羡慕,所以根本没有人怀疑唐城根本就是个西贝货。
唐城再度选择新亚酒店,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第一是因为新亚酒店就在日军实际控制区内,第二是因为相较虹口区里其他位置,新亚酒店这里明显缺少防卫力量,更加方便了唐城行事。距离晚饭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时候,在酒店房间里养精速锐了一个下午的唐城,这才离开酒店,开始在虹口区里游逛起来。
和唐城上次进入虹口区相比,现在的虹口区看着更加繁荣了几分,只是街道里来来往往的都是日本人,让唐城心中很是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唐城自己的错觉,连续走过两个街口之后,唐城虽然没有看到很多的日裔警察和宪兵巡逻队,但他却发现街边似乎有人在暗中辨认路人。
唐城的第一反应,便是心中暗自警觉起来,跟特高课的便衣特务有过多次交手的他,深知不能小看特高课,尤其这里是虹口区,算是特高课的主场。心中暗自加着小心的唐城,没有继续溜达,而是走过第二个街口之后,就如无其事的走进了街边的一家饭馆。来上海的日本人中,并不都是有钱人,唐城进入的这家饭馆,就属于是大众化聚集的地方。
唐城吃着饭,耳朵里却暗自听着饭馆里,其他食客们的聊天内容,从这些食客的聊天中,唐城也分析出一些虹口区目前的情况。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唐城拎着两包零食糕点回到新亚酒店,为了给自己营造出不在场证据,他还故意跟大堂经理闲聊了几句。半小时之后,一身黑衣的唐城就从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然后顺着细绳一直滑降到了酒店的后巷里。
在街边饭馆里,唐城从食客们的闲聊中,听到了一个极好的消息,日军在虹口区的陆军医院,收治了一批从前线送下来的伤员,其中有十几个是立下战功的基层军官,据说这十几个基层军官伤愈之后,是会被安排回日本本土接受天皇接见的。唐城今晚的目标,就是这十几个在陆军医院接受治疗的日军军官,他顺带着还想弄些药品给上海地下党组织做见面礼。
唐城对虹口区里的日军陆军医院并不算陌生,之前在上海的时候,唐城有对陆军医院实施过一次袭击,而且那次弄出的动静可不算小。入夜之后的虹口区,虽说路人没有白天的时候多,但也不是没有人在街上出没。而且和白天相比,下班或者是换岗之后的日军军官和宪兵随处可见,其中也不乏喜欢单独活动的落单者。
在一条巷子的出口,等候多时的唐城,很容易的遇到了一个落单者,而且对方还是一名宪兵部队里的少尉军官。混进陆军医院最好的办法,便是乔装成日军军人,所以这名宪兵部队的少尉军官,很快就变成了唐城的猎物。突然从街边巷子里冲出来的唐城一身黑衣,到是让这名日军少尉骇了一跳,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就被唐城一拳打在喉结上,顿时瘫倒在地上。
唐城马上把人拖进巷子里,先剥下对方的军装和靴子,然后又一记重拳打碎了对方的喉结,看着对方慢慢的没了气息,这才把人扛起来,悄无声息的扔在了旁边院子的屋顶上。几分钟之后,换上军官的唐城清理掉所有痕迹之后,顺着来路很快就出现在陆军医院大门外。陆军医院门口有宪兵守卫,只有军装没有证件的唐城,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先静静的等在外面。
耐心等了一阵之后,唐城终于等来一辆卡车,唐城并没有拦下卡车,而是径自贴着路边,走到了卡车的另一侧。卡车被看守医院大门的宪兵拦下,紧贴着卡车另一侧的唐城,却趁机从车头前面绕到了门岗这里。或许是看到唐城是一名军官,也或许是因为看守大门的宪兵着急检查卡车,他们并没有拦下手里拎着一包苹果的唐城。
被误认为是来看望同事的唐城,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了陆军医院,只是进入医院大楼之后,唐城却是两眼一抹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十几个日军军官的病房在什么位置。唐城也没有打算找人询问,只是拎着那包苹果,顺着楼梯一路往上走,直到他上了三楼,看到三楼走廊里有持枪哨兵的时候,他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唐城上次来陆军医院的时候,这里的病房分类,就是楼层越高,病房就越高级。此刻看到3楼走廊里有持枪哨兵出现,唐城随即打消了继续往上走的想法,因为他知道,日军医院里绝对不会没有目的的在病房外面布置持枪哨兵。虽然不知道,那间被持枪哨兵看护的病房里住的是什么人,但唐城打算一探究竟,万一抓到一条大鱼,那乐子可就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