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凉州刺史韦康猛地的就站起来,指着阎温颇为激动的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投降马超了!”
别驾阎温此时听到这话,已经躺平任嘲了。
看咋咋,反正我没投降,但他们就一直认为我投降了。
好气哦!
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他们全都相信他们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
现在阎温自己都不想解释重申一遭:他根本就没有投降马超的事情了。
韦康见阎温不搭言,遂坐在阎温的席子上,盯着他道:
“伯俭,你我多年的好友,马超是不是派你,进城来暗中说服我投降他的?”
“不是。”阎温侧了个身子,他觉得还是要实话实话。
毕竟大家认识时间不短了。
“哎,伯俭,你试着劝一劝我,我这个人非常听劝。”
韦康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你就悄悄跟我说实话,还信不过我?”
“别烦我,哎,别动,刺挠。”
阎温有些怄气,心中则是狂吼,我根本就不是来劝降的。
韦刺史你想的太多了。
马超都没劝降我,何来让我劝降你一说?
“说正事呢。”韦康又起身坐到另一侧,盯着阎温道:
“伯俭,你说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你做好什么准备了,做好准备?”
“做好听你劝降我的准备,放心,我绝不会怪你的,快说,我听着呢!”
韦康的语气显得有些兴奋。
“反正我没投降,韦刺史你要是想要投降马超,请自便。”
“好。”
韦康当即蹦起来来,沉声道:“既然阎别驾劝我像马超投降,那我便降了吧!”
“我没劝你!”
阎温一下子就坐起来,惊恐的大喊道。
凉州刺史韦康不管这个,他又冲着一侧天空的方向微微拱手道:
“曹丞相不是我不努力,实在是敌人太强大!
城内守军少,百姓还没有吃的。
我再不投降,众多百姓就要饿死了,只会让局势更加恶劣,希望曹丞相不要怪我!”
阎温气的都想要锤席子,这都哪跟哪啊?
“哎,伯俭,我这个人最擅长接受别人的建议。”
韦康温柔的拍了拍阎温的肩膀:“我决意率领众人出城降马超。”
“韦刺史。”阎温的语调都变高了不止一层:“你可要三思啊!”
“我已经思虑再三,不用再思。”韦康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
“阎别驾,你的良苦用心我现在才想明白,昨夜出城,你就是抱着被马超抓住的心思去的,对不对?”
“不对。”
“你看看你就是不承认,多好的兄弟啊。”韦康自顾自的道:
“伯俭,别人不知道你的良苦用心,我能不知道吗?”
“韦刺史你又知道了什么?”
阎温一脸懵逼。
“你就是为了替我蹚道去了,想看看若是投降后,马超如何待我。”
“这又是哪一回事?”阎温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刺史的思维。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他若杀你,我投降后他也会杀了我,他若好好待你,我投降后,他自然也会好好待我。”
韦康扶着阎温的肩膀道:“伯俭,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阎温:???
凉州刺史韦康,才没有从兴奋当中回过神来,仔细询问阎温。
他当即叫人敲鼓,召集众人宣布这个出城投降的决定。
死守城池是不可能在死守的了。
城墙上巡逻的守将,纷纷赶回县衙。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难伺候 叶非非
等到人到齐了。
凉州刺史韦康指了下阎温道:“我已经接受了马超的招降,决意率大家出城投降。”
杨阜先是恶狠狠的瞪了阎温一眼,沉声道:
“韦刺史,此事万万不可啊。”
“是啊。”抚夷将军姜叙同样站出来反对。
他与杨阜是姑表兄弟,先前守卫祁山,结果被马超击败,这才逃到冀城,继续坚守。
众人纷纷表示不要投降。
凉州刺史韦康沉声道:“再耽搁下去,冀城百姓吃什么?
难不成要易子相食?”
这话说完之后,满堂寂静。
“我愿奉出家中存粮,用以救济百姓。”杨阜抱拳说了一句。
“城中万户百姓,数万人,你杨家的粮食能否支撑一月?
就算你们把家中存粮全都捐献出来,援军还是不来呢?
明年百姓吃什么,你们吃什么?
还不是要落得易子而食的下场!”
凉州刺史的这一番话,倒是让众人不在言语了。
粮草本就是个大问题。
“你们看看城外的敌军,无边无际,整个陇右全都成了马超韩遂的地盘,冀城被攻破是迟早的事情。”
韦康叹了口气道:“届时大军攻破城池必然会欺辱百姓,争抢一二,也会十室九空。
莫不如现在主动投降,方可避免灾祸!”
杨阜还想再说,当即被韦康制止道:“我意已决,大家这就随我出城投降。”
杨阜突然开始流泪:“我率父兄子弟以节义相鼓励,死守不降。
田单死守,还没有冀城这般坚固呢!
而今放弃马上就要建立的功名,给自己蒙上不义的罪名,我愿以死相守。”
杨阜说完之后,便开始嚎啕大哭。
韦康看了杨阜一眼,他知道杨家把宝压在了曹丞相那里。
再说自己的父亲还在朝中为官呢。
可那又如何?
形势比人强,谁让曹丞相没有在渭水一举剿灭马超韩遂等人。
若是再不投降,冀城的百姓可就遭了殃了。
至于杨阜所言什么马上就建立的功名,跟百姓的性命相比较,在韦康看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我意已决!”韦康打定主意后,又上前握着阎温的手道:
“伯俭,你总算是完成任务了,可以出城给马孟起将军一个交代了。”
“我没什么任务,更没有交代!”
“事已至此,何须最硬。”杨阜哭嚎着喷道。
阎温被气的一口血差点吐出来了。
“伯俭,旁人我信不过,我只相信你。”
韦康小声说了一句:“一切都是为了百姓着想。”
阎温看着韦康,他明白刺史的意思,城中这些豪强大姓,皆是为了功名。
他们才不会管城中百姓的性命,只想靠着抵抗马超,立下战功在曹丞相那里得到封爵的机会。
冀城城外。
众人进了马超的中军大帐。
马超如今正是三十岁的壮年巅峰状态,更是汉羌混血的后代,显得尤为高大威猛。
除了勇猛之外,有血脉的因素,这些羌人氐人也都愿意追随马超。
他坐在主位上,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关平与杨昂陪坐在一旁。
其余将领以及氐王羌王则是各坐一旁,酒肉倒是全都满上了。
“关小将军,这牛肉可是好吃?”
马超见关平也不言语,只是在吃一旁的牛肉,遂笑问道。
他从弟弟那里得知关平喜食牛肉,只不过在荆州顾忌律法,以及自律,并没有主动差人杀牛吃。
这一点,倒是让马超尤为佩服。
关家的家教竟然如此严格。
“这牛肉虽然烤的不怎么入味,但总比没有吃的要强。”关平放下手中的牛棒骨:
“到时候我回益州,马孟起将军给我多整几车牛肉干,不要活的,要不然没法吃了。”
“哈哈哈,好说好说。”
马超哈哈大笑,对于这点小要求,他还是可以满足的。
庞德则是沉默的坐在一旁,只是自己喝酒。
关平吃完牛骨棒之后,这才开始仔细打量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那几个不说汉话的人,皆是羌人氐人的首领。
只是让关平有些奇怪,一个像是首领模样的人,怎么着右衽,关键还没有披头散发呢?
至于另一个那就是沉默大汉便是庞德了。
“关贤弟,你说那阎温回了城之后,会被怎么对待?”
杨昂见关平如此吃相,倒是觉得此子一点都不做作,是个实诚人。
“杨兄觉得他会有何下场?”
“自然是会被同僚怀疑,阎温就算是跳进这黄河当中,他也洗不清自身的嫌疑。”
“杨兄高见。”关平饮了杯牛奶,笑着点点头。
杨昂顿时就觉得这计策就如同自己出的一样,心中暗爽不已。
“如果他们能够出现相互纷争的情况,那对我们攻城而言,可是非常有利的。”
马超也是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冀城死硬分子全都聚在一起了。
那些不愿意臣服自己的人,几乎全都跑到冀城,环绕在凉州刺史韦康麾下。
若是城破之后,必然要杀了韦康全家,以儆效尤!
只要这个头领死了,便可以顺利兼并他麾下的兵将。
这是凉州的一贯做法。
杨驹前两年才刚刚当上氐人首领,从他父亲那里接过旗帜,成为二代目首领。
可是他的年岁也不小了,看见马超与杨昂皆是对关平很是尊重。
杨驹内心更是有些惊诧,凭什么?
“难不成关小将军放别驾阎温入城,就能使得城内众人投降?”
杨驹倒是没有其余的想法,只是心中疑惑。
关平则是摇摇头道:“并不能保证,此举只不过是要加速分裂他们团结的队伍。
若是他们相信阎温的话,那我的这条计策就无用。
可若是他们其中有人不相信阎温的话,那必然会产生两种对立面。
这样一来,对我们攻城还是攻心,皆是有利。”
杨驹见关平分析的如此透彻,心中暗暗钦佩。
对于汉人的文化,他一直都是心存敬畏,想要找机会去学一学。
可惜本地士人都看不上他们这些氐人。
而且在部落当中,他也是着右衽,扎发髻。
即使羌胡与汉人杂处的交州,也很少见到像他这样的胡人。
“关小将军,我儿千万略有才智,能否追随将军?”
杨驹起身抱拳向关平问道。
关平看了看今天他身边的儿子,倒是清楚的知道了,今早领兵汇合的是他儿子,而不是他。
“还未请教大王名讳?”关平颇为客气的问道。
“小王不敢,名杨驹,继承父位,白马氐王!”
杨驹?
关平陷入沉思,不清楚这个人。
看他的样子,难不成是个精汉?
马超倒是没想到杨驹会把他的独子杨前往送到关平那里去。
难不成他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比如荆楚讲武堂之类的?
杨驹的这番请求,不止是周围的氐王都懵了,连他儿子杨千万也懵了。
我可是独子啊!
怎么就要被送出去,在别人手下当差?
尽管杨千万受父亲的影响,也对于汉文化很感兴趣,但这与他想继承白马首领不冲突啊!
“敢问杨氐王,还有其余子嗣?”关平随口问了一句。
“膝下仅有独子千万。”
“那不行。”关平摇摇头劝道:
“杨氐王,你若是有些许意外,部落的人该怎么办?”
“这。”
杨驹又陷入了迟疑,一时间又有些纠结。
“此事以后再议。”马超见关平委婉的拒绝了,便开口道:“三日之后,我们便强行攻城。”
对于马超的安排,众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总归这里就是马超的一言堂。
那些羌人氐人胡人自是不敢违背。
至于杨昂关平是请来的援军,既然援军到了,也该放开手脚攻城了。
从帐外急忙走进来一名士卒,单膝跪地道:
妖怪王爷 白沙烟
“报,将军,冀城有使者前来。”
“使者?”
马超放下手中的陶碗,一时间充满了疑惑,从来没见冀城有使者出来寻他的。
“莫非是来投降的?”马铁直接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了。
“兴许是少将军打击敌人士气的手段起到了作用。”
行董卓旧事,用来欺骗敌军。
马超瞥了一眼关平,挥手让人把使者带过来。
等到进帐的人一抬头。
马超等人皆是愣住了,怎么还是阎温?
莫不是他被城中的人给赶出来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阎温德才兼备,如果辅助自己,那定然是一桩美谈。
想到这里,马超直接站起身来,走上前迎接道:
“伯俭,可是愿意降我?”
阎温本想一口拒绝,可是又想到刺史韦康的话语,摇头道:“马超,我是不会投降于你的。”
马超上前的脚步止住了:“那你来做什么了?”
“我是替我家太守韦康,前来向马孟起将军投降!”
“哈?”马超听到这话懵逼了。
关平则是瞥了阎温一眼,这个人怎么就如此的拧巴呢!
“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