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
“啊,群主哥哥,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吗?”
涂山苏苏满脸疑惑的表情,呆呆地看着苏昊问道。
“当然有这样的人了。”
苏昊笑了笑,然后指着胖道士说道:“你看,他就是了,一会儿他就要哭了。”
“群主哥哥,他怎么会哭呢?”
涂山苏苏瞅了一眼胖道士,见他笑得开心,不像是会哭的样子,顿时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会把他给打哭呀。”
苏昊说道。
“哎,群主哥哥,为什么要打哭他呢?”
涂山苏苏又不理解了。
在她看来,这个胖道士也没有得罪他们,更没有欺负他们,为什么要把打哭了他呢?
群主哥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可能是有他的想法吧。
“因为他这个样子太欠揍了,我倒是不想打他一顿,但却控制不住我的手。”
苏昊说道。
“哦,我知道了,群主哥哥不想打人的,是群主哥哥的手要打人。”
涂山苏苏恍然大悟,嘿嘿笑着说道。
“……”
滕青山听到这话,差点笑喷了。
这个傻苏苏呀,什么傻话都能说出来,太逗了,说是聊天群里的开心果,一点都不为过。
“青山小弟弟,你干嘛偷笑呀?”
涂山苏苏也听到了这笑声,不由扭头看向了滕青山,直接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想到了让人高兴的事了。”
滕青山连忙转移话题道。
“什么让人高兴的事?”
涂山苏苏好奇地问道。
“苏苏,这个不能告诉你。”
滕青山说道。
“不要叫我苏苏,要叫我苏苏姐。”
涂山苏苏双手叉腰,愤怒的看着滕青山说道:“青山小弟弟,你给我记住了!”
“好的,苏苏姐,我记住了,下次不会再叫你苏苏了。”
滕青山敷衍着说道。
让他一个心理年龄都快四十的叫一个外表看起来十来岁的小姑凉姐姐,真心伤不起呀。
虽然这个小姑凉据说都好几千岁了,但她这个外表太有迷惑性了,正常人看到她的第一眼,都不会把她当成什么活了几千岁的老妖怪,而是把她当成一个小姑凉。
“群主哥哥,他还在笑呀,你什么时候把他给打哭呢?”
在得到了滕青山的承诺之后,涂山苏苏心满意足了,便放过了滕青山,转而对苏昊说道。
此时的胖道士,也就是丧尽天良的段德段道长,正朝着熊孩子们这边走了过来。
原本降落的时候,跟熊孩子们的烧烤区有着一段距离,不是很远,也就六七米罢了。
这么近的距离,走个五六步,差不多就到了。
段德也算是耳尖目明,听到了苏昊跟涂山苏苏的对话,顿时有些不开心了。
想他段道长丧尽天良,到处去挖坟,哦不对,是去考古,为了将古代的历史重现于世,费尽了心血,结果还不被世人所理解,经常被追的东奔西跑……
现在好不容易根据点击找到了万年之前,最后一位妖帝的坟墓,刚下去考古,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妖帝古墓就出土了。
这么大的动静,什么妖魔鬼怪都被吸引了过来,就他现在这个小腰板,也撑不住呀,只好选择了逃之夭夭。
当然,所谓的逃之夭夭,也不是真的逃走,而是离开最危险的地方,躲在附近,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处。
结果就碰到了这么几个奇怪的熊孩子。
其中一个熊孩子居然还说要把他给打哭了。
真是的,道爷不发威,熊孩子们还不知道他的厉害,想要打哭了他,先让他把熊孩子们给打哭了吧。
想到了这里,段德笑呵呵的走了过去:“孩子们,你们的家长都去了哪里?”
涂山苏苏好奇地看着段德:“胖道士大叔,我们是自己出来玩的。”
段德说道:“哦,原来是自己出来玩的,你们的胆子可真够大的,不知道外面有许多坏人吗?”
涂山苏苏笑着说道:“苏苏不害怕的,有群主哥哥在,没有坏人能伤害到我们的。”
段德好奇地问道:“你说的群主哥哥是谁?”
最强基因 零下九十度
苏昊站了出来,笑着说道:“是我了,胖道士,不要问了,现在乖乖的给我束手就擒,我一会儿打你的时候会下手轻点的。”
“小家伙,你这说话的口气真大,还想着把道爷给打哭了,呵呵,道爷先替你家长管教一下你。”
段德笑呵呵的准备动手了,然后却惊恐的发现,现在根本就动不了,双腿好像是灌了铅,太沉了,想要迈步,都抬不起脚,而双手同样如此,想动都动不了。
“群主哥哥,他怎么傻傻的站着不动了?”
涂山苏苏瞅了一眼仿佛变成了雕塑的段德,本来还以为他会马上动弹的,结果却一动不动,太让人扫兴了。
“因为我出手了呀。”
苏昊笑着说道。
“群主哥哥出手了?”
涂山苏苏惊讶的说道。
“是呀,我刚才可是说要将他给打哭了,就要说话算数,一定要让他哭出来。”
苏昊说道。
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都是收不回来的。
所以,信守承诺什么的,是值得让人尊敬的。
他现在打算说话算数,说要打哭了,就一定要打哭了,不哭是不会罢手的。
“群主哥哥,一定要打哭了吗?”
涂山苏苏有些于心不忍。
“小苏苏,不用担心,胖子的皮厚,就算打再多下,也不会痛的。”
苏昊说道。
“对呀,皮厚的话,打再多下,都不会感到痛的。”
涂山苏苏恍然大悟道。
没救了。
果然是只傻狐妖。
滕青山在心里继续吐槽。
虽然早就知道涂山苏苏是个小糊涂了,但现在这么说都能骗到了她……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么好骗的小迷糊,也只有跟在值得信任的人身边,才能保证她不会被坑了。
“好了,小苏苏,你跟小不点到一边玩去,我来实现我的承诺。”
苏昊说道。
“群主哥哥,我也想看你实现承诺。”
涂山苏苏有点兴奋的说道。
“小苏苏,因为接下来的场面太过血腥,不适合小不点观看,我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小不点,这个人非你莫属,你就不要推辞了!”
苏昊义正言辞地说道。
“呃,照顾小不点……好吧,群主哥哥,我来照顾小不点,不会让他看到血腥的画面的。”
涂山苏苏保证道。
“那么,小不点就交给苏苏你了。”
苏昊说道。
“群主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小不点的。”
涂山苏苏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小不点的手,带着他走向了远方,避开了接下来的血腥一幕。
当然,说是远方,不过是庞博跟叶凡的烧烤架旁边。
涂山苏苏拉着小不点过去之后,伸手捂住了小不点的双眼,然后就瞪着大眼睛,看向了段德那边,想要看看苏昊是怎么将段德给打哭了的。
这个小迷糊也很八卦的嘛。
苏昊没有去阻止涂山苏苏看戏。
在他看来,涂山苏苏已经是个成熟的小狐妖了,虽然有点迷糊,但也不是真正的傻瓜。
看到他针对段德的手段,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小不点,还是太小了,就别璀璨他那颗幼小的心灵了,等他稍微大了点,再有所了解也不迟。
“嘿嘿,胖道士,我可是说过要把你打哭了,现在就一定会把你给打哭了的。”
苏昊嘿嘿笑着,然后伸出了小胖手,轻轻地打了出去,一下子打在了段德的大腿上。
个子太矮了。
根本就打不到想要打的位置。
他原本想要打脸来着。
“呃,有点打不到呀……”
苏昊嘴里嘟囔着,然后当着段德的面浮空而起,一直到了能够到段德的脸,这才停了下来:“现在好了,可以打脸了。”
“……”
段德一脸无语的表情,只觉得自己倒霉的要死,怎么就撞到了这些熊孩子呢?
如果能重给他一次机会,一定不会再往这边来的。
啪啪啪~~~~
清脆的把掌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都打出了节奏感。
段德有心喊痛,但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只好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群主哥哥,他哭了呀。”
涂山苏苏激动地喊道。
“我看到了。”
苏昊点了点头,然后按照约定,放弃了揍人的行动:“好了,别哭了,你一个大男人呀,当着我们几个小孩子的面哭,丢不丢人?”
“……”
段德无语的看着苏昊,然后哭的更加厉害了。
这就是小恶魔呀。
太可怕了!
“叶子,群主好可怕。”
庞博小声地说道。
“嘘!”
叶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乱说话呀,你想成为下一个胖道士吗?”
“不想。”
庞博打了个寒战,连忙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叶凡瞅了好友一眼,觉得他有些反应过度了,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不用担心他乱说话了。
苏昊倒也没有关心叶凡跟庞博说了什么,现在的兴趣,全都集中了胖道士的身上。
对于胖道士这个家伙,他可是相当的了解。
重生 豪門 千金
难得遇到了这个胖道士,不从他身上刮下几层油,是不会把他给放走了的。
这些年以来,胖道士考古了那么多座古墓,一定有不受宝贝,现在统统都打劫了过来。
“喂,胖道士,不要哭了,我都不打你了。”
苏昊瞅着哭的老伤心的胖道士,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这打了人家一顿,还要抢走人家的宝贝,感觉像是变成了强盗……
呃,算了,就当是借好了。
玩够了,再还给他。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
苏昊想到了这里,马上看向胖道士说道:“好了,你别哭了,再哭的话,我就继续打你了哦。”
听到这话,段德马上不哭了,更加胖的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恶心:“这位小居士,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贫道能做到的,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去做,就算不能做到的,也会解释清楚的。”
“哎,胖道士,你很上道呀,先介绍一下你的身份吧。”
苏昊满意的看着段德说道。
“好的,小居士,贫道无量,从中州而来,前往东荒历练,听说了妖帝古墓出世,特意过来看看热闹。”
段德熟练的报上了假身份,顺便编了一段前来此地的原因。
“喂,无量就是无良,你这个无良道士,该不会是那个丧尽天良的喜欢挖人祖坟的家伙吧?”
苏昊看向段德的眼神早就变了。
早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老实了,没想到连名字都不敢真的报出来,大概也怕被人追杀吧。
哼,真是个胆小鬼呀,做就做了,光明正大的报上名号,有什么好怕的?
宇命运 我已成道
大不了到时候跑快点就是了。
苏昊在心里鄙视着段德,然后看向反应过来的段德,只听他说道:“小居士,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丧尽天良的道士。”
“不,我觉得我猜对了,你就是那个道士。”
苏昊坚持道。
“小居士,我真不是那个丧尽天良的道士,相反的是,我跟那个无良道士不共戴天!”
段德大喊道。
“哦,你跟你自己不共戴天,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苏昊惊讶的问道。
“小居士,我真的不是那个无良道士呀,你要相信我啊。”
段德脸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就差抱住苏昊的大腿来个喊冤了。
“装吧,你就继续装吧,这演技还是不错的,应该骗到过不少人了吧?”
苏昊笑着说道:“可惜呀,我没有上当,早就知道你是那个无良道士了。”
“小居士,你为什么觉得我是那个无良道士?”
段德无奈的问道。
“因为你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好道士。”
苏昊说道。
“……”
段德当场无语,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吐槽冲动——可恶的熊孩子,你这算哪门子的理由?
我讨厌死了熊孩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不要给道爷我机会,否则不把孩子的屁股给打肿了,是不会罢休的。
实在是欺人太甚!
“承认了吧,你就是那个喜欢挖人祖坟,被人追杀的东躲西藏的无良道士!”
苏昊都不眨眼了,自始至终盯着段德,语气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