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江缺:“……”
大晚上的,竟然喊救命,他江某人也只是一蝼蚁,能救什么?
一开始,江缺是不解的。
毕竟赵长生才刚走,又折返回来了。
可他江缺毕竟只是大道级中期,心里不禁在想:“我与你赵长生同境,我能救你什么?”
大概什么都不行。
于是。
他摇摇头起来,“赵兄,你乃大道级中期的武道强者,还能有什么危险?”
就差没直接说了。
你赵长生都解决不了,我江缺就解决得了?
开玩笑呢。
大家都差不多。
赵长生赶忙说道:“江公子,大事不好,追杀我的人已经找到这座边陲小镇来了。”
“……”
江缺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你撞见了?”
这运气,也没谁了。
“撞见了,但他们应该没有发现我。”
赵长生推测道:“不过,我依旧能感觉出来他们不想善罢甘休。”
额。
这都能感觉出来,江缺暗暗扶额。
他嘴角抽搐几番,“既然对方没有发现你,那不让他们发现不就行了?”
不出去乱晃,不就好了。
赵长生闻言,则摇头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他们能找到这里来,说明他们手中掌握着追踪秘法。”
“那你完了。”
江缺直白地道:“这种追踪秘法,就像是定位器一样,任你神通高深也无处遁形。”
“所以我才来求助江公子你啊。”
赵长生连忙说道:“江公子,看在我还能尽心尽力为你收集功法……”
没等他说完。
江缺就直接摆摆手,“打住,我们之间仅仅是交易而已。”
说白了。
他是付钱的。
第九个寡妇
赵长生:“……”
虽然他也知道让江缺出手帮忙有些强人所难,但还是抱着一丝丝的祈祷。
说不定江缺能帮忙呢。
毕竟,像江缺这样有钱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后台,有身份有背景的人。
普通者就很少了。
“对方几个人?”
江缺好奇地问道:“是什么势力的人?”
“三个,乃是真武宗弟子。”赵长生回答着。
好似很平静,但内心早已焦灼无比。
那可是真武宗的弟子,一旦他们引来真武宗更多的人。
那情况又不同了。
实在是……
“才三个啊。”
江缺老脸微微抽搐,心想:“才三个人就把你堂堂大道级中期的武道强者吓成这样,也真是不够吓的。”
又一想到是真武宗弟子,江缺不禁想起来,“这边陲小镇不就是人家真武宗的地盘吗?”
虽然这座小镇地处偏远山区,虽然真武宗也不太爱管理此地。
但你赵长生却在人家的地盘上,还得罪人家整个宗门。
这胆子不是一般的肥。
而是相当的肥。
很可怕。
他嘴角抽搐几番,目光一下子就阴冷起来,“赵兄,我只是一个大道级中期的修士,和你也差不多。
你求到我这里,怕是不会有好结果啊。”
“江公子,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赵长生也很郁闷,“在这里,或许只有你才能救我了。”
“为何?”
“因为你是大佬。”
“……”
简直是胡说八道。
江缺在心里怒骂一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大佬。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江公子,其实,我……我得罪了真武宗。”
赵长生犹犹豫豫地说着,好似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样。
“我知道。”
江缺撇嘴,并未在意。
“我说的是整个真武宗宗门。”
赵长生苦涩道:“而不是某一个人,不对,一开始是一个人,现在变成整个真武宗了。”
江缺:“……”
他更加哭笑不得了。
不禁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你这得罪得有点多,胆子也比较肥啊。”
相当的厉害了。
比他想象中的要恐怖得多。
连真武宗那样的大宗门都能招惹,而且还仅仅只是一个大道级中期。
不得不说这样的实力很强大,也很诡异。
反正他江缺是不敢有。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缺又好奇地问道:“赵兄,你……
你是如何得罪真武宗的?
要知道,真武宗现在的实力可不差,人家本事大着。
你这般得罪一整个宗门,岂不是要倒霉吗?”
闻言。
赵长生自然明白江缺说的是什么。
只是,一想到这件事情他内心就欲哭无泪。
有种憋屈之感,“唉,说来话长了,这件事本来是一个误会。
谁知道演变成现在这般局面后,就不是一个误会了。
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惨烈故事。
也就导致我得罪整个宗门,现在还被真武宗追杀。
时不时会有他们的弟子追查我的下落。”
“……”
老实说。
江缺其实觉得真武宗太可怕了。
本来就是十大宗门之一。
赵长生区区一个大道级中期的武道强者,这么久都还没死,也算是幸运了。
“等等。”
江缺忽然想到一件事,“这赵长生现在与我走得比较近,一旦他出事的话,那真武宗的人会不会埋怨到我头上?”
千 苒 君 笑
到时候把他江缺一并怪罪了。
来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找谁说理去?
似乎……
连说理都没地方说去。
很艰难了。
这就很可怕啊。
一时间。
江缺面色复杂地看着赵长生,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把这家伙推出去。
让他没脸见人。
不对。
是让他江缺被置身于危险境地了。
这就很可怕。
真武宗的两三个弟子他或许不怕,但整个真武宗弟子就恐怖了。
那绝对是很恐怖的存在。
绝对不能硬碰硬。
所以。
“我现在把赵长生交出去的话,还来得及吗?”
江缺暗暗想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不会得到真武宗的厚待?”
不过。
他又想到真武宗乃是一个大宗门,“这样的大宗门都有一个坏脾气。
——那就是自诩高高在上,也自以为不可一世。
他们很有傲气。
而我没有背景,也没有势力,很有可能被他们打杀了事。”
这也并非不可能。
因为这是最简单的处理法子。
想想就觉得内心怦然一动。
惊得不行。
一时间。
江缺目光闪烁着光芒,“算了,这赵长生也不容易。”
只是……
一旦赵长生真的被找到,那他江缺很有可能也会被真武宗的人发现。
到时候有理也说不清。
就会很难。
“江公子,我……我现在也是没办法了。”
赵长生哀求道:“我知道,您背后一定有人,只要您肯帮助我的话,我赵长生今后便为你所用。”
江缺:“……”
噗嗤!
听到赵长生的这番话后,江缺差点没气吐血来。
什么叫他背后有人。
有个屁的人啊。
他江缺就是一个蝼蚁,就是孤身一人,哪里有什么势力啊。
简直是胡说八道。
不。
是乱想。
这种乱想还很严重,都直接把他身后的势力脑补出来了。
这……
就太恐怖了。
无敌。
不过……
这个时候不能揭穿,也不能拆穿自己的真实底牌。
一旦让赵长生知道,便等于失去敬畏之心了。
那样会很严重的。
“咳咳!”
江缺仔细打量对方一眼,忍不住问道:“赵兄啊,你仔细说说看,当初你是如何得罪那真武宗的?”
以至于人家这般恨你。
恨不得要你死。
大老远,躲藏在这边陲小镇都能找来。
足以见得人家真武宗的毅力顽强,但也足够说明你赵长生犯下的罪过有多大。
只怕是罄竹难书?
赵长生:“……”
说到得罪真武宗的事情,赵长生心里就有些苦涩起来,“这件事很复杂,也很难解释。
江公子,要不改日再仔细讲与你听吧。
现在还是说一说如何应对的事吧?
当年我在真武宗的事情,乃是背叛者……”
见江缺脸色不太好看,赵长生最后不得不解释一句。
他怕江缺也不帮忙。
如果像江缺这样的金主大佬都不愿意帮忙,他赵长生估计就完了。
那凌然等真武宗弟子虽然没有碰到他,但已经来到这座边陲小镇了。
迟早会找到他。
一旦对方引来更多更强的真武宗弟子,他赵长生简直是插翅难飞。
“背叛者?”
江缺脸色一黑,心里不禁在想:“这可不是一个好名字。”
这词很黑。
他江缺也最痛恨背叛者了。
不过……
他观赵长生的样子,似乎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这才另眼相看。
并且,他看赵长生的时候,这人也不像是那种尔虞我诈的奸诈狡猾之辈。
一顾倾城:绝世女相
但这种事情嘛。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还是不能相信太多。
当初那李昊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
实则,人家的内心很黑暗。
也很可怕。
一不小心就会出事。
毕竟,谁也不知道人家的心里想的是什么。
这就很可怕了。
江缺害怕赵长生也是这种人。
那样的话,他就真帮错人了。
等等!
江缺暗暗思忖,“我好像还没有答应帮他啊。”
“怎么背叛的?”
江缺继续追问道:“赵兄,你我相识的时间太短了。
想要我出手帮你,你需要拿出一个说服我的理由。”
嗯?
听闻此言,他不仅暗道:“你江公子还要什么理由?”
想了想,他便道:“江公子,以后我尽心尽力地为你做事如何?”
听起来是不错。
但江缺还是摇摇头,“不需要,这个世界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什么忠心耿耿的手下,他拿来也没用。
更何况,这种人他也有。
“换一个。”
江缺说道:“赵兄,你也应该清楚那真武宗意味着什么。
虽然来到这座小镇上的三位真武宗弟子可能不算什么,虽然你我应该都能轻易对付那三人。
但他们背后的整个真武宗呢?
我想你犯下的罪行,足以让整个真武宗都震怒吧。
这就很可怕了。”
江缺不得不谨慎行事,一旦他疏忽大意的话。
说不定自己也要翻船。
赵长生有一说一,他很难过,当初要么背叛出宗还能有一条活路。
而不背叛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偏偏有很多事情他都不敢说。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不敢啊。
可一旦不说明白,自己又没有多少价值,江缺又如何会帮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