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h09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不是那種許仙 愛下-第462章 這波是恆星**熱推-y5c9d

我不是那種許仙
小說推薦我不是那種許仙
身后的魔魂仍在不停地往前挤,企图从缝隙中通过,许仙堵在窟窿上一动都不敢动
只能保持着倒悬的姿势。
讓我幸福給你看 米約
同时疯狂延出巨量的原地灵气,以身作肉盾,挡住身后的亿兆魔魂,只是这样一来……
不又回到沃石山巅了嘛?
难不成……等会还要遭受一轮,惨无人道的壁咚?应该不会的吧?许仙害怕极了。
“元帅!”
“无碍,随我来!”
“元……”
大阵的穹顶离地面还有段距离,李靖似乎没听到,吐了一口老血后就爬起身来,拾起地上的方天画戟,领了一队人马,又冲进远处的迷雾丛林战斗去了。
老骨头果然很能打。
但骊山的师姐师妹们,就没这么能扛了,一个个东倒西歪地斜倚在石佛脚下,有几个身上甚至还插着剑,若不是修行多年,就这种伤势,恐怕早一命呜呼了。
“这,谁干的!”
过分了!连小姑娘都虐待的吗?还有我的钟师姐,好像已经被揍懵掉了,一头青丝披散,身上的红裙也更红了,眼神涣散,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虚无,俨然一副被蹂躏后的经典造型。
寵妃難為:殿下,咬一口
“钟师姐,钟师姐?”
“许师兄,哇……”
许仙接连喊了两声。
她才反应过来。
三國誌之黃天當立
抬头瞧见倒挂在空中的许师兄,心中的惊惧与委屈一股脑儿上涌,顿时哇一声大哭起来。
一人哭,众人随。
钟师姐一哭,边上的师姐师妹,也就控制不住情绪了,立时哭成了一团。
还会哭就好啊……
我家師姐可能要殺我 雨下的好大
“唉!算你有良心。”
至少命还留着。
轰!砰!
突然间。
一个人肉沙包从迷雾中飞出,轰一声砸落,石屑崩飞,扬起一地烟尘,啊!大元帅虽然威猛,但似乎又只接了一招?
砰!砰!砰!
紧接着,刚冲进去的几名天将,也被甩了出来,一个个血肉模糊,但似乎都还留着一口气?小白她绝不是手下留情,而是要将这些残废留给她的大妖王们!
“元帅,别冲了……”
许仙又干吼了一声。
这次大元帅果然不冲了。
因为他好像快要嗝屁了?
“咳咳!哇!”
此时躺在地上,咳出一大口血,身子也在不停地抽搐,这次看样子伤得不轻,几乎连翻个身的力气也都没有了,只能在几名天兵的搀扶下才勉强坐起身来。
李大元帅可是本阎罗的心腹啊!而且是心腹中的心腹,能不能平息魔患,就全指望着大元帅麾下的几百万天将神兵了。
“白素贞,你出来!”
许仙暴怒道。
然而一激动,天罗大阵也随之剧烈地抖动起来,四周的一道道裂纹,发出咔咔咔的碎裂声,迅速朝着更远处蔓延开去。
“钱塘王!你!你……”
大元帅闻言,吃力地抬起眼皮,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寸寸碎裂的天罗大阵,以及被卡在阵枢上的钱塘王,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禁两眼发直,血气上涌,又是一大口老血哇得喷出。
“元帅宽心,这大阵一时半会还倒不了……”
嫡女側妃要翻墻
许仙急忙出言安慰。
鬼劍小子
有本肉盾在此,有没有这大阵,其实也无所谓了。
紧接着又从怀里剥出个小魔头,一手摁着他的脑袋,一手指着下方喷血的大元帅说道。
“吒兄你快看,你老子快被你主子给打死了,你快醒醒!”
“嗷呜!嗷呜嗷呜!”
哪吒丝毫不在意他老子的死活,甚至还想冲过去补上一口,真是人间惨剧啊!
“吒…吒儿,咳咳哇。”
倒是大元帅看到自己的儿子后,不禁心痛如绞,于是再度气血上涌,又喷出来好大一口老血,眼神涣散,脸色煞白。
看来已是弥留之际了!
“元帅可有什么要交代的?”
许仙于心不忍
但身上也没带什么仙丹救命丸,只能摁着哪吒的脑袋,强迫她再多看一眼底下的老父亲。
“嗷呜嗷呜!都得死!”
奈何逆子却依旧视慈父如仇寇,太惨了,吒兄真的已经没救了吗?就连弥留的老父,也都无法唤起她的一丝人性?
“金……金…金!”
而底下的老父亲,似乎……也很不待见这逆子,哆哆嗦嗦地伸着一根手指,嘀嘀咕咕了几下,又呕出来了一口老血。
“进?进来吗?”
可我得挡着魔魂啊。
“金……金乌!”
“进屋?”
进哪个屋啊?
许仙听得愈发迷糊,据说弥留之际的人都会说胡话?
婚婚欲睡,boss大人越戰越勇!
“是金乌!收阵!收阵!”
这时,李靖也终于把气喘匀了,一把推开身边的几个天将,大手一挥,发出一道令牌。
极速射向了大阵的阵眼。
濒临奔溃的大阵耀出一片金光,霎时既灭,转眼间,就变成了无数个天兵天将,如一阵冰雹雨洒落地面,紧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抛出手中神兵,结成了一道密如蛛网的金属锅盖。
罩在了钱塘县上空。
“呃?什么情况?”
“许师兄小心!”
底下的钟师姐一声疾呼。
然话音未落,忽一阵热浪袭来,与此同时,刺眼的白光耀得整个飞来峰顶都是雪白一片。
直到此刻许仙也依旧是迷糊的,但身后的魔魂好像不再往前挤了?但感觉后背怎么好像有火在烧一样?而且这白光……
“原来是金乌!”
轰!哧!
“嗷!我了个娘嘞!”
等许仙终于明白过来。
却已迟了,身后温度越来越高,屁股上,好像是被泼了一锅钢水,然后这还不算完,紧接着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顿觉有一颗太阳轰在了的屁股蛋上。
恒星**?
这滋味比之前的壁咚更加可怕,可怜的许阎罗,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嚎,赶紧延出一道灵气包住了下半身,可是这一闷,似乎好像更加不得了呢!
感觉要熟了……
完球了,没有知觉了。
邪王醫妃:爺你別急嘛 醉臥寒山
废了。
应该是废了!
“一群废物!”
一声沧桑沙哑的怒斥回荡山间,慌乱无措的骊山小师妹,和一众天将顿时脸色一白,纷纷惊恐地看向了远处山林,灰雾深处,一个蛇女,拖着她那触目惊心的下半身游弋而至。
脸上的表情宛如丧夫。
深渊一样的双眼中,垂着两行血泪,手中还提着两个血人,已经奄奄一息,就像只破麻袋。
“真人!”
李靖红着眼睛吼了一声。
谁能想到,连太乙真人广成子,这样的仙界大能,也会落得个如此下场,这世道啊。
真的还有得救吗?
转头看向倒挂在半空的钱塘王,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目光,或许也只有他能救一救真人了。
“真人?”
许仙干咽了一口唾沫。
真人也真是的,嫌命太长了吗?竟然去招惹妖祖,她已经疯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连金乌都召下来了。
她这是要烧了钱塘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