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道观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
晋安在给对面棺材铺的林叔送去早餐素菜包子后,他跟李胖子边走边说,来到道观私人后院。
一来道观私人后院,最显眼的就是那口黑棺木了。
“大师兄,早。”
人脸皮厚则无敌,李胖子朝正在嚼有着“小人参”之称的延州府红萝卜的山羊,屁颠屁颠打招呼。
别人是拍马屁。
他是拍羊屁。
拍完了羊屁,还不忘顺走一根红萝卜,在身上衣服随便擦擦,然后咔嚓咔嚓的津津有味吃起来。
咩——
山羊人精似的,斜睨一眼李胖子,也朝李胖子不咸不淡的打了声招呼。
“老道、削剑,来来来,我买了素菜包子,赶紧趁热快来吃。”
晋安喊来老道士和削剑。
“可饿死老道我了,还是小兄弟你对老道我好,自从跟着小兄弟你,老道我觉得被小兄弟你养出一圈膘。如果小兄弟你再招个人帮老道我一起打扫道观,那这人生就更完美了。”
手里抓着四五个热气腾腾素菜包子,嘴里还咬着半个烫嘴包子的老道士,这都没能堵上他的嘴。
“谢谢师父。”
木讷削剑,只拿两个素菜包子,一个人坐在一边的沉默寡言吃起来。
阴德一。
晋安乐呵呵的笑了。
“削剑你多吃点,你每天都主动帮道观守夜,晚上熬夜最耗神,吃两个素菜包子怎么能够。”
晋安抓起两个包子塞到削剑手里。
“嗯。”
“谢谢师父。”
阴德一。
晋安脸上笑容更加盛开如菊了。
一旁的李胖子,看着气氛和睦的五脏道观三人一羊,羡慕得不行,可怜巴巴问晋安他什么时候也能拜入五脏道观,成为晋安的四徒弟。
李胖子边说还边厚颜无耻的从竹篮里偷拿一个素菜包子吃,晋安假装没看到,他还没那么吝啬到给不起一个包子。
“李胖子吃完了手里东西,过来一起帮我收起遮雨布,乘现在晴天有太阳,让这棺材里的赵平发尸体多暴晒一会太阳,晒干棺材里的湿气,免得这赵平发尸体阴气过重,入了土也无法好好睡觉。”
接下来,晋安和李胖子相互配合拆遮雨布。
一边拆雨布,李胖子跟晋安详细说起昨晚事情的经过,中途晋安没有插嘴,他也了解到有关于石牛翻落阴邑江的更多细节。
“晋安道长,我记得当初我们从龙王墓里逃出来时,水神娘娘有送给你几枚罗庚玉盘的碎片吧?”
李胖子一边跟晋安在空地中整齐对折雨布,一边解释说道:“晋安道长你不要误会,你平定了龙王,是大功一件,不管是府尹那边,还是我们刑察司这边,感激都来不及,不会索要罗庚玉盘碎片,这些本来就是你应得的。”
“我之所以提到这事,只是想说,晋安道长应该已经了解到罗庚玉盘意味着什么,如果晋安道长你也想进道教洞天福地寻找仙缘,那么这事你就要早做打算了。”
“因为我得到一个消息…这次通道开启,大争之世来临,北方京城有一些人也盯上了西南之地的武州府这边,有很大可能会有玉京金阙、镇国寺、天师府的高手也来争这次仙缘出世。”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晋安道长,这次通道开启,你是打算自己一个人进洞天福地,还是五脏道观会都进洞天福地?”晋安让身宽体胖的李胖子坐在已经折叠好的遮雨布上压实雨布,李胖子坐上雨布后好奇问晋安。
晋安没回答李胖子的问题,而是详细问起打听起天师府里有没有一位扮成老乞丐的高手?
李胖子有些茫然摇摇头。
天师府不说别的,光是高手就有不少人,他不可能所有人都认识。而且越是高手,越是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是闭关修行就是云游西方,到处给京城里那些达官贵族们寻找风水阴宅,估计天师府自己都认不全所有高手。
吸血蚊成长记 戟断剑成
更何况是他这个刑察司的小官吏?
“晋安道长怎么突然问起天师府的事?”李胖子坐在雨布上,好奇的抬头看向晋安。
晋安倒是也没对李胖子隐瞒,大致说了下昨晚他剿灭古董商人一伙的事,当然了,有些深入的细节只是一笔带过去,比如他自称姓李这件事……
“那伙古董商人已经被一网打尽,最后只剩下两人逃脱,你见到都尉时帮我转告一声,让他着重搜捕这两人,这就是那两条漏网之鱼的画像。”
“其实今日李胖子你不来找我,我也正好要去找你,把这两幅通缉画像交给你。”
晋安进屋拿出两张画像,交到李胖子手中,这些画像是昨晚义先生和钟老三给他的。
可看着李胖子看晋安一脸心驰神往,一脸羡慕的神色,很显然他没听进去晋安的话:“想不到昨晚一夜,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活人进坟墓里的阴阳世界,一画五揭,鸳鸯楼客栈,还有赶尸、食气、百脸书生这么多妖僧邪道齐聚一堂…光是听晋安道长叙说都让我热血沸腾,比无头村、龙王墓的经历还惊险刺激。”
“想不到一夜之隔,我居然错过这么多可以撞邪的事!”
李胖子捶胸顿足。
痛心疾首。
“我真恨不得我也能化身成像晋安道长这样的修道高人,斩妖除魔,匡扶人间正道,最后事了拂衣去,深受民间百姓敬仰,赞颂我一声李道长,感谢李道长的救命大恩,没齿难忘,愿以身相…咳咳。”
李胖子干咳打住话,然后一脸羡慕,憧憬的催晋安再详细说一遍昨晚经过。
但晋安没理他。
原因很简单,说话很浪费体力,很浪费口水。
很累人的。
李胖子却不肯轻言放弃,一脸哀求的跟在晋安身后,哀求晋安再跟他多说些那些妖僧邪道的事,尤其是晋安出手降妖伏魔的那段最惊险刺激,他还没听过瘾。
就在李胖子还在锲而不舍缠着晋安时,这个时候,道观外头传来吵杂人声,老道士好奇问外头啥动静,怎么传来这么多人的说话声?
晋安也同样是好奇,然后走到道观前头。
“晋安道长,有人有来找您,他们正在三清殿里。”
“他们说是今天一定要见到晋安道长您,当面向晋安道长您道谢救命大恩。”
有坐在竹架上给大殿刷外墙油漆的工匠,朝走来的晋安一行人喊道。
当来到三清殿,此时的这里好不热闹,殿外站着一排护卫,三清殿内青烟袅袅,正有一对母女在三清殿里虔诚上香,叩拜。
上香完三清神像,又给五脏道观祖师爷上香,看那虔诚模样,五脏道观又要添一对善女信徒了,善。
当那对母女对殿里神像都上完香后,还想抽签算卦,只是道观还没修葺完毕,有些地方还没完善,那对母女只得转身失落离开。
而她们转身时,看到了站在大殿外的晋安一行人。
这对母女正是昨晚被晋安所救的余夫人和余小姐了。
“福生无量天尊。”
晋安朝余夫人、余小姐含笑行礼,早在看到大殿门外站着这么多脸熟护卫时,晋安就已经猜到大殿里那两位虔诚上香的母女是谁了。
在道教中,向人施礼时,一般是唱诵“福生无量天尊”。
如果是遇到有善信遭遇不幸,则是唱“无上太乙度厄天尊”,或是“无上太乙救苦天尊”。
道教子弟分场合不同,跟人打招呼的用词也是不同。
“请问几位道长,哪位是晋安道长?”
“我们母女二人今天是特地来感谢晋安道长昨晚的救命之恩。”
余夫人看看身穿道袍的老道士,再看看身穿道袍的晋安,最后见识广的余夫人,把目光落在更年轻的晋安身上。
“余夫人、余小姐,一晚不见,想不到这么快又再见到两位。”晋安含笑说道。
面对晋安开口,余夫人面现喜色:“早在来之前,民妇早已知道晋安道长您面相年轻,想不到晋安道长比民妇想象的还要更加年轻。”
“我家老爷常跟我说‘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五脏道观正是我家老爷说的人杰地灵地方,所以才能出像几位道长这样本事不凡的真仙人。”
余夫人谈吐优雅得体,既由衷赞颂晋安本事不凡,又顺带夸赞五脏道观和五脏道观的其余人。
果然是大家族出来的人。
见识和谈吐方面,八面玲珑,让人听了身心舒畅。
比如一旁的老道士就听得眉开眼笑,就连李胖子都忍不住挺起胸膛,一副一荣俱荣的得瑟样子。
只有削剑宠辱不惊的依旧木楞,木讷样子。
不一样的彼岸花
“你就是对吃人鬼新娘叶娘吟诗出‘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那个花言巧语李公子?李道长?或者说本小姐应该称你晋安道长才对?”
婷婷玉立的余小姐,好奇又俏皮的上下打量着晋安。
余小姐两颊微红的大胆直视晋安。
她性格俏皮,活泼,带着少女身上的青春朝气,朝气蓬勃,有什么话就说什么。
“想不到晋安道长你这么年轻,比本小姐年纪也大不了几岁,就已经本事这么大,而且人眉清目秀,比我想得还要好看。李…晋安道长你修道几年才练出一身这么大本事?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在五脏道观修道吗?我也想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像晋安道长你一样降妖除魔!”余小姐越说越是兴奋。
李公子?
李道长?
李胖子:“?”
“!”
晋安厚脸皮背对身后李胖子,假装没注意到李胖子满脸问号的目光。
“珍儿不要没大没小,晋安道长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怎么对恩人说话呢。”余夫人面色严厉的责备一句。
晋安笑笑摇手说道:“不要紧,余小姐朝气蓬勃,性情率真,我们年龄相仿,我倒是很喜欢跟余小姐这种率真坦言的性格交谈。”
“谢过余小姐对本观的赞誉,不过本观暂时没有收女弟子的打算,可能要让余小姐失望而归了。而且出家这事,需要斩断世俗执念,天下做父母的最大愿望,是希望儿女平平安安一生即是福,余小姐还年轻,应当好好孝敬父母,多陪陪父母,其实这也是一种红尘磨练。”
余夫人听了晋安的话,赶忙朝晋安投去感激,感谢的目光。
她还真担心自己这没吃过多少苦头的宝贝闺女,一时冲动真出家当了道姑,她无法回家跟老爷交待。
……
余夫人、余小姐在五脏道观里待了一天,给三清殿、六丁六甲武神殿、五雷大帝殿、功德殿都上完香,虔诚参拜一天,并求了三张辟邪符后,下午夕食左右,这对大户人家出来的女眷坐上马车离去。
而离去前,余夫人留下几张百两银票当作香火钱。
从今以后。
五脏道观又多了一对母女信徒。
看天色已晚,今天在五脏道观蹭了三顿饭的李胖子,拿着晋安给的两张人像画,最后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五脏道观。
他还得要及早回去把通缉犯画像交给都尉,通缉逃犯,防止逃出武州府地界,以后再想抓捕就难了。
随着余夫人等人、李胖子相继离开,白天热闹了一天的五脏道观,慢慢归于沉寂。
夕食。
老道士重回道观后院给赵平发尸体继续做法事超度。
削剑也去羊舍找他的大师兄,给大师兄刷羊毛去。
道观里,晋安孤身一人来到三清殿。
此时的三清殿里,还留有香火余烟,但此刻的三清殿只剩晋安一人。
重新改建后的三清殿,四面通亮,亮堂,即便是夕食时分,马上就要日落,可三清殿里依旧很亮堂,让人心境明亮,扫清心头阴霾。
晋安进入三清殿后,朝对向正门的三清神像施礼一拜,顺带朝三清神像前供奉着的青铜香炉望了一眼。
那一双目光有些跃跃欲试。
但最后还是止住内心冲动,转而走向一侧的五脏道观祖师爷神像。
晋安最终还是不敢在三清眼皮底下动土。
他把目光看向祖师爷神像前的香炉。
“祖师爷在天有灵,弟子晋安,今日借些香炉灰,只为斩妖除魔,匡扶人间正道,弘扬我五脏道观道法,让我五脏道观的香火开枝散叶,招来更多香火信徒。今日弟子晋安向祖师爷借些香炉灰,还望祖师爷有怪莫怪,弟子今后一定多多孝敬您老人家,让我五脏道观威名远播,让更多香火信徒给祖师爷添加香火。”
晋安一顿义正言辞说完后。
开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块手帕,去扒拉祖师爷香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