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这还有天理吗?”
“这还有盘古法吗?”
龙族祖庭中,一条横贯岁月永恒的苍龙怒吼,神威无量,激荡诸天,动摇青史,让古今失色,恐怖无边。
一双龙睛中,充斥着愤怒、仇恨、杀机……甚至到最后,还有委屈。
——咋能那么欺负龙呢?
——你们就盯着我这一条龙薅龙鳞的吗?
“云修行……红云!”
沙哑的咆哮,是了解到女娲所签订《东夷相关契约·改版》的具体内幕后的龙祖,蕴含了四海之水都没法浇灭的怒火,“东华……你可真是个能人啊!”
“想的可真周到!”
“哪怕自己有一天死了,还留下一个尾巴,可以继承遗产,死心塌地的继续跟我做对?!”
“我们有这么大仇吗?”
“当年,还是我提拔的你!”
“现在,你打算即使做鬼都不放过我?!”
“难道是——既然背叛了,做了恶人,就背叛的彻底,绝不回头?”
龙祖昂着龙首,死死盯着天庭的方位,透过重重时空,要看到那个神。
只是,一层大道屏障垂下,轻而易举阻挡了苍龙的窥视。
龙祖努力了几次,始终穿透不得,最后不得不放弃,心中苦闷满满。
当年的那个马仔小弟,而今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一身道行功参造化,丝毫不比他这曾经的老大差,甚至更强!
这让他如何自处?
苍龙越想越气,越想越亏,最终双眸眯起,所有的怒火转化成了最纯粹的杀意。
必杀的心意在燃烧,杀气的浪潮在席卷。
“不能这样下去了。”
龙祖自语,他让自己神智强制冷静下来,站在一种局外人的客观角度,细细审视、推演局面变化。
顿时,决策立定。
“东华必须死!”
“哪怕是和天庭一方达成默契,乃至是协议!”
苍龙龙爪划动,万古长空撕裂,锋芒毕露。
“龙族做为人族最大的盟友族群,必须让人族没有其他的选择!”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否则……备胎没龙权!”
“到得最后,还何谈主导权?”
苍龙冷幽幽的低语,“东华得死!”
“还有红云……也得给我死!”
“东夷?”
“呵呵!”
“做个摇旗呐喊的就好,打仗出钱、出粮、出装备,做个辅助,做个后勤……执掌兵戈,征伐四海?”
“想都别想!”
龙祖眸光幽暗,晦涩莫名。
不过很快,他就是一叹,有些失落。
“可惜……”
“我竟是杀不了他……即使我能杀他,那女娲还可能憋着坏,暗中搞平衡,扯我后腿。”
苍龙思虑着,一时沉默了。
但,只是片刻……他就笑了。
笑的是那样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寒意浸入人的骨髓血肉。
“曾经,鸿钧最强,却被女娲合众弱以攻强,天庭和巫族配合,生生困死在紫霄宫中。”
“如今,吾何尝不能效法于此?”
“远交近攻,合纵连横……此刻得东华之助,女娲已是最强,正该帝俊与本座共削之!”
“也正好。”
“先前天庭示好意思满满,送了一堆弃子与我,让本座刷新在本阵营中的排名,逐渐逼迫火师让出资源。”
“现在……就加大一些默契的力度罢!”
“拿两位巅峰的大神通者血祭,拉开这个纪元最残酷战场的帷幕!”
龙祖计议既定,便探出一只手臂,划出一道隐秘的时空路径,直至天庭最高殿堂,叩响门扉。
那是属于帝俊的殿宇。
事实上,并没有让苍龙久等。
仙 宮 小說
下一刻,他便见到了好整以暇的帝俊,微笑看着他,“苍龙道友,我等你来见我,已经很久了。”
“怎么样,是不是做好举族反正到我天庭来的准备了?”
“那,我可以许诺你亦为妖族皇者!”
帝俊大气的很。
只是,苍龙对此不是太感冒。
尽管他此刻是在挥锄头,打砸着人族阵营的墙角地基,但却真的没有跳槽的想法。
这与忠诚无关。
只因为他清楚……
“免了,那么做我得不偿失。”苍龙说话很干脆,“我进入天庭,纵使为皇,也只得一个虚名头衔罢了,再无角逐盘古之机。”
他哂笑一声,“我的龙族,最具有同化力度,天然就是开放的上升渠道。”
“血脉上的优势,登峰造极!”
“除了女娲费尽心思鼓捣出来的人巫大合流,能与我比肩……天庭中,有能够对抗的吗?”
“我龙族若入天庭,一时不显。但若干年后,天河水军的主力,定然皆为我龙族子弟!”
苍龙理所当然的说着,帝俊却也没有反驳。
因为,这都是真理。
龙族,最顶尖的种族!
且数量上决定,它们是最好的兵员培养和补充基地。
人家同境界战力凶猛,还想打单就打单,想打团就打团。
别的单一种族,有几个能比!
只要不限制龙族,信不信过上个百八十元会,就把天兵天将,变成龙兵龙将?
到那时。
纵使龙祖不为天庭兵马大元帅……可他一声令下,整个天庭的军事体系都将为之而战!
这种情况下,东皇太一,点用没有,成为光杆司令。
况且,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化龙是有正规途径的!
妖族这种重视血脉尊卑的阵营,有几个不向往、不珍惜这种能后天改变出身的机遇?
只要寒窗万年,可得蛟龙身,不知胜过多少靠着祖辈血脉高贵才能浪的生灵。
龙祖若得实权皇位,对高层有影响,再有对于基层的天然蛊惑、号召能力存在,搭配天庭军事系统的巨大渗透影响力……
啧啧。
帝俊如何能睡的安稳?
他还要不要自己的天皇位置了?还想不想盘古了?
只要还有点念想。
苍龙进入天庭,即使给了妖皇的尊号,实权嘛……那是别想要了。
这道理,苍龙和帝俊都明白。
“你能给实权吗?你敢给实权吗?”
苍龙笑道,“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如果天庭阵营大逆风,离输不远了,或许你会饮鸩止渴,赌上一把,现在嘛?还是算了。”
“你眼下真要敢授予我实权,我还不敢加入呢。”苍龙嗤笑,“我很担心,你们玩一手‘群龙无首,天下大吉’的把戏。”
“戎马征战里,我这龙族始祖莫名奇妙就暴毙,然后你们嘴角含泪的接收了龙族所有的势力,表示一定要为我报仇,跟巫族死掐。”
“没了领头的,龙族就是最完美的一把刀。”
“龙祖多虑了。”帝俊笑眯眯,语气很正经,“我们天庭,光明正大,如何会做这种缺德的事情?”
“希望是这样。”苍龙淡淡道,“不过,你们天庭里有个鼓捣《易》的,时常胡说八道……什么‘见群龙无首,吉’!”
“听听,这是神说的话吗?”生活不易,龙祖叹气,“让我睡觉都不安生。”
“哈哈……”帝俊大笑。
“所以啊,我们也别扯这些不可能的事情了。”苍龙幽幽道,“天庭,我是轻易不会跳槽过去的。”
“还是人族那边合适一些。”
“然后,你就毁人族的墙角根基?”帝俊饶有兴趣的问道。
“那怎么能说是毁呢?”苍龙哂笑,“我只是帮忙检验一二而已嘛……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当劳其筋骨,累其心神,赋其重任……”
“抗过了磨砺,我就承认他是合适的根基……抗不过?”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做好替换工作,将那一块根基换成‘龙’字号的。”
“这方面,除了女娲会不同意……我想,你们天庭一定不会介意提供些帮助吧?”
苍龙笑问帝俊。
“当然……当然!”
帝俊拍掌大笑,“那请问苍龙道友,你想让我天庭,帮着检验人族的哪块根基呢?”
“白帝!”苍龙踌躇了一下,他本想直说东华……但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东华抬高一下身份地位,帮着套上一个自己都不能确定的猜测,好加强说服力度。
“哈?”帝俊脸色古怪了一瞬,一闪而逝,“你在说谁?”
“我说——白帝!”
苍龙斩钉截铁的道。
“嗯……嗯……”帝俊神情凝重,上上下下认真的打量着苍龙,“道友……你确定?你没开玩笑?”
“白帝是谁……你知道了?”他手臂自然垂下,恰巧在那里有长剑悬挂,手不经意间搭在上面,“还来找我,让我主持天庭配合?”
“正是!”苍龙郑重点头,“我有绝密情报,白帝真身已现。”
“哦。”帝俊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恰巧。
此时殿堂外有东皇太一经过。
场中的气氛很微妙。
“白帝少昊,正是——东华帝君!”苍龙接着道,杀机凛然,“若非是他这种前科累累、动辄容易走火入魔的神,我也不会大动干戈,来请道友帮忙,考验于他啊!”
“嗯?嗯!嗯……”帝俊一个嗯字,用了三种语气,变化莫测,彰显其心路历程。
眉梢轻扬,眼角抽搐,他干咳两声,手远离了剑柄,自然抬起,摩挲下巴;殿外,路过的太一,复又远去了,全然是意外经过。
“东华……竟然是白帝吗?”他看着苍龙,眉关紧锁,话音喃喃,似在自言自语。
天皇来回踱着步,“苍龙,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这样的消息,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一旦你被误导了,被欺骗了……那肯定是要有神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的!”
“东华帝君,是我天庭的核心重臣!”
“我无法偏听你一言之辞,便将一个勾结人族、背叛天庭的罪名挂在他头上,然后处理毙杀。”
“而且,他也没理由背叛我天庭啊……你说是吧?”
事到临头,反倒是帝俊在劝说苍龙了,讲道理,摆事实。
“你看,他在我天庭权威巨大,除了矮妖皇半级外,哪怕面对十大妖帅中的普通者,都隐隐凌驾其上!”
“他哪来的心思想法,背叛我天庭?”
帝俊轻叹,“也就是苍龙道友你,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实诚古神,我知你不会妄言……换作旁人,这么与我分说,我或许都叫人将其架出门外了。”
“这等胡言乱语,不是在挑拨离间、破坏我大天庭的和谐稳定吗?”
天皇感慨,脸色尽显正直,是如何的体谅下属臣子,“天庭上下尽忠良!”
“断不可因敌国大员之言,便在内部进行无理由清查!”
帝俊言之凿凿。
“那……如果我能提供一些侧面的证据呢?”苍龙笑道。
笑声中,是不尽杀机。
他一定要让东华死!
东华的存在,已经严重阻碍了他的盘古进程。
他不死,便是枷锁,阻挡着龙祖的脚步。
本来,事情不至于此,可以考虑谈判。
只是……东华举荐云修行之主,选定红云为继承人?
这种没事就惦记苍龙家产、有大道之争的神存在,已经是赤果果表明了态度,死都不放过你!
既然如此……
‘那,就请你们都去死吧!’
龙祖心中的黑暗,如无尽深渊。
‘你们都死了。’
‘哪怕东夷还能继续存在,有伏羲跟凤凰兜底,却也出局了盘古之争。’
势力,是为主宰者服务的。
连身具名分大义的领袖都死了,那还有什么竞争力呢?
“龙祖了不得。”帝俊嘴角扯了扯,叹息一声,“确信东华是白帝也就算了,竟然还能有证据……”
“这种本事,本皇深表敬服。”
天皇沉吟着,“还请龙祖能为我分说一二。”
“好。”苍龙微笑,开始缓缓道来。
这样这样。
那样那样。
他长话短说,短话长说,大致解释了一遍。
这里面,苍龙也是把握着一个度。
他是要打压人族的股价,好借机收购更多的股份,以便获得控股权,可却没有玩崩人族的心思——那人族就不值钱,他岂不是得被套牢在里面?
龙祖心里有杆秤。
弄死东华就好,东夷这种能发展起来、成为对抗天庭一大主力、分担压力的集团,还是有保留必要的。
帝俊耐心的倾听,不时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天皇鼓掌,“妙啊!妙啊!”
“感谢苍龙道友……若不是你,我可能就被东华这‘白帝’给蒙在了鼓里。”
“互利互惠,各取所需……苍龙道友,你想要什么?”帝俊询问。
“我要东华的命。”苍龙淡淡道,“还有,红云也给我捎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