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全球战国
“呜~箜茨,箜茨~”
皇帝的专列沿着河西走廊飞驰,朱由栋特意的让吴三桂来到自己的车厢,听取这位护卫队总队长关于新疆的情况报告。
这一年吴三桂不过三十一岁,正是从青涩逐渐走向成熟的时候。整个人显得非常精神。长年累月的马上生涯,除了使其面部皮肤比较粗糙外,也磨砺出一种独特的气质。
对这位历史本位面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朱由栋早就没有了所谓‘复杂’的心情。他现在就是以一颗平常心,正常听取臣属的工作汇报罢了。
“皇上,臣带的护卫队,一共是三万五千人,分为甘肃、蒙古、新疆三个支队。重点兵力放置在新疆,新疆支队的兵力一共是两万八千人。在武器装备上,每个队员都有天启二型步枪。不过和陆军比起来,这火力就差得远了,比如冲锋枪,那个每个中队才一把,迫击炮什么的都要到大队才有了……”
“陆军面对的敌人和你们面对的不一样嘛。怎么,你觉得你的护卫队火力不足?”
“皇上,哪个带兵的将领会觉得自己的部队火力充足了?臣带的虽然不是正规陆军,但是这大规模战役没有,小仗可几乎是天天都有啊。臣当然是希望部队装备的火力越猛越好了。说实在的,臣这里很多时候的战斗都是街头巷尾之类狭窄区域的战斗。步枪很多时候还没有手枪好使。所以,冲锋枪什么的,如果皇上允准,臣还是希望越多越好啊。”
“哈哈哈,你说的有理。哎呀,像曹文诏、刘招孙这些家伙,手下的部队都快人手一把冲锋枪,还一天到晚嚷嚷着火力不足。要方山科学院研发口径要大,威力足,还得重量轻,方便移动的大炮。听听,这都是什么道理?嗯,对了,你刚才说小仗天天有。怎么?马匪这么猖獗?”
“皇上,真要是单纯的马匪,臣在新疆这么些年,其实已经剿灭得差不多了。现在臣头疼的是那些脑袋里不知道被灌了什么东西的疯子。臣虽然是武将出身,也没去皇家军事学院深造,不懂什么大道理。但臣也知道,在我大明进入新疆前,这块地方在叶尔羌汗国统治下的百姓,过得真的不怎么样。
我大明来到新疆后,新疆的牛羊肉、羊毛、玉石、棉花、各类干果全都有了销路。朝廷还给他们引入了辣椒、土豆等高产作物……丁中郎将和高布政使在任的时候,将叶尔羌汗国权贵的土地分给普通百姓耕种、放牧。其赋税水平只有以前叶尔羌汗国的三分之一。再加上现在丝绸之路重开,沿途的商贸不知道让本地人发了多少财……都这样了,臣实在想不明白,有些家伙还有什么好闹的。
皇上,这些家伙张口闭口就是要脱离我大明,重建汗国什么的。打起仗来吧,装备不怎么样,执行起战术动作来也是丑陋之极。但是他们悍不畏死啊,而且这些家伙经常挟持平民,以至于臣在面对这些家伙时往往投鼠忌器……”
“嗯。”在静静的听完吴三桂的吐槽后,朱由栋问道:“这些人的身后,有没有奥斯曼人的支持?”
“皇上圣明,确实如皇上所言,这些家伙身后有奥斯曼的影子。至少,臣缴获的一些步枪甚至冲锋枪已经充分说明,奥斯曼人在支援他们。”
“哼~这个易普拉欣,通过新丝绸之路赚着我们和欧洲两边的钱,还这么不老实啊。”
“皇上的意思是要切断丝绸之路?”
“怎么能够因噎废食呢?”朱由栋无奈的笑笑,然后摊开手:“在海上商贸恢复之前,这条陆上丝绸之路,是缓解我大明生产过剩的一条很重要的生命线,有再多的麻烦,都要坚持下去。那个易普拉欣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敢派人在我们的新疆搞事情。可是朕有什么办法呢?难不成为了一小撮渣滓,就让全新疆、全大明的百姓受苦?所以,只有辛苦你一些了。”
“皇上这话折煞臣了,请皇上放心,臣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保障丝路的平安。”
“这些年,朕还是很关注这里的,也知道你做得不错。朕也跟你交个底。最多三年,我大明就要对西贼进行反击。在此之前,朕必须要掌握全国的具体情况。朕为什么一出京就先到西北?就是因为气候、历史等诸多原因,除了雪区外,西北的民生是较差的。只要西北稳住了,整个大明的民生自然无虞。那朕就可以放心的对西贼开战了。”
“皇上既然说到这个。”一开始还只是小半个屁股落座奏对的吴三桂迅速的半跪了下去:“臣有个不情之请。”
“怎么?你想入陆军参战?”
“正是,还请皇上成全。”
“你现在不就带着兵吗?且宽心,海上要打,陆上也要打。印度要打,中亚也要打。这将是一场点燃全球的战争。”
……
这一趟去西北的列车,一路也是走走停停。朱由栋沿途在武威、张掖、玉门关等地都下车探访民情。走到玉门的时候,他倒是想过是要不要绕个弯去一趟敦煌,提前把莫高窟的文物给弄出来。但仔细思索一番后就摇摇头作罢:有朕在,后世白皮们怎么可能深入中华腹地偷走、抢走中华的文物呢?再说了,在现在这个要求全民尚武,准备全球大战的时候,发掘一大批以佛教为主的文物出来合适么?且让他们在石壁里继续沉睡吧,待朕扫平四海后,把这个任务交给朕的儿子或者孙子好了。
到了这一年的十月二十三日,他的专列终于抵达了现在新疆布政使的驻节地:莎车。
“臣新疆布政使瞿式耜拜见皇上。”
“臣新疆布政司参政袁崇焕,拜见皇上。”
“臣……”
因为在兰州已经见过了一大群改变了命运的历史名人,所以朱由栋在听到袁崇焕的名字时,倒没什么反应。但是一路陪同朱由栋行来的吴三桂,在看到袁崇焕后,马上翻起了白眼。
这一切,站在吴三桂前面的朱由栋当然看不到,但是他身侧的方正化却看了个真真切切。
不过也就是这样了。便是方正化把今天看到的情况转告给朱由栋。朱由栋也只会挥挥手笑笑,不会去追究什么。因为,如袁崇焕这样擅长吹牛的家伙,在这里是有用武之地的。
回到东汉末
“众卿免礼。”
“谢皇上。”
“皇上,臣已经在莎车布政司官衙备好宴席,您看?”
“这会才……咦?哦,是了。朕都跨越了两三个时区了。瞿卿,现在是莎车时间多少啊?”
“皇上,这会儿是莎车时间下午六点。莎车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了两个小时。”
“难怪,朕说怎么这会一点都不饿呢,原来朕在列车上用的是北京时间,吃过午饭到现在才三个多小时啊。罢了,膳食什么的就不忙了,朕在兰州让何腾蛟给你发的电报你收到了吧?”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回禀皇上,收到了。臣已经按照皇上旨意,于前日将新疆的一千三百余阿訇们全都召集了起来。现下他们正在莎车最大的星月寺等着吾皇御撵。”
“那就赶紧过去,朕先见了他们再吃饭。”
“遵旨。”
朱由栋这次出来,说白了就是要看看全国的民情,估算一下未来大战打起来后,民间能不能够保持稳定。而毫无疑问,新疆这一块地方的稳定,是相对来说不太容易保证的。
在穿越前,他接触过很多星月教徒。总体而言,只要不谈教义,就以世俗的方式交往的话。只要你尊重他们的一些习惯,其实并不难打交道,做死党估计有点困难,但做一个很好的朋友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但,这只是大部分星月教徒。总有那么一些特殊的,让古今中外各国政权,包括一些星月政权的统治者自己都感到难受。
所以,阿訇们是必须要集体召见的。
……
“朕今日把你们召集起来,其实就是想跟你们表达一个意思:此地的安宁与繁荣,离不开朝廷的持续投入和维持。也离不开你们的努力。希望你们能够在各自的星月寺,向你们的教徒转达朕的心意。
朕今日在这里向你们保证,大明尊重各种信仰,大明的内地,各种信仰也是自由的。对此地的信仰,也一样的尊重和保护,绝不加以任何歧视。但是,朕要明确的告诉你们。所谓信仰自由,是指一个人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有现在信教,以后不信教的自由。也有先信了这个教,再去信那个教的自由……所有的一切,都要充分尊重其个人的意愿,绝对不允许用任何强迫的手段去要求别人信这个,或者信那个。如果有人用强制的手段去要求别人改宗,那,既违反了大明的民法和刑法,也不符合胡大的意思。到时候朕的士兵,是会来找这些人麻烦的,你们都清楚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