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小說推薦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野兽人记忆体在记忆体当中也是相当强力的那种,可是已经成长了很多的照井龙,带着自己的后辈,进之介以及刚,很是轻松地就将这个家伙解决掉了。
“这个家伙出现在这里,估计很可能是调虎离山,你们两个快点回去吧。”
解决了051之后,照井龙也是立即提醒进之介他们二人快点回去,毕竟一个恶路程式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并且还装作死尸的样子,其中必然是有着一些问题,而作为现在进之介他们的敌人,恶路程式应该怎么处理,自然也是要看进直接他们的了。
“那么我们先回去了,照井前辈,希望下一次还能够与你一同战斗。”
在离去之前,进之介也不忘对龙说再见,毕竟这可是他实打实的前辈,说不定未来也会特搜课的高层,尽管他现在因为特搜课警员的身份而获得了警部的警衔,可是在身份上面他是绝对没有办法与照井龙相比的。
尽管进之介在某些方面被大家视作英雄,但作为英雄也是需要养家的,尤其是现在进之介可是体制内的人,他当然需要去考虑一些其他人不会去考虑的事情了。
照井龙对进之介和刚挥了挥手,然后就准备转身离开现场了,不过在想着风都那边走的时候,照井龙的手机响了起来,照井龙的小公主在这个时候给照井龙来电话了,作为父亲,照井龙可是绝对不敢有所怠慢的。
就在进之介他们的注意力被051吸引走的时候,天使已经再次找上了心脏他们,并且在心脏不同意将其他恶路程式的指挥权交出来,所以天使就直接将金色羽毛插进了心脏的胸前,让心脏成为了她的能源供应之一,而头脑和小护士却对于这种情况束手无策,如果想要将这金色的羽毛强行从心脏的胸前取下来的话,会对心脏的核心造成一定的伤害,而这是头脑和小护士都没有把握处理的。
噗呲
在找过了心脏他们之后,天使就找上了切傻,不过现在并没有什么愿望的切傻,对于天使的邀请并不在意,直接就进行了拒绝,只不过天使并不喜欢其他人拒绝他,因此选择直接射出了一根黄金羽毛。
只是在一旁负责保护切傻的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就变回了奥菲以诺的形态,帮助切傻挡下了天使的攻击,不过金色羽毛却也因此附着在了或人的身上。
“你没事吧。”
或人的动作有些太快了,而切傻也是看到了或人替他挡下了天使的攻击的画面,便在或人变回人类的样子之后,用着他那笨拙的语气向其进行询问。
“没事。”
主动替切傻抵挡天使发射出来的金色羽毛并不是一时的反应,那根羽毛在被带回去之后,就已经被隆和库里姆分析过了,其中主要是对于数据的控制,如果是人类的话显然不会受到太多的伤害,尤其或人还是一个奥菲以诺,可以说金色羽毛对于或人的效果几乎为零。
可是就在或人变成蜂奥菲以诺的时候,还是被人看到了,而那些人也是在看到了怪物之后,就大叫着跑离了现场。
听到那些人大喊着“怪物”,然后从现场逃走,或人也是感觉十分无奈,可以说这件事他是早有准备的,只不过在听到之后,还是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他当初自己也是这个样子,在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怪人之后,他对于那些特殊的存在也不是很喜欢,直到他自己也变成了曾经自己眼中的“怪物”,或人才能够理解过去那些人的想法。
虽然将附近的普通人吓跑了,但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这样的话,接下来的战斗就不会误伤其他人了。
“生活在人类当中的异类吗?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想法,你希望自己能够变回人类,可是目前却没有办法,那么就让我来帮助你吧。”
严格来说从奥菲以诺变回人类的技术并不是没有,不过在当初被一条做了工作之后,或人就准备等到解决了恶路程式之后再变回人类,这样的话就算是遇到一些危机,他也能够以奥菲以诺的形态却解决,毕竟平成年代的假面骑士在非变身时期的战斗力并不是很强。
“不需要,既然我已经做出了选择,哪怕心中依旧渴望着,但我依旧会尊重我的选择,尤其是我会坚定地继续走下去……”
或人面对天使的拉拢,显然不是那么很在意,只不过他说着说着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没有办法变身成为蜂奥菲以诺了,尽管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但或人却总是感觉不对劲,因为从人类变成奥菲以诺是一种基因层面的变化,可是那恶路程式只是通过这根羽毛,就改变了他的身体,这种能力听起来太过危险了,而且按照之前的分析,这种羽毛只是能够对恶路程式起作用,可现在竟然能够对人类或者说是奥菲以诺起作用,危害性显然会大大提高,在想到这里之后,或人就直接拿出了冲锋驱动器。
“呃……”
只是就在或人准备将腰带戴在腰上的时候,胸口突然出现的剧痛让他差点直接归在地上。
“来吧,加入我们吧,为了我们理想的世界一同努力,那样的话,你就不需要忍受这种痛苦了。”
天使对着身体在那里不断颤抖的或人伸出了手,并且再次发出了她的邀请,毕竟相比于人类,这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生物,很可能会成为她下一个需要攻克的目标。
“Henshin。”
在天使的手快要碰到或人的时候,切傻突然拿出了他的破坏枪手,并且将隆交给他的换档战车放了进去,假面骑士chaser就这样出现在了或人和天使的中间。
“我要保护人类。”
这个时候,切傻那憨憨的特性依旧还在向外展示着,只不过站在他后面的或人,脸上则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现在手下几乎无可用之人的路法,只能派人去找三位队长了,毕竟他们三个的力量终究是幽冥军团的巅峰,除了路法自己之外,最强的就是安迷修,其次是乔奢费,最后就是库忿斯了。
尽管现在还有两位副队长在,但他们两个显然没有能够独自战胜铠甲的能力。
听到了路法的命令的幽冥魔们,立即从密室当中离开了,而站在一旁的密斯林,则是心惊胆战地站在那里,毕竟现在寻找藏修者的事情是她在负责,只不过相比于现在小天他们那边还有一个藏修者不能正眼看人的信息,密斯林是一点信息都没有,那叫一个大海捞针。
原本担心受到路法责罚的密斯林,此时一句话都不敢说。
“藏修者应该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你按照这个特点去寻找就好了。”
“是,主人。”
见路法没有责罚她,密斯林那叫一个开心,一颠一颠地从密室当中跑了出去。
现在的路法虽然很是恼火,但他也清楚那些问题是自己手下,那些问题是他自己的,而密斯林这边就是因为他没有提供信息,那么一无所获是非常正常的,只不过现在他说出了一个比较关键的信息,密斯林要是再没有收获,到时候他可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
幽冥魔在路法的命令下,现在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他们的队长上面,而第一位寻找到他的队长的人,正是灰冥分队的副队长沙宾。
这位同样亲近人类的幽冥魔,现在伪装成了一名警察,并且还混进了研究所当中。
因为安迷修的友好态度,现在安迷修成为了一位能够在特定时间进出研究所的幽冥魔,毕竟安迷修可是有着协助小天进行训练的任务。
安迷修现在每天除了帮助小天进行训练,就是在研究所当中劝说沙芬塔。
之前被抓住的三位幽冥魔,在安迷修到来之后,都老老实实地选择了配合,唯有态度最为强硬的沙芬塔死不松口。
只是,安迷修一个人不管用,在沙宾到来了之后,沙芬塔就进入到了两个人的轮流劝说当中,不过最神奇是的二人一直都没有见过面,而这都是沙宾不想二人尴尬的原因。
不过,研究所的监控可不是摆设,因此坤中他们早就发现了那个叫做尹泰的警员有不对劲的地方,为此他们也是让安迷修去看看那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在安迷修被请到了监控室之后,他就就看到了此时和沙芬塔隔着栅栏说话的沙宾。
恶魔王子伪君子 陈嘉俊
“他是我的副队长沙宾,我们能够听到那里的声音吗?他们两个现在应该是在用阿瑞斯星的语音进行对话,所以是看看不到沙宾在动嘴的。”
“没问题。”
就是因为沙宾一直没有动嘴,所以负责监控的人,才对起产生了怀疑,毕竟对幽冥魔好奇很正常,说一两句话完全没有问题,正是因为沙宾的反常举动,才让他的伪装被坤中他们盯上。
“沙芬塔,现在巴约比他们几个已经选择合作了,安迷修队长也已经决定不再战斗了,你就不要继续坚持下去了,几千年了,我们已经流浪了近千年了,现在能够获得安静的生活不容易,如果没有队长他们的帮助,将军是很难成功的。”
“我是灰冥分队的副队长,沙芬塔,难道你连我都不愿意相信吗?”
安迷修在那边的声音被传过来之后,就立即充当了翻译的角色,而沙宾的话,则是让安迷修松了一口气,毕竟沙宾的态度是安全的。
听到安迷修的翻译坤中他们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研究所当中被幽冥魔混了进来,这本身就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但如果能够确定沙宾的立场的话,也是能够让他们先松一口气,只不过接下来研究所的安全系统依旧需要进行升级。
在确定了沙宾的态度之后,沙宾就在坤中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房间当中,而在那里,他看到了安迷修。
“队长?!”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看到了安迷修,沙宾当然清楚自己已经暴露了,那么他也就不打算继续掩饰了,而听到沙宾声音的安迷修则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沙宾,很久不见了,能够看到你真好。”
现在已经不少的幽冥魔被封印了,虽然按照隆的话来说,他能够将那些幽冥魔放出来,但他需要看到现在在外面这些幽冥魔的态度,毕竟只有和平相处才是未来,而现在隆就需要这样一个态度。
坤中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之后,他就从房间离开了,毕竟房间当中有着摄像头和监听设备,里面发生了什么,他随时都能够知道。
当然,坤中也是从隆那里确认过安迷修的问题的,要不然他才不会在发现了沙宾之后,选择通过安迷修处理,而不是直接带人抓捕沙宾这个混入研究所的幽冥魔。
房间里,安迷修说出了他们三个与隆的交易,而这是沙宾没有想到的。
就像是沙宾说的那样,他原本因为三位队长是不想再战斗下去了,所以才会在路法进行召集的时候没有出现,可现在安迷修直接告诉他,他们三个现在都站在了路法的对立面上,准备一劳永逸,带着兄弟们在地球上平静地生活下去。
尽管沙宾也有这种想法,只不过他只是想要进行最后一步,平静地生活下去,他可不敢生出反抗的心思。
现在安迷修的一番话,让沙宾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了,因为要是跟着安迷修他们的话,那么平静的生活很可能会实现,而跟着路法的话,则必然要经历数不清的战斗。
沙宾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很担心在反抗路法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
“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沙宾,和平才是宇宙运行的中心,如果将军成功了,那么银河系必然会掀起无尽的战争,而我们也必将重新拿起屠刀,而这是我们都不希望看到的,因此我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而且我们已经与那个人协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全都过去了,而只要我们没有伤害过人类,那么在一切结束之后,就能够获得新的身份,至于伤害过人类的巴约比他们,则是需要关押一段时间,只要我们不触犯人类的法律,我们就可以和人类一起生活在这里。”
安迷修很清楚沙宾在担心什么,毕竟沙宾担心的事情他同样担心,但现在如果不拼一把的话,他们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