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这也就是陆晨,其他人是绝对感应不到的。因为他的灵魂本来就不是修炼出来的,而是附在了陆晨这具躯体上,并且是龙魂。否则就算安德鲁斯卡的水晶球拿到陆晨面前,他也不会感应到,因为那个水晶球最的一个特殊之处就是,不管修炼到什么境界的人,只要灵魂离开身体,是感应不到它的探测的。
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意外,陆晨的龙魂就是个意外。
妾倾天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老头子也算是没有白忙活一场!”
看着水晶球出现的反应,安德鲁斯卡兴奋的说道。不过马上他就发现了有个问题似乎更为严重,因为水晶球显示的比较详细,基本误差范围也就在几十米之内。安德鲁斯卡发现问题严重也正是这个范围。他从一出生就生活在伦敦,所有的地方几乎闭着眼睛都能走到,他知道那个地方距离自己这里至少要接近十公里。
一个修炼者能灵魂出窍十多公里,那得是什么样的存在!这根本就颠覆了安德鲁斯卡的认识,因为即使是他,这个修为在整个教会也算是顶峰的存在,也不能做到。教皇能不能做到他不知道,但是自己活到这把岁数从来没有见过。
“难道不是修炼者?是其他的存在?”安德鲁斯卡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虽然时间平静了几百年,但是关于魔界的传说从来没有消失过,据说一些魔界的存在可以轻松做到这点。
他开始认识做到这个问题的严重,看着水晶球中不断闪烁的那个白点,安德鲁斯卡想入了沉思。看来这件事情要赶紧向教皇报高,让圣骑士做好防范准备,也不知道现在的这些圣骑士是不是就剩下了个形式,是否还有以前的那种战斗力。他感觉自己要担心的事情似乎越来越多。
安德鲁斯卡感觉自己的灵魂之力消耗的有点太厉害了,毕竟运转起这个水晶球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他把那个地点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就在他打算撤出自己的灵魂力量的时候,突然,水晶球上的那个白点一下子消失了,同时他的灵魂也颤抖了一下,似乎什么东西把他无形的灵魂给打了一巴掌。
这对他安德路卡斯来说就有些恐怖了,灵魂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伤害它。而刚才自己挨的那一下子却是清晰的很。
短暂的恐慌之后,安德鲁斯卡哪里还敢耽搁时间,逃回身体的速度就差坐火箭了。
其实安德鲁斯卡完全没有必要逃得这个狼狈,因为陆晨也没想对他怎样。他在感应到身体被扫描后,第一时间就回到了身体之内,因为那个水晶球的功能只是扫描,并不会攻击。所以在陆晨的龙魂回到身体的那一刹那,探测陆晨的那股安德路卡斯灵魂力量被陆晨那霸道的灵魂力量狠狠的给怼了回去。
作为运作水晶球的安德鲁斯卡首当其中,灵魂直接被挤出水晶球,那个冲击对于本来就消耗了打量灵魂力量的他来说,不挨一下才怪呢。
“这到底是谁?难道是专门针对自己?”陆晨缓缓的睁开眼,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刚才感受到那股力量了,但是微弱的很。因为没有表现出来敌意,所以他也就没有采取什么措施,至于那下反击,只是自身本能反应。看来这个叫伦敦的地方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平静,这才到了十几个小时,自己就遇到了这么多事情。
陆晨静静的坐在床上,思考着那个年轻老外的话。关于陈小曼,那个人肯定是知情的,否则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好的是他碰见了宫纬来,只要问他今晚的事情就明了了,但是自己还是要想个办法怎开口。
正在陆晨琢磨着该怎问的时候,他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接着两个人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其中一个走到了他的门外,停住了,似乎是在听自己睡着了没有。过了会儿便又走远。陆晨直到自己还有一项特殊功能,于是他把耳朵竖了起来,不大一会儿便传来了两个声音。
“纬来,你说今晚的事情真的是巧合吗?”
“难道你以为罗斯费勒德家族是吃素的,也就是咱们运气好,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就是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我们过来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啊!”
“我也怀疑有人泄密,你可别忘了,那个家族的实力可是遍布全世界!”
“这件事情咱们先不去管它了,好歹咱们也逃了出来!纬民!你的消息准确吗,你确定老师说的地方就在那里?那可是罗斯费勒德家族的庄园。”
“应该不会错,老师他老人家的暗号你不是见过吗。不会错!”
烈阳天尊
“哦……!这就奇怪了!你说老头子那么强的实力,怎么会被限制住了呢!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唉!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啊!”
“对了!纬来,跟你一起来的那位我还没见过,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师父他老人家指名要他来?难道也是高手?”
“嘘!你小点声音,虽然刚才我去过听了一下,他似乎睡着了,但是如果真是高手,说不定能听见你我的谈话。”
正在偷听的陆晨感觉脸上热了一下。看来没有什么特殊功能,有时候也能凭感觉说出有些实情。不过因为关系到陈小曼,他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于是他抖了抖耳朵,继续倾听。
無賴 英雄
“行了!你就别吓唬我了,这个隔着一条走廊呢!明天打算怎么给我们引荐?”
“还能怎么引荐!正常介绍呗!”
“那……那咋俩的关系你要不要说?”
“你傻啊!能瞒得过谁!是个人一眼就知道咋俩是双胞胎,你这脑袋在伦敦被雾霾给熏坏了吧!”
“你……好了好了!不跟你扯了,随你怎么介绍吧!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接下来?接下来咱么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那位陆晨先生说清楚,看看他有什么高见,毕竟是师父他老人家请来的!”
“那也行!我说这些年……。”
接下来的话,陆晨就没有心思去听了,因为都是这兄弟俩聊一些这些年来的私事。
看来今晚想找宫纬来了解情况的想法只能先放一放了,陆晨重新伸展了一下身体,再次闭上眼睛,剩下的时间运行一个小周天还是可以的。
另外一个人睁开眼后,可就没有陆晨的那般从容了。这个人就是安德鲁斯卡,一睁眼的他便剧烈咳了起来,好半天才缓了过来。不过此时的他脸色苍白,一开始那双虽然深陷但是炯炯有神的眼睛,现在暗淡了不少。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一部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那边一接通,他就对着电话喊道
“给我安排车子,我要马上见到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