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之王
小說推薦荒島之王荒岛之王
“怎么了?有心事了?”顾晓乐咧开大嘴一笑,笑嘻嘻地问道。
“没,没什么!”宁蕾脸色一红,特意把脸转到了一边。
爱丽达看到有些气氛不对,关心地走到宁蕾的身旁:
“小蕾妹子,你是不是担心出去以后,你和顾晓乐就只能天各一方了?”
宁蕾一听这话,猛地抬起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其实你们的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和晓乐阿注跑到一个没人地方去私定终身?”
达西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建议出来。
“私,私奔?”一旁的顾晓乐眼睛顿时一亮。
本来小丫头林娇正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听着杜欣儿介绍她们家的游轮多么多么豪华,有多少个游泳池,健身房和SPA会所呢!
一听这话马上也精神头来了,马上笑嘻嘻地说道:
“是啊,我绝对赞成达西亚姐姐的这个建议,之前我不就说过吗?
要想宁蕾姐姐家里人不反对她和晓乐哥哥在一起的话,那就只有一个法子!
就是让小蕾姐姐滴里嘟噜地给晓乐哥哥,生大一串孩子出来!
等到那个冷子峰脑袋顶上跟呼伦贝尔大草原差不多的时候,你们再带着一窝孩子去找他们的外公外婆去,我看还有谁敢反对这门亲事!”
得!她这个意见一出口,弄得顾晓乐两眼发光地猛在那里点头,
而一旁的宁蕾则是羞红了脸庞紧皱着眉头,也不说话。
一看是这种场景,一旁的杜欣儿微微一笑下地说话了:
“我看啊,小娇妹子的这个主意靠谱!
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们一下,我们从傍晚跑进这条隧道里,可已经足足走了4,5个小时了!
现在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我估计着我们距离走出荒岛中央的丛林已经没有多远了!
换句话说,你们两个要是想有点什么想法的话,那可得抓紧时间了!
毕竟我们一旦到了海滩上以后,我们杜家的私家游轮随时都可能会来的!
到那个时候,更是人多眼杂的!你们可就更不方便作业了……”
“啥?”顾晓乐挠了挠脑袋心说,杜欣儿这个丫头这可是没按什么好心眼啊!
居然还要我们赶紧抓紧时间了?
这里是隧道内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我脸皮厚一些,宁蕾那丫头也不能同意啊!
果然,只见宁蕾把笑脸一绷,表情严肃地说道:
“小欣妹子,你能不能不要添乱了!小娇妹子她年龄小,口无遮拦点还能理解!
你怎么也变成这样了!而且这种偷鸡摸狗的办法根本不可取!”
说到这里宁蕾回头看了一眼顾晓乐,意味深长地说道:
“放心吧!到时候我们要是真的不能在一起的话,我们就学罗密欧与朱丽叶殉情自杀!”
“啥?自杀!”顾晓乐顿时一脑袋黑线,心说刚刚还在告诉我各种香艳的解决方案呢?
这么才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自杀了?这不但不香艳了,而且一点也不好玩啊!
这时爱丽达却缓缓地说道:
“宁蕾妹子,你也不用那么悲观,什么事情都等我们先安全地从荒岛上撤出去以后再说!
至于你们两个的问题,我也替你们考虑好了,如果你要是担心你的行踪被自己家里人掌握的话,那就先到我们位于东南亚的寨子里面避一避。
实在不行,就像小娇说的也生几个孩子出来再说!”
这话听得顾晓乐连连点头,虽然嘴上没说话但是兴奋的面部表情完全显示了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行了,行了!大家先别讨论宁蕾妹子和顾晓乐生不生孩子的事儿了,我们大家都忙活了一天了,不知道你们怎么样?我可是上眼皮开始和下眼皮打架了!
大家还是赶紧先休息睡一觉吧,没有精神明天还怎么赶路啊!”
一听林蕊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感到身体真的是异常疲倦了。
是啊,从一早上起来到现在已经是接近凌晨2点钟了,能不困倦吗?
于是几个人各自找了一处平坦一些的地方,纷纷掏出睡袋席地而卧。
好在这里是地下隧道,不用担心野兽又或是其他敌人的威胁,所以也用不着留人守夜,很快这些人就快速地进入了梦乡……
蛟蛮纪 人化石
……
几乎在同一时间,冷子峰和曲洪波以及剩下的那几个雇佣兵,终于算是回到了他们之前的海滩营地。
本以为此时这里应该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样子,可是从丛林中远远望去,却看到营地里一丝光亮都没有,更见不到活动的人影?
难道这里也遭到攻击了?
冷子峰可不是白痴,他甩了一个眼神示意一个黑人雇佣军,先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尽管那个黑人十分不情愿,不过架不住冷子峰拇指和食指之间不断比划着数钞票的手势,显然是告诉他事成之后赏金少不了。
于是那个家伙也就只好仗着胆子端着枪,一点点地从丛林中走出来。
此时营地里一片昏暗,只能听到不远处潮水的哗哗哗声……
站在营地门口,黑人雇佣军打开手里的战术手电筒照了照。
发现营地除了乱七八糟的帐篷以外,就只剩下散落在外面被破坏掉的物资,最令人感到诡异的是他们之前留在营地里的几十名雇佣军以及之前哗变后选择离开的那200多人都哪去了呢?
黑人雇佣军拿着手电筒在营地里寻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只得转回头来到冷子峰的身边用结结巴巴的英语把营地里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营地里没有人?怎么可能?”
冷子峰仔细盯着看了这个士兵一会儿,又转回头看了看一旁的曲洪波。
那个老家伙在丛林和他们碰头了以后,就是一问三不知,现在看到冷子峰询问的眼神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冷少,那我们就去营地里面看看吧?看样子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冷子峰琢磨了一下,也就只能如此了,毕竟他们现在身边几乎把所有的武器和装备损失的差不多了。
要想回到军舰上,也就只有靠着营地里的无线电联络系统了。
于是几个人小心翼翼地从藏身的丛林处走了出来,随着那名刚刚进去过的雇佣军一起进了营地。
果然正如这个小兵说的,尽管营地里一片破败不堪的景象,但是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都没有。
冷子峰挠了挠脑袋:
“曲叔叔,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难道说是之前回到这里的那些哗变士兵,把营地破坏了以后,然后搭船离开海岛了?”
曲洪波一笑,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指了指远处海面说道:
“冷少,你看,涨潮了!”
冷子峰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过去在一轮满月的映衬下,远处的海水正不断地向着沙滩上涌来。
冷子峰摇了摇头冷哼了一声,心说:“涨潮就涨潮呗,这老头真是少见多怪!
我这面简直都要急死了,他居然还有心情研究潮水……”
他刚刚打算转回头继续命令手下的雇佣军,继续寻找查看一下营地里的无线电在哪里?
可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猛然又转回头却发现刚刚没有注意,现在却看到在远处的潮水中一具具穿着他手下雇佣兵军服的人正一个个地冒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