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下次一起喝酒!”
新城拍拍贾平安的肩膀,车帘放下,马车远去。
贾平安站在原地发呆。
这是新城公主?
怎么像是一个女汉子呢?
“去问谁?”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贾平安想了想,去寻了高阳。
“她们都怀孕了。”
高阳有些惆怅,“我若是有个孩子该多好?”
“有了孩子你怎么解释?”
贾平安活脱脱的就是个渣男。
“我为何要解释?”
高阳很坦率的道:“我那么多田地财货,若是没有孩子就会被宫中收回去,郎君你舍得?”
一个多时辰后,贾平安躺着,“问你个事。”
“嗯。”
高阳轻哼了一声。
“新城公主是什么性子?”
郎君莫非是喜欢新城?高阳的身体一僵,“你莫非……”
“想多了。”那女人拍着他的肩膀,就差说一声哥们好。
“新城……那时候阿耶就宠爱三个女儿,我一个,她一个,兕子一个。兕子身子不好,阿耶最疼她。新城……看着也柔弱,才几岁就有了食邑,还破例用衡山作为封号……”
高阳神色平静,贾平安就喜欢这个女人这一点:坦率,而且没啥嫉妒心,有就直接说了,不会掖着藏着。
“新城不喜欢说话,其实……郎君。”高阳突然有些感慨,往他的怀里靠了靠,“所谓怜爱也得看……当年魏征病重,阿耶就带着新城去,说你睁开眼看看你的儿媳,可魏征当时已经昏迷不醒了,最后新城就这么被定给了魏家。”
不喜欢说话?为何和我说了一堆?贾平安觉得在帝王的眼中,婚姻只是一种工具罢了。
“后来阿耶觉着魏征是个伪君子,就废除了亲事,随即又看中了长孙诠,还亲手为她筹备婚事,可还没准备好就驾崩了。”
果然是个百般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只可惜命运作祟,最后扑街了。
“郎君,我也想要个孩子。”
我不是药渣……贾平安:“……”
……
皇帝回来了。
“宫中如何?”
李治被迎了进去。
王皇后站在正前方,木然道:“宫中无事。”
蒋涵站在更后面些,见萧淑妃一脸讥讽之色,就知晓这个女人要疯了。
“陛下!”
李治刚想去看看武媚母子,被萧淑妃的尖叫声惊了一下。
王忠良下意识的挡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蠢材虽然不聪明,但忠心没问题。
李治皱眉,“各自回去!”
萧淑妃厉声道;“陛下,为何武媚能去九嵕山,而皇后却不能去。”
李治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你有异议?”
萧淑妃愕然!
以往皇帝会解释一下,可如今他竟然直接反问。
李治冷冷的看了王皇后一眼,旋即被簇拥着走了。
“你为何不说话?”
萧淑妃把矛头对准了王皇后。
“说什么?”王皇后冷冷的道:“皇帝不缺女人,你我年老色衰,说了再多也是厌恶,何必再说。”
王氏就在边上看着我去争执,若是成功她就捡便宜,失败就落井下石。可你以为老娘那么蠢吗?萧淑妃摸摸自己的脸,“你以为我是你吗?”
她昂首而去。
我还有长孙相公他们的支持,我怕什么?王皇后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身后一群宫人,却无法带来半点富贵的感觉。
李治到了武媚那边,邵鹏一边陪同,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皇子很健壮,吃的凶。”
“朕看看。”
李贤被抱出来,李治仔细看看,笑道:“鼻子倒是象朕。”
“阿耶!”
李弘来了。
小小的孩子规规矩矩的行礼,然后问道:“阿耶累不累?”
“还好。”
李治和他说了几句话,赞道:“五郎孝顺。”
武媚在屋里听到了,微微一笑。
“昭仪,陛下看来对二位皇子颇为满意呢!”
周山象觉得皇后之位并非高不可攀,说不得自家昭仪也能去做做。
“昭仪,皇后那边……长孙相公一直不肯松口。”
“那条老狗。”武媚冷冷的道:“我只等着看他的下场。”
晚些有人来禀告。
“昭仪,皇后那边遣人出宫送礼,说是送给长孙相公家。”
周山象问道:“他家可收了?”
来人点头,周山象摆摆手,等他出去后郁郁不乐的道:“昭仪,长孙相公看来还在支持皇后。”
“他会一直支持。”
武媚冷笑道:“无需管,对了,你去蒋涵那边坐坐。”
“昭仪……”周山象低声道:“蒋涵历来都是不偏不倚,奴若是去了,她怕是会为难。”
武媚看了她一眼,“已经到时候了,由不得她,只管去!”
这是要逼迫蒋涵站队之意!
周山象心中嘀咕着,带着人出去,路上遇到了蔡艳一行。
“看,是蔡艳,大概是送礼回来了。”
蔡艳得意洋洋的冲着周山象说道:“长孙相公家也太客气了些,非得要留我喝一杯茶,那羊油放了许多,喝了暖洋洋的……”
“你炫耀这个有屁用!”
我在地府当厨娘 风儿滚草
周山象骂道:“陛下从不去你们那边,谁还稀罕这些?”
蔡艳嗤笑道:“长孙相公和相公们都支持皇后,武媚狐魅诱主,可狐魅能坚持多久?当她色衰爱弛时,皇后一巴掌就能压住她不得翻身。”
花手赌圣
她扬长而去。
这个也是啊!当年陛下宠爱萧淑妃时,比现在宠爱昭仪还厉害,可一转眼萧淑妃成了陌路……可见男人都渣!
周山象一路纠结着到了蒋涵那里。
“何事?”
蒋涵很忙。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说……周山象不说话,只是坐着。
蒋涵微微眯眼,冷艳的脸上多了些了然。
“昭仪那边可缺了什么?”
“不缺。”
“那就好。”
简单的对话,但却蕴意着站队。
几个来办事的内侍和女官神色木然,压根不敢掺和。
“宫正!”
蒋涵抬头,外面来了个内侍,“宫正,陛下那边刚才传话了,五皇子为代王,六皇子为潞王。”
所有人都惊住了。
李弘封王没话说,但李贤才将出身不到十日,竟然也封王……
几双木然的眼睛突然鲜活了过来,在周山象仍旧震惊时,好话不断。
武媚的两个儿子封王了。
贾平安都有些愕然。
“恭喜武阳侯!”
程达笑吟吟的道贺。
“恭贺我作甚?”
那两个小子未来的路很艰辛啊!
弄不好回头全没了。
“武阳侯,卢国公那边叫你。”
老程换岗了,从左屯卫换到了左卫,依旧是大将军,顺带还兼职检校屯营兵马。
由此可见,李治信任的依旧是这些老将。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左卫,程知节的声音震天响。
“高丽撤兵也就罢了,竟然还派来了使者,老夫看这便是心虚了。”
“卢国公此言差矣……”
“差你娘!”
算是升职的程知节怒,里面有人哎哟一声,多半是挨了暗器。
贾平安对带路的人说道:“此处风景不错,我等等再进去。”
“小贾!”
苏定方出来,单手就把他拎了进去。
我不要自尊的吗?
贾平安屈辱的被苏定方仍在角落里。
值房里几个老鬼冲着他冷笑。
“别吓唬年轻人。”
程知节干咳一声,摸出了小袋子,弄了不知什么东西塞进嘴里,“就是香。”
这恩爱秀的连贾平安都想喷他。
“高丽使者来了,说是想见见你。”
贾平安这才知晓老鬼们冲着自己冷笑之意。
“上次小贾在辽东打的很是犀利,泉盖苏文大概有些惊讶,所以想让使者来看看。”
这不对啊!
贾平安说道:“那我岂不是大唐瑰宝?不该随便见他吧?”
程知节吐了个核出来,作势欲扔,“大唐怕这个?只管去。”
众人大笑。
“此去记着,弄清楚高丽的心思。”
梁建方肃然道:“阿史那贺鲁有些蠢蠢欲动,吐蕃人也是如此,小贾,以后的几年,征伐少不了。”
程知节点头,“高丽那边不好决断,一旦动手差不多就是倾国,可突厥这边怎么办?吐蕃这边怎么办?”
历朝历代外敌之多,之强大,大概本朝第一。
但大唐不但扛住了,还打的周边俯首称臣。
吐蕃和大食是最大的对头。一个身处高地,一个远离大唐本土,堪称是劲敌。
使者叫做高顺江,此刻正在四方馆里。
四方脸上冷冰冰的,双眸缓缓转动,看着随从们。
“上次联军攻伐新罗战无不胜,可大唐却出兵了,一万余人马,攻城拔寨,让联军不得不退兵。一万余唐军就让新罗侥幸留存,让高丽功败垂成。”
一个随从说道:“其实……上次联军不该退兵。”
高顺江冷冷的道:“可当时苏南城丢失,木底城被围,援军覆灭,局势岌岌可危,不撤军,若是大唐倾国而来……”
“那便是决定国运之战!”
“我们不能冒险!”
高顺江沉声道:“那些溃兵说……苏南城丢失,乃是贾平安带着十余军士伪装骗开了城门,随后冲杀……十余人,这是耻辱!”
“而后他以身为饵,引得援军围攻,可苏定方却在边上窥视,随即掩杀……援军大败。”
“此人下手狠毒!”一个随从咬牙切齿的道:“他每战必筑京观,后续大唐撤军,援军一路查探时,看到那些京观,将士们都为之颤栗。这个疯子!”
“我们也筑过京观。”高顺江微微抬头,“前隋不自量力攻打高丽,随后大败,那些尸骸堆积如山,被筑为京观,他的那些不够大!”
这份傲然让众人不禁笑了起来。
“但这个苗头不好。”高顺江说道:“见他一面,要紧的是转达大莫离支的话,告诉他……”
脚步声传来,一个随从推开门,弯腰说道:“他来了。”
高顺江摆摆手,随从们散开坐在两侧。
外面,两个高丽大汉拦住了贾平安。
“还请等候通禀。”
这是规矩。
包东等人止步。
贾平安却径直而去。
一个大汉伸手。
“既然知晓我来了,却不出迎……”贾平安劈手一巴掌抽去,打的大汉捂脸发蒙。
大门外通禀一次,这里还特娘的通禀一次,真当自己是皇帝?
另一个大汉刚想喊,贾平安一拳封眼。
呯!
大汉捂着眼睛惨叫。
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四方馆的官吏们在边上一脸震撼。
这一拳一掌堪称是振聋发聩,一下就把高丽使团的倨傲给打下去了。
武阳侯……硬是要得!
贾平安带头走了进去。
房间里,高顺江刚起身,两侧的随从们齐齐看向贾平安。
此人殴打高丽使团成员,该如何交涉?
呵斥?
不妥!
那么就据理力争。
可这样像是孩子被殴打了去告状。
高丽丢不起这个人。
高顺江脑海里各种念头转动。
“大门外禀告一次,内门还得禀告一次,你以为自己是泉盖苏文吗?”
使团成员复杂,一旦有人回去添油加醋,高顺江就离倒霉不远了。
你好毒!
高顺江冷冷的道:“武阳伯请坐。”
到我上场的时候了。
包东上前,“已经是武阳侯了。”
高顺江面色难看,旋即重新说道:“武阳侯请坐。”
这个封侯不消说,多半是来自于辽东征伐的功劳。
“大莫离支对大唐莫名进攻辽东之事很不满。”
“大唐对高丽入侵新罗很不满。”
这是个死局!
高丽想清理新罗,消除后患,可大唐却支持新罗当搅屎棍,让高丽人无法分心辽东。
一番争执,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
高顺江看了一眼四方馆的那些官员,突然微微一笑,“武阳侯这般,难道不怕我揭穿了那事?”
这是何意?
你在忽悠我!
贾平安淡淡的道:“贾某行得正,坐得端,你这等污蔑只会徒劳无功。”
高顺江冷笑,“三花可好?”
三花……
三花的死鬼老爹不是被泉盖苏文令人用战马拖死了吗?一家子男为奴,女为妓,剩下一个三花被当做是赌注,送给了贾平安。
难道三花是奸细?
不可能!
若三花是奸细,就不会和鸿雁争斗不休。
那么……
这是离间计!
贾平安起身,轻蔑的道:“污蔑人也没这么肮脏的,不要脸的东西!”
他起身出去,身后百骑纷纷跟上。
高顺江笑道:“武阳侯好自为之。”
晚些,有人进宫禀告。
“说是武阳侯家中的那个高丽贵女乃是细作。”
李治问道:“细作?那为何主动提出来?”
“看样子是武阳侯不认账,所以对方恼怒了。”
李治默然。
“陛下!”
四方馆的官员看了王忠良一眼,心想好歹给个态度啊!
王忠良指指外面,把他带了出去。
“此事该有决断吧?”
“等着就是了。”
贾平安家中的高丽贵女竟然是细作。
这个消息传的比光速还快。
“就是那个三花吧?”
王琦对此人有印象。
“长得……说不好,看似平常,凑在一起却觉着是个美人。”
周醒笑道:“说贾平安被高丽人收买我是不信的,他傻了吗?可这波谣言却来势汹汹,所谓三人成虎,看他如何自辩。”
陈二娘起身出去。
周醒悄然跟着,“你这是为他担心?”
“贱狗奴!”
陈二娘看了他一眼,就像是看着一条野狗!
“总有一日耶耶要睡了你!”
陈二娘呸了一口,“老娘宁可和乞丐睡,也不会和你这条狗亲近。”
周醒冷笑道:“想去寻贾平安?那人可是连公主都能睡了,你算个屁!”
贱人!
陈二娘出了刑部,听到不少人在议论此事。
“说是在高丽就被收买了,还弄了个高丽贵女在身边,用于传递消息。”
“那个高丽贵女说是非同一般,男人一碰就死心塌地。”
“那么好?”
陈二娘忍不住说道:“若他真是奸细,上次攻伐辽东怎么说?”
呃!
几个八卦男愕然,陈二娘接着说道:“他若是被高丽人收买了,为何十余骑夺了城池?更是以身为饵灭了数千援军?”
八卦男们愕然看着她,有人突然笑了起来,“你以为我等是在说武阳侯?”
难道不是?
几个八卦男捧腹大笑了起来。
但谣言依旧纷纷攘攘的。
下衙了,贾平安出了百骑,一路上人潮人海啊!
“看,他很镇定。”
“也不知那三花是有多美,真想看看。”
出了皇城,一辆马车孤零零的停在侧面。
贾平安牵着阿宝过去,车帘掀开,露出了高阳的俏脸,“他们说你和高丽私通。”
“私通这个词用得不对。”
高阳咬牙切齿的道:“你还计较这个,回头长孙无忌能弄死你,再碎尸万段。”
“这是污蔑,你担心什么?”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高阳恼火,“我担心你被皇帝一刀剁了,回头我上哪生孩子去?”
要不储存起来?
贾平安想到了这个技术手段,但大唐无法实现。
“回家去,该吃吃,该喝喝。”贾平安渐渐硬化,“天,塌不下来!”
看着他远去,高阳放下车帘,郁闷的道:“他又硬气了,你说我是该喜欢还是该生气?”
肖玲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小皮鞭,小心翼翼的道:“公主,武阳侯定然是有办法的,就算是没有,我觉着……老天爷也会帮他一把。”
“你说了这些都是废话,我要你何用?”
高阳怒,肖玲赶紧弥补,“要不进宫求见陛下?”
高阳怒气冲冲的脸突然平静了下来,“好主意,进宫,进宫!”
晚些高阳拎着小皮鞭出宫,一脸怒气。
“皇帝一言不发,只是让人送几道菜,这是何意?我差他几道菜?”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