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跟我走,带你品尝一下我们雪黎族的美食。”
童炎的样子很是热情,干脆利落地就将林陨带上了冰沧峰。林陨也是听之任之,并没有过多地去跟林冬和王虎他们接触,在他看来,只有自己远离他们才能更好地保护他们。
值得一提的是,小冰不知何时又变回了原本的大小,轻车熟路地爬到林陨的身上。可当它想要回自己的“老窝”时,却是发现林陨怀中还有只小貂正在酣睡着。
这令它感到十分地不满,甚至想要将这只来路不明的小家伙一把揪起直接扔出去,结果却被林陨在它脑袋上来了一拳。小冰不禁发出了委屈巴巴的叫声,那幽怨的眼神就像是在说:我才走几天,你居然又找了一头新的妖宠,真是太让猫伤心了。
“少跟我来这套!”
结果迎接小冰的却是另一记铁拳,它只好乖乖地闭上嘴,老实趴在了林陨肩上睡觉。至于那两拳,其实以它如今的肉身强度,林陨只要不动真格的,自然是不可能伤到它的。
在童炎的强拉硬拽下,林陨一路来到冰沧峰的峰顶,这里四面环雪,冰霜凝结。一座座被冰雪覆盖的房屋林立在此,周围更是时不时涌动着澎湃强大的气血之力。
这里的雪黎族族人可谓是个个如龙,气血旺盛,其打扮也跟童炎所差无几。童炎没有多说,直接将林陨带到了其中一间较为隐秘的房子里,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沉声道:“你疯了吗?明知道天神祭有各方势力来访,你还敢来这里送死?”
“大惊小怪的,这不是还没死吗?”
林陨心中微暖,轻笑道:“况且有你罩着我,那些家伙也会稍微顾忌一下雪黎族的面子,未必会这么快对我动手。放心,我的命比谁都硬,这你是知道的。”
“就你命硬?”
闻言,童炎可谓是当场气笑了,指着林陨身上数不尽的伤口,恨铁不成钢地道:“你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子了?要不是有太初寺的慧空大师及时出手救你,你已经死了一万次!别看那帮人现在没有动你,其实他们早就在山脚下设好了大量的强者埋伏,只要你敢离开冰沧峰一步,肯定是九死一生!”
林陨没有说什么,这些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从他的身份被万崆揭穿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罗阀和姜离人他们是不可能会放过自己的。
不过就算知道了这些又能如何?
该来的始终都会来,无谓的恐惧和惊慌只会降低自己的生存几率,倒不如选择坦然面对,冷静迎击。
“别说我了,你的伤势如何?”
林陨忽然道。
那日童炎在大丰城几近濒死,经脉全断,处境可谓是相当地危险。如果他不是被雪黎族人及时带走救治,现在恐怕也早就升天了。
但看童炎现在行动自如,显然是伤势好了大半,林陨心里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命是保住了,伤势也基本痊愈,就是修为尽失。”
童炎白了他一眼,淡淡道:“按常理来说,我这辈子都注定是个废人了。”
按常理?
林陨心思巧妙,立刻就捕捉到了童炎话中的关键词,连忙问道:“这么说你们雪黎族有特殊的办法可以帮你恢复修为?”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童炎脸上绽放出无奈的笑容,坦然道:“但这是我们雪黎族的头等机密,我还是不能向你透露太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次的天神祭很可能会让整个九州大陆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我能不能恢复修为,关键就在于天神祭能否顺利完成。”
“这件事情居然能跟整个九州大陆沾上关系?”
林陨心中一惊,他不知道童炎到底凭什么敢放出这种豪言。但他相信童炎不会骗自己,既然这么说了,那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然而他实在是无法理解雪黎族的天神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居然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一念至此,他不禁想起其实这场天神祭邀请的无一不是身份显赫或实力顶尖的大人物,别的不说,就说那太初寺的慧空大师,这绝对是站在九州大陆实力金字塔巅峰的存在。
如果天神祭只是一场普通的祭祀仪式,那又怎么可能会引起如此人物的关注呢?
还有威远亲王姜离人……
妻心不二:穆少暖点爱
此人城府很深,为了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已经卧薪尝胆了这么长时间,结果这次自己居然主动跑来强者云集的天神祭,这岂不是自己提高了暴露实力的可能性吗?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姜离人有着即便是冒险也不得不来天神祭的理由!
“我确实没法跟你细说,其实就连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这还是我假装昏迷偷听老头子他们谈话才知道的,总之这次天神祭很可能会吸引来那些天宫境九重的绝世强者,我家老头子甚至还说到时候甚至连那位大秦皇帝都有可能会现身!”
童炎特地压低了声音,极为小心地说道:“这次的场面会很大,所以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你敌人太多,脾气又这么臭,没准不小心惹恼了哪位绝世强者,一根手指头就给你碾死了!”
对于他的劝告,林陨有些哭笑不得,他什么时候脾气臭了?至于他得罪的那些敌人们,其实大部分都是主动上门找麻烦,他可从来都没有故意去招惹过那些人。
当然,在听到“大秦皇帝”这四个字的时候,林陨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可是九州大陆公认实力最强的存在!
就连大秦皇帝都惊动了,由此可见,这次的天神祭到底有多么地诡异!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陨思虑了片刻,淡淡道:“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们想杀我,可我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就算是死也能扯下他们两条胳膊!”
不得不说,冰沧峰如今的形势之严峻已经远远超出了林陨的想象。正如童炎所说,他确实是不应该来这一趟的,但现在说再多也是枉然。
既来之则安之。
再说了,他现在重伤未愈,身上更是还留着“不生不死瘴”这个麻烦没有解决。就算是想要硬着头皮杀出一条血路逃离冰沧峰,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在他看来,与其走一条没有什么生机的路,还不如暂时待在冰沧峰静观其变。
“什么?!你说你中了宫星芷的‘不生不死瘴’!”
在得知一切后,童炎可谓是大惊失色,看得出来他对这种蛊毒应该是有一些了解,否则绝不会是这副激烈的反应。
“你听过这种蛊毒?”
“怎么办,怎么办,这回可真是死路一条了……”
童炎就像是没有听到林陨说的话一样,急得原地转圈圈,自言自语道:“我小时候听老头子说过这种毒,这可是圣级剧毒!在九州大陆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炼制得出不生不死瘴的解药,除非你的修为达到天宫境七重,血肉筋膜凝练到极点,拥有超强的造血和换血能力,否则绝无生路!”
逆林少女 水魔蓝蓝
“这下完犊子了!就算你这次大难不死没被那群人弄死,也迟早要痛苦地死在不生不死瘴的折磨下!宫星芷这个臭娘们还真是有够恶毒的,嘴上说着不杀你,又给你下这种不治之毒!”
见童炎如此着急,林陨也就随口安慰了两句,并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之一。
在他看来,不生不死瘴虽然难缠,但拥有系统的他却未必奈何不了这种圣级剧毒。只要有大量的生机之力持续吊住他的命,等他的百毒克星能力达到lv.3之后,不生不死瘴的毒性自然也是迎刃而解。
“蕴含生机之力的天材地宝?这玩意儿可是稀罕得很,就连我们雪黎族的存货也不算多,那帮老不死的可就指着这些宝贝吊住寿命……”
童炎眉头微皱,旋即敲定主意道:“你先待着,我这就去找我家老头子商量!一哭二闹三上吊,小爷我就不信唬不住他。放心,我就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老头子从小就教我知恩图报,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谢谢。”
“都是兄弟,说这种见外话是在骂我吗?”
闻言,林陨心里凭空生出一股暖流,童炎对他确实是没的说。要知道,那些蕴含生机之力的天材地宝到哪里都是紧俏货,尤其是在那些年龄很大的武者手中更是命根子一般的存在。那些人可就指望着能够靠这些宝贝吊住性命,闭关冲击一次瓶颈,从而增加寿命。
然而童炎现在为了林陨,居然打算要从雪黎族的那些长辈们手中讨来这些宝贝,这份情谊不可谓不深。
片刻后,童炎匆匆地离开了房间,临走前他还嘱咐林陨千万不要轻易离开这房子。
原来这里是一个特殊的房间,早被雪黎族强者布下天衣无缝的禁制大阵,可以隔绝一切的气息和声音。也就说,只要林陨自己不走出这里,那外界就没有人能够轻易察觉到他的气息,这也能帮他最大程度地避开那些如今在冰沧峰做客的敌人们。
别看童炎平日里行事作风大大咧咧的,林陨却比谁都清楚,这家伙的心思可一点都不糙。否则在山脚下的时候童炎也不会强拉硬拽把他尽快从敌人的视线中带走,并且安置在这个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