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亚特兰斯蒂张开双臂,欢迎你的回归!
听到了这句话,卡邦的眼眶瞬间就红了,随后便涌出了滚滚热泪!
这是他多年来一直在期盼的事情!
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亚特兰蒂斯给回应了!
妮娜看了看父亲,神情之中有着一抹动容。
这是梦想成真的时刻,多年以来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
虽然他们的体内有着亚特兰蒂斯和利莫里亚的双重血脉,可是,在这大半生之中,卡邦的心一直是向着亚特兰蒂斯的……他虽然送给了奥利奥吉斯一把镭金之剑,可那只是为了稳住对方而采取的策略而已,卡邦确实对利莫里亚一直是敬而远之的!
没想到,亚特兰蒂斯改变了家族千年不变的铁律!
在新族长上任之后,私生族脉可以回归家族了!
整个亚特兰蒂斯都开始展现出了全新的风貌!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态度!
“爸爸,祝贺你。”妮娜心情复杂地说道,看起来明显有些言不由衷。
既然亚特兰蒂斯已经安排超级高手来到了这里,那么,这镭金实验室是不是就得交给他们了?
这么多年的心血与努力,就这样被自己的父亲当成了回归家族的投名状了吗?
黄金家族正好乐得看到此事的发生!不费一枪一弹,就能够将众多势力争破头的镭金技术纳入怀中!这种生意真是不做白不做!
妮娜很是不甘心,随后,她在看向罗莎琳德的眼睛里面,也含着一丝很隐蔽的警惕之意。
然而,罗莎琳德却像是看穿了这妮娜的想法,笑了笑,说道:“你们放心,家族愿意接收你们,和这船上的实验室可没有半点关系……甚至,卡邦并未在信件中说明这实验室的存在。”
妮娜可不信这句话,更何况,卡邦已经立刻说了一句:“我愿意把这实验室和里面的技术送给家族,更何况,这本来就是属于亚特兰蒂斯的瑰宝,是曾曾祖父之前留给我们的,我们只是负责保管而已,所以现在更应该物归原主……”
只是负责保管?物归原主?
听了这句话,妮娜简直无力吐槽了,差点原地暴走好不好!
她的老爸现在已经太过于激动,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根本不会考虑女儿心里的那些利弊关系了!
更何况,卡邦之前就完全不在意妮娜那些功利性的想法!
在妮娜看来,父亲有必要这样向亚特兰蒂斯表忠心吗?她可没有老爸这么强的归属感!
只是,对面那个漂亮女人的实力着实太强悍了,妮娜纵有一肚子意见,也不可能表露出来的。
不过,罗莎琳德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极大的超出妮娜的预料!
“不,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罗莎琳德摆了摆手,说道,“我并不是在假惺惺的拒绝,毕竟,亚特兰蒂斯不在乎这些。”
在说这话的时候,罗莎琳德缓缓转身,看向苏锐,她的金色头发被海风吹起,露出了白皙且绝美的侧脸,这种娇柔动人,和那一身镭金全甲不仅不冲突,反而相得益彰,显现出了一种专属于战场的动人之美!
此刻,任谁都能看出来,罗莎琳德的身上带着无穷的洒脱,这一定是个不拘小节的女人——正是因为这样的气质,让妮娜几乎本能的相信,这个年纪轻轻就在亚特兰蒂斯里身居高位的女人,一定不是在说谎……她是真的对镭金实验室不感兴趣!
周显威看了看罗莎琳德的绝美俏脸,又看了看苏锐,嘿嘿一笑:“怪不得呢,恋奸情热啊。”
之前,苏锐在对付奥利奥吉斯的时候,罗莎琳德曾经走到他的面前,放下面罩,二人当时有一个短暂简单的眼神交流,现在,想必当时罗莎琳德所表达的就是“我来帮你吧”,但是苏锐却摇了摇头拒绝了。
现在,当知道镭金全甲里是个漂亮妹子的时候,她和苏锐之间的那一系列动作,便都很容易理解了。
“我叫罗莎琳德,以后,你有事情可以直接和我对接。”罗莎琳德走到了卡邦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现在,你对回归家族之事不需要有任何顾虑了,有亚特兰蒂斯在背后站着,没人敢动你们,哪怕是地狱,也是一样的。”
地狱又如何?
此言一出,战局已定!
我的鬼故事 芬果子
卡邦的热泪还在汩汩涌出,根本刹不住,他这辈子都没有这般动情的哭过!
“你是个好人。”罗莎琳德说道:“以后,不管是你们想要住在泰罗国,或者想回亚特兰蒂斯居住,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卡邦连连点头:“好,好好!”
他已经彻底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巴辛蓬终于从晕晕乎乎的状态之中稍稍地清醒了一些,他说道:“我也是亚特兰蒂斯的血脉!我是泰罗皇帝,更有资格代表这个家族来发声!”
他极其迅速地判断出了形势。
眼看着大势已定,自己在黄金家族的超级强援面前再也不可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他便开始和妹妹妮娜争抢话语权了。
毕竟,虽然说是回归家族,可是,自己这一个支脉必然还是要有一个主事人的,不然怎么来和亚特兰蒂斯进行对接?
在巴辛蓬看来,以自己泰罗皇帝的身份,必然是无可挑剔的代言人和对接者。
果子成熟的时候,总会遇到想要抢着摘桃子的!
看着此景,妮娜的眼睛里面涌现出愤怒到极点的神情!
“巴辛蓬,你太过分了!当你用自由之剑指着我的喉咙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还有今天?”妮娜怒斥道。
“这并不冲突。”巴辛蓬说道:“我之前用自由之剑指着你,和现在申请成为泰罗皇室的代言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妮娜从牙齿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你可真是不要脸!”
周显威也点了点头:“是啊,这样的人还留着做什么呢?”
卡邦摇了摇头:“巴辛蓬,你这样做,真的很让我失望。”
巴辛蓬艰难地撑起身子,看向罗莎琳德:“这种时候,你们说了不算,只有亚特兰蒂斯的美女说了才算。”
罗莎琳德听了这话,泛起一阵恶心。
她走到巴辛蓬的面前,看着撅着屁股趴在甲板上、狼狈到极点的男人,一脸嫌弃地说道:“听说,你是泰皇?”
“罗莎琳德小姐,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话!”妮娜焦急地大喊。
在听到了罗莎琳德的问话之后,巴辛蓬面露喜色:“是的,我是泰罗皇帝巴辛蓬,皇室的一切,我说了都算,泰罗国只有我这么一个皇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罗莎琳德直接飞起了一脚,直接把巴辛蓬踢得飞出了甲板!
后者身体划出了一道抛物线,落入了大海之中,激起了老高的浪花!
拍了拍两下手,罗莎琳德耸了耸肩,说道:“好了,现在,泰罗国没有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