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qbk7非常不錯小說 天行緣記-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交付分享-50vcw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待到焰狱皇叔焱磊带着大队人马离去之后,易天发现界门方向便有了动作。原本他们便是计划着派人拖延火链和盛庄雄的动向,然后派遣焱磊前来以压倒性的优势将此地交战的灵修都解决掉。
很明显魔族大军的方针就是以打击灵界的散修为目标,往往这些人都是墙头草在危急关头最容易被拉拢过去的。而且伴随着大量散修的转修魔道可以极大地提升魔族大军的实力。
因为界门被严防死守的缘故,魔族的大军只能够通过界面空间缝隙穿梭而来。其中也只能派遣部分精锐先遣队开路,至于大部队却还需要分批次入侵。
整蠱少女惡魔男 北辰若殤
易天也早就得知那两界缝隙并不是时时可以穿梭其中的,伴随着空间风暴时不时的骤起魔族大军也需要选择特定的时间穿行才可。远远不及界门这边已开辟的通道那么安全,可以让大批次的魔族搭载舰船直出直入。
很快远处天际从界门方向有道红色遁光跃出后朝着此地径直飞来。三千里的距离对于合体期修士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那遁光之中透出的丝丝灵压波动没有收敛的意思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高阶合体期修士驾临的态势。
古代養兒記 姬月關
待到那人飞至面前不远处后,微微一顿停在空中。遁光褪去现出火链的身影来,打量了下开口道了声:“原来是宗主师弟到了,真是万幸。”
易天则是飞上前去至火链面前不远处稳住身形,随后双手一拱道:“见过火链师兄。”
“宗主师弟不必客气,”火链急忙回避只受了半礼。
易天知他心思,虽然自己是离火宫二代弟子之末,但却是无烨祖师亲口指定的新任宗主。说穿了将来一旦无烨祖师飞升仙界那整个离火宫还都是自己说了算。所以火链将来还是会归于自己麾下,但说穿了他是无烨祖师的灵宠自己当然是不敢有所逾越,应该有的礼节都要做到位才行。
三國之魔亂群雄 無心論道
随即便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都简要的说了一遍,火链听罢脸上却是露出忿忿之色道:“这些魔族小崽子竟然还死性不改打界门的主意,宗主师弟请放心由我镇守此地可保万无一失。此次还是多亏师弟你及时赶到才能解此危局。”
“师兄客气我也是适逢其会路过此地,原本是想要找绝刀宋利的弟子交付下她的遗物罢了”易天急忙回道:“这次界门镇守真是有劳师兄了。”
火链叹息一声道:“没想到绝刀宋利最终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不过这样也好,他寿元不满千原本就已经将潜力耗尽了,如此也无需再饱受岁月蹉跎的煎熬,既然没有希望再进阶那好不如长痛不如短痛遁入轮回早入转世重修的好。”
“师兄倒是个豁达的人,其实师弟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易天笑着回道:“如此我想在界门这边暂且靠扰一阵,待处理完琐事后再行返回灵修联盟总部。”
“宗主师弟言重了,还请随我来吧,”火链则是笑着回道。
我真是大德魯伊
点了点头后易天转头与身后的诸人道了声:“席天应随我来吧,其他人且先散了。记住各司其职不怠慢。”
在场的诸多灵修都以羡慕的眼光看向席天应,后者则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本来他就是分神期的领军人物,而且就凭自己与之关系必定会成为灵界新一代的翘楚。
身后太清阁弟子,破军山的散修闻言都纷纷拱手朝着易天和火链稽首道:“恭送两位尊主。”
带着席天应三人风风火火的赶回了界门附近。火链则是返回其驻守的临时洞府内暂歇,而易天带着席天应一路赶至绝刀宋利的洞府门口。
目光扫过伸手直接将那上面的禁制解开后沉声道:“随我来,我有话和你说。”二人匆匆进入后门口的禁制又亮起将洞府再次封住。
来到洞内后二人一路前行来到洞内大厅,易天找了一处空地席地坐下。面前的席天应却似乎脸上有些犹豫之色,随后一拱手道:“易尊主在上敢问我师父真是如您所说的那样进入轮回了?”
易天则是脸上淡淡的笑道:“席大哥我们相较于微末,此时倒是有些显得生分了。这可是与你原本的随所欲言的本性有所不同啊。还请快快坐下我们席地而谈,你还是当年的你,而我也是当年的我。”
穿越小道人 楚騷
听罢席天应听罢缓缓坐了下来,脸上却是露出苦涩的笑容道:“遥想当年你的修为差我两个等阶,可现在却整整高出一个大阶,我这般岁月还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在我记忆中席大哥的豪爽之情不亚于当年,”易天则是抬头哈哈大笑道:“还是那句话每个人境遇不同自然成就也不一样。不过我看好你将来必定能够迈入合体期成为我辈中人,新任界门守卫的职责还是会落在你的肩上的。”
“那我就逾越了,还是称你为易老弟了,”席天应闻言面色稍稍缓和了下来接着问道:“我师傅没给你添麻烦吧?”
“哦此话怎讲?”易天却是玩味的问道,看席天应的脸色似乎他知道些许端倪,所以还是试探下看看他是否知道什么内情。
紅塵寓所前傳
只见席天应叹了口气道:“一切还是要从魔灾起始说起,天魔族的独孤成龙带领大军入侵界门时的大战。事后我无意间发现师父竟然和对方搭上了线有了联系,所以心中便生出些隐隐的不安感觉来。”
看来魔族修士对于灵修的诱惑从未有停止过,独孤成龙也是发现了宋利之前最为迫切的问题所以才会抓住其弱点缓缓击破他心理防线的。
叹了口气易天摆摆手道:“你说的不错,独孤成龙是看准了宋利寿元不长的弊端所以才会以利诱之的。”
“那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席天应试问道:“我不相信师傅会和独孤成龙大战之后陨落的。”
“如果我说是宋利是败于我手,你会不会记恨呢?”易天淡淡地说道,脸上却是看不出有丝毫波澜在。
只见席天应则是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打量了好半会,随后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即便是我师父败于你手也是有必然的理由。”
轻轻取出一枚储物戒递了过去,易天说道:“席大哥不愧为是我的知己,绝刀宋利在弥留之际将此物交付于我并嘱咐一定要转交给你。”
席天应接过那枚戒指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道:“这是‘翡翠斑斓戒’,界门镇守的信物。师傅的遗志我收到了。”
果然如此绝刀宋利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灵修的身份,将下任界门镇守的职责直接交付于席天应。而且他借自己的手转交这里面深层次的意义易天也明白了。
想罢开口说道:“席大哥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既然接下了宋利的嘱托那就要承担起这份责任来。”
“易老弟你说的是,我一定会继承师傅的遗愿将镇守界门的重任视为我的天命职责,”席天应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回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师傅和独孤成龙还有你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这是绕不过去易天则是叹了口气将自己与绯瞳魔联手前往博望海,而后遇见了独孤成龙和绝刀宋利的事详细道来。
其中还有绯瞳魔的叛变引得独眼魔族大长老出现,以及独孤成龙的真正目的是奉了魔圣暴锊之命引诱自己坠入魔道的事都说了一遍。
期间席天应听得也是面面惧色,待讲到独眼魔族大长老夺舍宋利时脸上却是露出忿忿之色。最终交手之后宋利连通着独眼魔族大长老暗瞳双双身陨后脸上则是现出无尽的惋惜之情。
稍迟易天一口气讲完整件事,只是将自己在内中见到的有关罗天仙宫等情节略去了。席天应最终叹了口气面露感激之色转过身来倒头拜谢道:“易老弟多亏你能够送我师傅再次入的轮回大道中,如此将来等他重修入道我也有机会再与之相遇了。”
“席大哥客气了,”易天急忙伸手将其扶起道:“如今魔灾大乱,灵界生灵涂炭还是需要席大哥倾心施为力保界门不失才是。”
“有火链前辈在,界门这边再无危机,此时易老弟大可放心,”席天应起身后回道。
摇了摇头易天却是淡淡一笑道:“火链师兄是我推荐来暂代宋利之职,他是迟早要回离火宗的。所以这界门镇守之职必定会落在你的身上。”
“易老弟你太抬举我了,以我现如今的修为担任此要职确实不恰当,”席天应回道。
“无妨,我随后会休书一份至灵修联盟总部告知郑婷云和陆剑灵,你先以‘代镇守’的身份行使镇守之职。等到什么时候修为提升至合体期后便可以将那个‘代’字去掉,”易天说道:“在此期间我会让火链师兄在界门处协助你行事,等你坐正之后他便可以功成身退返回宗门了。”
“如此多谢易老弟了,”席天应感激的说道。
易天则是点了点头对于席天应的反应还是非常欣慰的,突然神念之中发现好似有人来到了洞府之外。而且来人的灵压波动自己也曾经见到过。随后禁制之外有道声音传来道:“太清阁弟子求见离火宗宗主大驾。”
说话之人的声音正是太清阁派遣在此的主要负责人向东晖。易天面色微微一愣心中却不知向东晖此时来找自己到底为了什么事。
倒是在一旁的席天应开口说道:“既然是太清阁的主事人那易老弟你还是见下得好,毕竟他们也是这里镇守的主要力量,往后还需要向东晖多多协助才是。”
点了点头易天伸手一扬将洞门的禁制打开,随后道了声:“进来吧。”
少卿只见一个穿着太清阁服饰的灵修急急走来,见到自己后则是双膝一弯似要跪下行礼。只是他瞬间就觉得双腿被一股无形之力托住无法再落下,显然是易天出手阻止了他的跪拜大礼。
只听易天开口说道:“向师兄一别经年别来无恙吧。”
“易宗主大驾当面,晚辈怎容得起与您平辈相称呢?”向东晖急忙回道。
九轉青雲 墨從雲
“论身份就显得生疏了,我们当年都是一辈的师兄弟,还是以平辈论称显得亲切点,”易天淡淡的回道。
“此事万万不可,以前是我和舍弟不能慧眼识人当年和易宗主还有花师弟有了不少芥蒂,”向东晖急忙分辨道:“易宗主当年回归离火宫时,我就在远处远远遥见您大展神威力战三位同门师兄。那番场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至彼时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少渺小,相比之下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
原来他还是为了解决当年的芥蒂而来,不过说的也是那时他弟弟向东城和花玉林有过交恶。如今花家随着花玉芯如那卜筮之言所说真的入主离火宫成为台面之上的重要人物,花玉林回到太清阁后名声也是水涨船高,他的实力在充足的资源堆积之下也是顺理成章的进阶到分神中期那般。
很多过去与之不相待见同门都纷纷争相拥上门去,以期望可以与花玉林结交一番。至于在老家落霞城花家老宅则变得异常热闹,前来慕名拜见的宗门旁支络绎不绝。而原本花玉芯所住的庭院还有当年和自己共事的那修场所也都被巧妙的维护起来作为家族禁地。
有高兴的自然也有焦急的,作为花玉林昔日的死对头向东城实力不济,据说只修炼到化神后期就止步不前了。而当他听闻离火宫新任代宗主就是昔日的花家妹子,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向家说起来也是太清阁豪门,出了一个分身后期修士,将来开枝散叶即便不能进阶合体期只要向东晖不倒便还能延续个上千年。
可比起这灵界三派之首,离火宫代宗主身份的花玉芯来说那是差了不止一点两点。所以向东晖这才急急前来示好,希望借着往日的师兄弟之情能够缓和下两家的关系。毕竟上门去求见花玉林哪及得上能见到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