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武英殿前,寒风凛冽,但这个时候却是花团锦簇,张灯结彩,硕大的广场一片红色,文武官员端坐在高台之上,高台之下,御林军将士身上披红挂彩,十分热闹。
“陛下此举高明啊,军心尽为陛下所有。”韦园成看着下面的御林军将士,忍不住说道:“看看,连崇文殿大学士都充当司仪了。”
“那是自然,传扬出去,这也是一段佳话啊!”独孤峰有些吃味。想那些宫女虽然年纪稍微偏大,可是女大三抱金砖,生的国色天香,也不知道羡煞多少人。更让独孤峰感到郁闷的是,在前朝,皇帝也会赏赐宫女,不过赏赐对象都是那些达官贵人,朝中的重臣,可是现在却赏给了那些武夫,独孤峰就有些不爽了。
“独孤大人心中可是有所不悦?”一个笑呵呵的声音传来,正是窦诞。
“我有什么不悦的,窦大人说笑了。”独孤峰面色一变,有些话自己知道就行了,哪里能说的出来,他想到了什么忽然笑道:“陛下准备选秀,不知道这次窦氏可有贵女入宫?”
“我窦氏的女儿自然是有的,只是天下世家那么多,陛下能选的过来吗?我可是听说,这件事情是皇后主导。”窦诞皱了一下眉头。这男人和女人主导的选秀自然是不一样的,男人看的是美色,而女人看的是贤惠。可是最后享受的却是男人。
“皇后贤明,放心就是了。”独孤峰一脸的笑容,独孤氏也是有女子在宫中,这次老夫人决定不参与选秀了,作为皇帝的老丈人,他还是知道宫中的一些消息,天子实际上并不赞成这次选秀。
“但愿吧!”窦诞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上面的宝座,那里原本是李氏皇族,是自己的岳丈,现在好了,大夏皇帝雄踞天下,虎视四方,无人敢抵挡。马上就要过年了,现在在城中驿馆中,各国的使者都已经前来,都是来拜见天子的,甚至连高句丽、扶桑这样,正在和大夏厮杀的国家也都派来了使者,由此可见大夏皇帝威势远超前朝。
“陛下驾到,皇后驾到。”远处传来一阵鼓乐之声,就见銮驾缓缓而来,为首的正是大夏皇帝,随后就是皇后娘娘,只是让群臣惊讶的是,在皇后身边,还有秦王李景睿,众人看的分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异色,在这种情况下,李景睿居然跟在大夏皇帝身边,这就是有问题了。
“臣等参加陛下,陛下万寿无疆,参加娘娘,娘娘万福金安。”群臣在岑文本带领下山呼万岁,广场上的将士们也纷纷发出山呼之声。
“众卿免礼。”李煜坐在宝座之上,望着众人哈哈大笑,说道:“今日是一件大夏日子,皇室要嫁人了,这些女子虽然不是朕与皇后所出,但朕也算是娘家人。新郎为国效力,堪称功臣。今日大婚,也是喜事一件。岑先生,新郎新娘准备好了吗?”
“回陛下,已经准备妥当了。”岑文本赶紧说道:“陛下,吉时将至,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开始吧!朕今日与皇后、众卿一起吃一杯喜酒。”李煜显得十分高兴。
“礼乐起。”岑文本汇合礼部的人早就准备妥当,何时开始,何时入殿,何时拜见天子、皇后等等都算的很准。
一对对新人缓缓进入广场之上,新郎身着火红色铠甲,英武不凡,新娘身着大红嫁衣,婀娜多姿,四百多人将整个广场点缀的喜气洋洋。
“恭请陛下万寿无疆,娘娘万福金安。”新人盈盈下拜,新郎能娶到如花似玉的妻子,新娘也能嫁给如意郎君,这些都应该感谢天子和皇后的仁德。
“都起来吧!”李煜声音很洪亮,他虎目扫过众人,大声说道:“今日朕与皇后为你们主婚,一方面因为你们都是有功之臣,另外一方面因为你们的新娘都是出自皇室,皇室就是你们的娘家。朕不期望你们日后飞黄腾达,只希望你们白头到老。”
“叩谢陛下圣恩。”数百人一起山呼,其中有男有女,声音中都充斥着希望,这是对未来生活的希望。他们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周围袍泽目光中的嫉妒,能娶到宫女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现在更是能得到天子的主婚,更是无上荣光。
“这些武夫们还真是幸运啊!”虞世南看着下面的莺莺燕燕,有些嫉妒。他本身生的风流倜傥,最喜欢的就是美女,眼下的这些宫女身材高挑,姿色秀丽,虽然年纪大一些,可是在虞世南看来,二十多岁的女子正是女子最好的年龄。可惜的是,现在都成为那些武夫的了。
“虞大人,这些人都是受到大夏律法保护的,而且,陛下主婚,谁敢放肆。”在虞世南身边,凌敬声音显得很平静,提醒道:“有陛下在,谁也不敢放肆。”
“那是自然。”虞世南面色阴沉,点点头,然后又变成原来的模样,默默的喝着酒,脑海之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褚大人,户部拨到工部的一笔钱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收到?马上就要做预算了,工部要递交给兵部三十艘战船马上交付了,可是兵部说户部的钱财没有到位?让我找户部要?这是怎么回事?”韦园成忽然询问道。
“这件事情应该找兵部才是,当初年初的时候,各部需要多少钱财,都是有定数的,每三个月的时候,户部都会派人核查钱财使用情况,那三十艘战船合计百万银,在九月底的时候就已经拨付兵部了。这都是有案可查的。”褚遂良解释道。
“那个钱不是本官不想支付,只是百万贯钱财已经花了。”今年从礼部转岗到兵部的郝瑗摇头苦笑道:“你们也知道,辽东大战,损失数万将士,这些将士的抚恤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兵部就先用这百万银钱支付了抚恤的钱。”
“那我们造船的钱呢?”韦园成嘴巴张的老大,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感情是一笔糊涂账了。
“先欠着吧!等到明年的时候再还吧!”在前面的范瑾显然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声,忍不住出言说道。这件事情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天子,可是做为臣子的,总不能怪皇上吧!也就只能先认下来。
“范阁老,这恐怕有些不合适吧!这是兵部出的问题,最后却让工部自己认下来?”韦园成顿时有些不愿意了。没有这百万银钱,那些材料钱、工钱都是欠着的,传扬出去,也是朝廷的事情,若是闹大了,最后是韦园成这个工部尚书倒霉。
“马上就要年底了,范阁老,到处都是要用钱,工部也是如此,现在还欠着别人的钱呢!这个时候不给,恐怕有些合适吧!”凌敬也出言说道:“我大夏的户部难道没钱了?”
“户部自然是按照预算给钱,预算既然是已经给过了,那就与户部没有关系了。而且兵部真的没钱吗?恐怕不是吧!来整前段时间才解了两艘金船入京的,这个钱难道不应该算进来吗?”范瑾忍不住说道。
众人听了双眼一亮,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不是范瑾不认账,而是兵部自己有钱,而且钱还不少。韦园成顿时用愤怒的眼神盯着褚遂良。
“韦大人,那是有不少钱财不假,可那都是将军抢来的钱财,都是放在武英殿,等武英殿盘点完毕之后,也都是陛下的,与我兵部一点关系都没有。”郝瑗顿时叫屈阿勒。
众人听了这才想起来,那些钱财都是李煜的,或者大部分是李煜的,只有小部分是武英殿的,与户部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如何能行,就算是小部分归了武英殿,那也是不行的,这一小部分是要还回户部的。”韦园成顿时嚷了起来。他心里面还很想将那些钱财都收到户部去。只是看着眼前正在举办的婚礼,这些都是大夏皇帝自己掏的腰包,这皇帝也是还有私房钱的。
只是眼前的这位皇帝和其他人不一样,这位皇帝除掉赏赐嫔妃、群臣之外,更多的时候,就是打仗,他会随时发起战争,甚至不用通过崇文殿,因为大夏皇帝是有钱的。
“韦大人,这件事情应该找陛下,不如请陛下出内库,相信有所收获的。”褚遂良忽然说道。
韦园成先是点点头,很快就反应过来,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冷笑道:“诸位,想让某家出手,也不必用这种手段吧!某家虽然笨了一些,但好歹也有这么大岁数了,就应该被诸位算计的?”
什么户部缺钱,什么糊涂账,什么武英殿有钱,这些都是借口,这些家伙真正的想法就是从李煜口袋里掏钱,甚至还想将来整抢来的金船归入户部,这一切只是缺少一个借口而已,而这个借口就是工部欠钱的事情。众人都准备让韦园成出面,能要到钱更好,要不到钱,损失的也不是他们。
一场盛大的婚礼在李煜的主持下,在群臣们的见证下,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无论是在军中,或者是在民间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皇室的仁慈传遍了天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怎么,今天众卿好像有话要说啊?”大殿内,李煜看着众人,笑眯眯的说道:“今天是大朝会,既然是大朝会,自然是言者无罪,有什么就说什么。从谁开始?”
“臣韦园成有要事启奏陛下。”韦园成应声而出,大声说道:“陛下,臣弹劾兵部尚书郝瑗大人,欠我兵部造船银百万,请陛下做主。”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李落一
“年关了,每个人都想过一个好年,那些为朝廷营造战船的工匠们也是如此,百万银钱,郝卿,你怎么说?这些战船是临时决定的吗?所以在去年预算的时候没有做?”李煜看着人群之中的郝瑗。
“陛下,兵部没钱,兵部的钱都被移给将士的抚恤了。截止目前,尚且还差了万枚银钱。”郝瑗大声辩解道:“并非臣不给,而是臣是真的没有钱。”
“是吗?户部呢?怎么说?”李煜目光落在褚遂良身上。
道祖
“回陛下的话,当初陛下定下的规矩,想要钱,必须有预算,没有预算,臣不敢拨付钱财。”褚遂良赶紧解释道。
“临时用钱也没钱吗?”李煜皱了一下眉头,他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于是目光落在范瑾身上,询问道:“范先生,国库里面没钱吗?这种临时用钱应该有的吧!我大夏富有四海,难道连百万钱都拿不出来?”
“陛下,这百万钱户部自然是可以拿出来的,但无规矩不能成方圆,这样临时用钱,得有个说法。”范瑾眼珠转动,说道:“陛下,这都快到年关了,也即将做预算,这个时候要拨付百万银钱,恐怕会影响明年的运转,还请陛下明察。”
“看来,朕想用钱也很难啊!”李煜有些不满了。
“陛下想用钱自然是可以的,臣记得前段时间,来将军解了两艘金船入京,这是属于朝廷额外的收入,陛下可以用之。”虞世南出列说道。
“呵呵,朕算是明白了,不是朝廷没钱,而是你们看上了那两艘金船了,想将那些钱财收入户部就是了。”李煜这个时候恍然大悟,哪里是没钱了,分明是看上了自己的钱财,毕竟那些都是抢来的钱财,是属于额外的收入。李煜经常据为己有,这些人看不过去了。
李煜心里面就不喜欢了,这并不是两艘金船的问题,这些文官们想用这种办法削弱皇帝的权力,皇帝手里面没钱,想做什么都需要经过崇文殿,一旦有钱,才不会被他们控制。
“陛下,臣认为水师出征扶桑,用的是朝廷的军饷,所得到的战利品自然是由朝廷分配。”范瑾建言道。
“皇家以前也是有营生的,当初朝廷初立,朕将这些营生都收入户部了,甚至连前几日赐婚,也是朕出的钱,怎么,现在开始找朕算起这些事情了。”李煜不满的望着众人。
众人脸上也露出尴尬之色,他们当然知道李煜说的事情,只是皇帝自己私库中钱财太多了,这些人眼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