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冯君打发走了清矶,打开收音机,打算收听一些新闻。
不过新闻听了还不到两分钟,颐玦过来了,很干脆地发问,“有事?”
冯君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颐玦很干脆地摇摇头。
“不用了,灵植道门人最擅长的就是生机修复,上一次火柳的事情是个例外,他原本就是火属性修木,结果又被异火属性攻击,伤势十分诡异,才不得不回灵植道疗伤。”
“好吧,当我没说,”冯君摇摇头,心说我这保姆当得真没面子,人家一个个地都不稀罕,“这里的情况怎么样了,虫族还是采取攻势吗?”
“还是攻势,”颐玦点点头,“多了一个半愚真尊,修者倒是有保障了,不过虫族很多时候选择跟人族缠斗,他们也得到消息了,知道咱们不想跟人族联邦接触。”
“能诞生出高级智慧的种族,果然是难斗,”冯君忍不住感慨一声,然后又好奇地问一句,“人族还没有猜出咱们是什么势力吗?”
“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吧,”颐玦很随意地回答,“甚至都猜出咱们可能是别的人族文明,不过大家都懒得搭理。”
冯君默然,半天才又问一句,“这个世界,你还没有杀腻外?”
“没有,”颐玦干脆地回答,“随着战斗,我感受到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真意,这一战之后,没准我就能虚婴实化,开始尝试出窍了。”
“那好吧,”冯君一听干碍这么大,自是不会再说什么,“有事你记得通知我,最近倒是稍微闲了一点。”
颐玦眨巴一下眼睛,“你若是有事,我陪你走一趟也无妨,是有其他事吗?”
“没有,”冯君摇摇头,“接下来就是从这弄点药品,造福一下昆浩的凡人和低阶修者。”
你的时间何等宝贵,竟然花在这种事情上……颐玦无奈地摇摇头,有心劝他两句吧,她能站在什么立场相劝?
所以她只能表示,“红尘炼心可不是这么个炼法,你若是实在无聊,可以去虚空寻宝啊。”
“虚空寻宝……一个人也满无聊的,”冯君摇摇头,“我还是在这边多搞两条药品生产线好了,你们万一有事,我也能照应一二。”
他说的也是实话,虚空的事情已经暂停了,虫族世界的第一第二战场,已经有五名真尊入场,用不着他疲于奔命地接应了,正好就解决一下地球那边的需求。
不过这一次,他不会主动联系何润先的,等着对方联系自己就好。
颐玦狐疑地看他一眼,“凡人药品的生产线……要我帮你吗?”
“不用,”冯君摇头笑着回答,“我也就是打一打辅助的实力,何必劳动你们这主力?”
“哦,”颐玦倒也没有想其他的,只是离开的时候提示了一句,“那也要小心,据壬屠和半愚真尊分析,对方有出现出窍虫族的可能。”
还是你小心吧,冯君心说我有守护者的牵引气机,实在不行的话,我还可以回地球,只不过他还没想好应不应该这样说话,颐玦已经瞬闪不见了。
所以他只能通过意念表示一下,“我跑路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正经是你该小心……如果遇到意外情况,你来行正星找我。”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小师昧
颐玦并没有回应他的消息,反倒是壬屠也感应到了这个消息,回了一句,“你这点神念,不要随便使用,这边的人族最近追查这个比较紧。”
实力低果然没人权,冯君撇一撇嘴不再说话,挪移到合盛百余里外,默默地打开了手台。
此刻的何润先,正在生产基地地下的一间指挥室内,这指挥室是“末日反攻”级别的地下堡垒,一般只有比较重要的军事要塞才会存在这种堡垒。
至于堡垒的用途,从字面上就可以分析出来,末日意味星球已经被虫族占领了,反攻则是在这里积蓄有生力量,在人族反攻的时候,做出相应的配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种堡垒通常深入地下八百米到一千米不等,最深的堡垒可能位于地下两千米,防护和防探查能力都相当强悍,维生系统就更不用说了。
这样的堡垒,一般的企业是没有资格修建的,不过在边境星上,这是一种义务,合盛也是接到了官方的要求,在很久以前就建了这样的堡垒。
末日反攻的地下室,通常面积都不会太小,但是空间紧张也是一定的。
何润先身处的指挥室,足有两百多个平米,这倒不是他要摆谱,而是这里相当于一个作战指挥中心……真正到了启用的时候,这里连上接线生的话,最少最少也得有一百五十人。
冷艳倾城皇子妃
不过现在的指挥室里,只有七十多人,有六十多人都是一身精悍之气,身姿笔挺进退如风,一眼就看得出是军人。
何润先此刻坐在沙发上,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拨弄着投影桌面,好像是在翻看着什么资料,不过他的双眼没有什么焦距,显然是有点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信号出现,信号出现……对方的信号位于西南方一百三十里。”
“嗯?”何润先的身子微微一耸,端着茶杯的手也抖了一下,不过下一刻,他抬手轻啜一口茶水,并不说话。
一个矮小的军人出声了,声音还相当洪亮,“何润先,这就是你说的联系不密切?怎么感觉对方很在乎这个基地呢?”
何润先的嘴角抽动一下,慢吞吞咽下了口中的茶水,“这个我真不知道。”
“哼,你就狡辩吧,”矮小的军人冷哼一声,“是不是还想在通知他什么?”
“我本来不想说话,是沈部长你一定要逼着我出声,”何润先无可奈何地表示,“通知……我能通知他什么?手台已经交出去了,这是我能跟对方联系的唯一渠道。”
小个子声如洪钟,“我不管你有没有隐藏,只说这个口气就不太对……你有点不服气?”
“我怎么敢?”何润先没好气地回答,“你要杀我,我都不敢反抗!”
“我们是胡乱杀人的人吗?”小个子厉喝一声,“联邦在你印象中,就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你的思想果然存在严重的问题!”
何润先没有反驳,只是端起茶水来,又轻啜一口,心说随便你吧。
冯君打开手台之后,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对方也没有呼叫。
那就不等了呗,他关闭手台,下一刻就去了白砾滩。
“手台信号消失,”地下指挥室内,又有人急匆匆发话,“需要主动探测追踪吗?”
军方的手台是加密的,但不是绝对的,像何润先跟冯君联系,在手台来回呼叫的过程中,他可以通过设备定位对方的位置。
但是冯君只打开了手台,处于被动接受状态,这种情况下,只有军方使用权限极高的设备,才能锁定对方的方位,像刚才就是了。
现在对方已经关闭了手台,军方也就无法定位了,真想强行定位的话,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军方主动发出信号定位,哪怕手台处于关机状态,也能查询得到。
不过这就需要更高级别的权限了,而且这样做的话,很容易暴露军方的意图。
就像声呐探测一样,被动声呐和主动声呐是不一样的,哪怕对方手上可能没有太高级的设备,但是主动探测……很多民用设备都能感应得到。
正是因为如此,军方的人来了合盛之后,一直都没有主动探测手台的方位,而是默默地耐心等待,等着对方开机——这件事太重要了,容不得半点疏忽。
就像刚才都已经定位了对方,但是也没有派人出去抓捕,这固然是因为野外虫族肆虐,派人出去会有风险,也是因为……如果这个过程被对方发现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相当棘手。
军方的人非常清楚,掮客这种组织,警惕性是很高的,基本上不会出现明显的纰漏,想要一次性成功,只能选择对方麻痹大意的时候,一旦打草惊蛇就会前功尽弃。
所以矮个子军人冷笑一声,很干脆地摇头,“不急,他既然能来第一次,就能来第二次。”
然而第二次,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原谅我对你暗度着迷
第二天,冯君没有出现,直到第三天,他才又出现了一次,但是手台开机半小时之后,他又关机走人了。
其实冯君不是有意吊人胃口,而是他遇到了点小事,这两天一直在忙这个。
要说起这个事情,真的是小事:大家在讨论,新的自然村应该起什么名字!
生过小孩的人都知道,给孩子起名字说容易很容易,说难也很难,冯君如果想一言堂的话,没人能够反对,但是他还想尊重一下别人的选择——毕竟洛华现在是个集体。
冯君心仪的名字叫“士杰村”,通“时节”二字,而其他人的主意就多了,甚至有人建议叫洛华村——毕竟是跟洛华一体的。
好死不死的是,索菲亚又来了,听说这个事情之后,她建议叫生命村。
冯君非常怀疑,她还惦记着“生命之水”,所以起这个名字。
更坑的是,冯文晖和张君懿听说之后,也想给这个村子起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