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视频只有三十秒,还配了低沉的背景音乐,加上解说,整个视频有种强烈的讽刺。
在视频后面众多回帖,都是大骂苏乐如何如何无耻。
年轻人本就头脑简单,越是喜欢,遇到这种情况反应越激烈。骂的也特别难听。
也有人试图分辩,说视频中男人可能是苏乐亲人。只是这种声音非常微弱,也没人在意。
众人其实不在意真相,他们在意的只是自己的情绪。有了一个站在道德高点的谴责别人的机会,很多人都显得很兴奋。
高玄并没有挨个翻看帖子,这种污蔑的视频发出去,不会有任何正面回馈。
就算是道德圣人出现了问题,都会被普通人口诛笔伐。
高玄拿起手机联系了苏蓉,让她找安大立即删除帖子,并对论坛进行控评。
苏蓉听了之后也是大怒,她一般不主动欺负别人,可别人欺负苏乐却绝不能忍。
高玄又上了抖音,搜索了关键词,果然就看到了那段视频,而且点赞数已经接近百万。
链接转发也有上万了。留言更是有十多万条。
高玄看了这个播主资料,上面居然写了自己名字,叫宋博,坐标就在安大,应该是安大的学生。
通过这个短视频,这人已经吸粉二十多万了。
高玄冷笑一声,这人心思坏就不说了,还想从苏乐身上吸血,真是该死。
与此同时,宋博正在口沫横飞和室友吹牛逼。
“这次我可要火了,也亏的苏乐小婊子长的漂亮,这么吸引眼球。”
宋博室友李辉有点担心的说:“万一我们弄错了怎么办?”
“错什么,我早就看出来了,苏乐就不是个正经女人。”
宋博轻蔑的说:“一身国内二线牌子,家里还能有保时捷跑车,骗鬼呢!”
李辉却还是有些担心,“我看苏乐人挺好的,她又那么聪明,就算真被包养,也不会当众直接表现出来。”
他补充说:“事情闹的这么大,真要弄错了,我们就麻烦了。”
宋博不以为然的摆手:“就算弄错了能怎么样,屁大点事,你怕个屁啊。”
宋博搂着李辉肩膀说:“放心,哥家里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就凭苏乐,有什么资格和咱们斗!”
他指着手机说:“已经几十万粉丝了,到时候随便做几条广告,几万块轻松入手。”
宋博说着突然来了灵感,“就算我们错了,后续和苏乐打交道也可以拿来炒作。就说他们家仗势欺人,又能引一波流量……”
李辉被说的特别心动,一个月赚几万,这不是发了么!
只要能赚钱,苏乐是死是活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他有些兴奋的说:“这个好,我们还可以主动找苏乐,套她的话。把她失态样子都录下来……”
旁边的室友听了都没吭声。都觉得这哥俩人品有点问题。
尤其是宋博,家里也算有钱,做事却这木卑劣。
苏乐不就是没答应你的追求,要不要弄的这么狠啊。
有个室友觉得这样不太好,他忍不住劝道:“你家里又不缺钱,没必要这么做吧。”
“家里钱是家里的,我能赚是我的,怎么一样。”
宋博看了眼那室友说:“赚钱了我请大家喝酒。”
其他人不管心里怎么想,也不好再说了。
宋博看到众人不吭声了,心里也有些不屑。装什么正义使者,还不是看苏乐长的漂亮想当舔狗。
这个时候,李辉突然大叫了一声:“我靠!”
他有些紧张对宋博说:“我们发学校论坛帖子都被删掉了,视频也被删了!”
宋博也急忙点开论坛,果然,和苏乐所有相关帖子都被删的干干净净。
“他么的,论坛搞几把什么啊。这帮傻逼!”
宋博很恼火,学校论坛风气一向很自由,像这种八卦帖子其实很少人管的。
这次怎么处理的这么快!
宋博对李辉说:“你再发一次?”
李辉试着发帖,却发现账号也被封了……
宋博的账号也被封了,这更让他愤怒。他看向几个室友,“哥几个帮帮忙呗。”
一个室友为难的说:“学校反应这么快,苏乐家里肯定有人。宋博,你还是先别闹了。”
宋博也不傻,他很快反应过来,室友说的没错。学校特别官僚主义,又喜欢在论坛标榜言论自由。
这次这么快把他帖子删掉,说明苏家还真有点能量。
宋博冷笑一声:“能封论坛,有本事封我抖音。”
他眼珠一转又有了主意:“这样更好,就说苏家仗势欺人,把他们帖子删了。不对,就说苏乐情夫能量巨大,我们干脆录一个短视频发抖音上……”
几个室友面面相觑,这个宋博还真是人才。
李辉却很高兴,“这个办法好。”
宋博打开自己抖音要拍视频,却弹出一条提示:因为涉嫌违传播低俗内容,账号暂时被封。
“他么的,什么情况!我抖音账号都封了……”
这一下宋博真的惊了,苏乐这么厉害,把抖音都给他封了。
到是李辉比较了解抖音,他说:“有人举报就可能先封禁账号,别着急。”
李辉说:“我们多弄几个账号发抖音,抖音又不是他家开的,封的过来么!”
宋博有点迟疑,发短视频是为了吸引流量。多开账号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这个时候,辅导员黑着脸从门外进来了。
“导员,你怎么来了?”
“导员……”
学生经常要和辅导员打交道,他们敢和校长主任提意见,却不敢得罪辅导员。
辅导员没理会别人,他对宋博说:“苏乐那个帖子是你发的吧,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胡乱发帖,你这是诽谤你知道么。对别人名誉构成严重侵害,后果严重是会被判刑的!”
宋博也被训的有点懵,他有小聪明,可真要有事了,他就有点慌了。
他紧张的说:“导员,我也不是故意的。”
辅导员说:“别说了,把你家长叫来,苏乐家长很生气,这件事他们要追究到底。你自己想办法把事情平了。”
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次最轻给你个处分。严重一点你就要进监狱。这辈子都完了。这不是和你开玩笑。”
辅导员又对李辉等人说:“你们也都是。谁和这件事有关,自己赶紧叫家长过来处理。学校可不会帮你们擦屁股。”
说完,辅导员气哼哼的走了。
宋博有点吓到了,他急忙给他父亲宋纲打了电话。
宋纲是做生意的,也颇有能量,听说儿子出事了,第二天早上就坐飞机赶过来。
为了平事,宋纲找了安州几个做生意的朋友,还带着司机助理,二十多人呼呼啦啦到了安大。
辅导员、教导主任看到宋纲带着这么多人,而且穿着打扮都是有钱人,一个个都挺豪横的,这两位也吓了一跳。
辅导员和教导主任本来黑着脸,这会也脸色也都缓和不好。
宋纲是场面人,一番客套,立即就掌握了主动。
一群人到了早就准备好的会议室,高玄已经坐在那等着了。
宋纲一进来就上下打量高玄,对方看起来只有三十岁,显得非常年轻,身材也保持的非常好。身上休闲装看不出牌子。
就是手腕上带着一块绿金迪通拿,算是一件奢侈品。
苏乐就站在高玄身边,看打扮也很朴素。不过着女孩真是明丽动人。宋纲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苏乐。
宋纲带着这群人也都差不多这样。实在是苏乐太漂亮了。
宋博和李辉也鬼祟的偷偷打量苏乐。
苏乐冷冷盯着宋博,明丽玉容上一片寒霜。
因为这两个家伙乱发帖子,给她造成了异常恶劣的影响。她今天进校园,一路走过来不知收获了多少异样的目光。
偏偏她感知敏锐,都能听到一些人背后的议论。
这一切都是因为宋博,她真恨不能打爆对方脑袋。
宋博和李辉本来有些心虚,可苏乐实在没什么威慑力。两人看了两眼之后反而胆大起来。
宋纲没在意儿子小动作,他估计对方应该有些身家,不过,也没什么。
他脸上堆着笑容主动伸手:“苏先生你好。”
高玄没和宋纲握手,他纠正说:“我姓高。”
宋纲有点意外:“你不是苏乐同学的父亲么?”
“是。”
高玄并没有多解释这个问题,他说:“因为你儿子犯下的大错,让我女儿名誉受到严重损失。你儿子必须当众道歉,并在各大网络平台进行公示。”
龍 印 戰神
宋纲若有所思又看了看高玄,女儿不随他姓,这是上门女婿啊。他心里就有几分看不起了。
跟着宋纲来的一群人都是聪明人,也意识到高玄的尴尬身份,这群人脸上就带出不屑了。
一个大背头大汉指着高玄说:“你是上门女婿吧,啧啧,男人混成你这样子,可真是太丢脸了。”
跟着宋纲一起来的家伙都是哈哈大笑,鄙视别人本来就是人性。何况,这会鄙视高玄,也能在气势上占据上风。
这群人如此嚣张,气坏了苏乐。她从小就和高玄最好。最不能忍受别人辱骂高玄。
看到苏乐要发脾气,高玄拍拍她的手示意别理会这群人无聊的叫嚣。
高玄对宋纲说:“我们先谈正事。我的事情你要有兴趣,我们后面聊。”
面对众人嘲笑,高玄居然能从容淡定,丝毫不受影响。这到让宋纲高看对方一眼。
宋纲想了下说:“这不过是件小事,不要上纲上线。没有必要道歉。这样,我给苏乐同学一万块。当做赔礼。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高玄微微皱眉:“这可不是小事。”
宋纲淡然说:“我说小事就是小事。”
高玄看宋纲这么强硬,他也没聊的兴趣了,“本以为是小孩子无知,原来家传的。法庭上见。”
看到高玄要走,宋纲一伸手拦住高玄:“兄弟,别激动,什么事情都可以聊么。有必要上法庭那么夸张么。都是小小的误会……说起来根本不算事。”
宋纲带着几个朋友也围上来,“对啊,都是成年人,何必搞事呢。”
“大家一起喝个酒,过去的事情一笑了之。”
“我们都是安州人,大家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
高玄扫了眼众人淡然说:“当我的朋友,你们不配。”
众人都是勃然色变。做生意人也要讲究面子。高玄一个上门女婿,这么嚣张。
“兄弟,你这话太不上道了。”
高玄随手拨开那人,带着苏乐扬长而去。
看着来回转动的玻璃门,宋纲一脸无奈对教导主任说:“这位脾气可真不好。”
教导主任也是满脸为难,他也是得到校长的叮嘱,让他一定处理好这件事,一定要让高先生满意。
高玄就这么走了。他都不知道怎么和校长交代。
教导主任正为难的时候,就看到校长推门进来,他急忙迎上去:“校长,高先生刚走。”
他又低声说:“双方谈的很不愉快。宋家拒绝道歉。怎么办?”
校长脸色也难看起来,“我才从教委开完会就急忙赶过来,这点事情你还处理不好。”
宋纲已经主动走过的:“您是于校长吧,您好您好……”
于校长没和宋纲我手,他摇头叹气:“宋先生,我实话和你说吧,苏乐是苏氏集团董事长苏蓉的女儿。这件事啊,唉……”
作为校长,他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是苏家不让他和对方通消息,他也不好多说。
没想到来迟了一步,事情就闹大了。
宋纲愣了一下:“苏氏集团?安州的苏氏集团?”
他当然知道苏氏集团,这家集团资产万亿,尤其是高端制药行业,做的几种特效药全球畅销。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别说在安州,就是放眼全国,也没多少人能惹得起。
宋纲越想越怕,他深知这种庞然大物的厉害。对方不用玩什么邪门招数,就是简单用商场手段就能逼的他倾家荡产。
跟着宋纲来的一群朋友也都吓懵了。他们都安州商人,当然知道苏氏集团有多厉害。
一点不夸张的说,苏氏集团一句话,他们在安州就别想做买卖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一个个都是脸色如土。
校长摇头,他也转身走了。
宋纲却吓坏了,他反手一巴掌呼在儿子脸上,“败家的玩意,这次要被你害死了!”
宋纲抓着宋博领子凶狠的说:“你立即去给苏乐磕头认错。她不原谅你,你就死在她家得了……”
这次小小的风波,终究变成了滔天巨浪。
宋博李辉因为随意污蔑,严重侵犯他人名誉,造成严重后果。被法院判刑三年。
国字号最重要访谈节目对此事进行了详细报道,各大平台也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以此告诫网民,不要随意侵犯别人的隐私,侵犯别人名誉。
民众不知道的是,宋纲在这件事过后就破产了。包括他的几个朋友,都彻底破产……
国字号访谈节目,只是对这件事做了一个定性。
经过这件事,安大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件事,苏乐不能惹……
苏乐虽然想低调上学,这件事还是闹的沸沸扬扬。也有很多人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这让她感觉不太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苏乐看到了那个访谈节目,到哪又都是被熊猫一样观赏,而且别人都对她有种深深敬畏。
她觉得学校待不下去,只能请假回家。
苏乐回到家里找了一圈,才在训练室找到高玄。
高玄坐在椅子上,手里握着连鞘长剑,微微眯着眼睛,也不知在想什么。
苏乐从小就总能看到高玄拿着剑静坐,她却不明白爸爸到底在做什么。
也不像练剑,也不像沉思,反正这种状态的高玄,总让她觉得陌生。
今天又看到高玄这样,苏乐更有种感觉,爸爸身上有着很强烈清冷和超脱,一如要飞升的仙人,完全没有一丝人的气息。
苏乐吓了一跳,她跑过去抱住高玄脖子,“爸爸、”
高玄睁开眼淡然说:“不用在耳边叫那么大声。我听的到。”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御剑飞天成仙去了。”
听到高玄说话,苏乐这才松口气。
高玄轻轻叹口气:“你感觉还挺准的。这次爸爸真的要先走一步。”
“啊?”
苏乐满脸奇怪,“爸爸你说什么呀?”
高玄没回答这个问题,他慢悠悠的问道:“你的麻烦解决了,你对这个结果满意么?”
苏乐想了下摇头:“我不满意。要不是咱们家里有权有势,这次我肯定讨不回公道。”
高玄欣慰一笑,他轻轻抚摸了下苏乐额头:“你能有这个认识,就证明你成熟了。
“你要明白,正义是非常昂贵的。只有力量足够强大,才能拥有正义。相反,邪恶的成本非常低。”
高玄说:“想要世界按照你的意志运转,你就要有足够的权势财富。”
苏乐用力点点头:“爸爸,我知道。就是要努力赚钱,努力掌握权力。”
“乖女儿,就是这样。”
高玄想了下又说:“其实,个体力量足够强大,也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他正色对苏乐说:“你的基因源自于我,非常优秀。这条个体生命进化之路,你也可以走。”
“修炼成仙?”苏乐不禁笑了。
高玄也笑了:“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拿剑做什么,今天让你看看爸爸的真本事。”
苏乐来了兴趣:“好呀,我到要看看爸爸的剑仙本事。”
“看好了。”
“眼睛都瞪圆了,请爸爸开始表演吧。”
“铮……”
苏乐就看到一道冷冽寒光猛然闪了一下,然后耳边就传来长剑入鞘的清鸣。
苏乐满脸茫然看着高玄,她感觉高玄是在变什么魔术。就是不知道那寒光是那变出来的。
高玄以目示意:“看那。”
苏乐顺着高玄目光看过去,才看到七八米外那个硅胶立式假人中间缓缓裂开一条缝隙,跟着硅胶假人就砰然裂成两半摔在地上。
“啊?”
苏乐不能置信跑过去摸了摸,假人裂开的地方极其平滑。
对于这个硅胶假人她非常熟悉,因为她从小就用它练拳脚。这东西看着软,其实非常坚韧。
大刀用力砍上去也就是一条缝。绝无可能把假人劈成两片。
何况,爸爸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动。他距离假人足有七八米的距离。
苏乐目瞪口呆,这也太违背科学常识了。
高玄对苏乐笑了笑:“这就是超凡力量。虽然不值一提,却是人类生命的一次伟大进化。”
他把手里剑递给苏乐,苏乐本能的接过来。
“这把剑我留下了一道剑意。能帮你少走许多弯路。”
高玄交代说:“乐乐,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妈。”
苏乐更震惊了:“爸爸,你要去哪啊?”
高玄想了下说:“我要回去了。在这个世界我停留的太久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生命,再长的陪伴,也终会离开。乐乐,希望在命运长河中我们还能重逢。”
苏乐能听懂高玄说的每个字,却还是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高玄轻轻握着苏乐的手:“感谢你和你妈,让我体会到生命的乐趣。你们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永恒印记。这是我的荣幸。”
他又感慨的说:“在这段生活中我从没有用过剑。这真的很好。”
高玄认真的对苏乐说:“我爱你,爱你妈妈,爱这不用拔剑的盛世……”
高玄声音越来越低,气息越来越弱,眼中的神光也逐渐黯淡……
苏乐看着气息断绝的高玄,眼泪无声滚落,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忍不住抱着高玄脖子大叫:“爸爸、爸爸、你醒醒、醒醒……”
和过去十多年不一样的是,这一次,高玄再没有对她做出任何回应。
(大章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