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薛亮没有再就此事说话,带着尚可走向公事房那边,边走边道:“江赳兄,有时间,抽空回去看看老爷子吧,他年纪也不小了。”
尚可,字江赳。
只不过很少对人说起他的字,在骨子里,尚可不喜欢把自己视作文人。
不过话说回来,他那位老父亲给他取名取字也是有意思。
名尚可,字江赳。
江赳,音同“将就”,但江赳的意思就要深邃得多,是希望儿子的文采之情,宛若那大江东去,赳赳洪流席卷长空。
尚可沉默了一阵,“不回去。”
回去作甚?

少年不识愁滋味,不知何时何事错,如今已知愁,更知错,可现在回去又能怎样,能弥补过错吗,一个南镇抚司缇骑回去了,就能让父亲老怀开颜?
不能。
所以我要爬得更高。
薛亮说的对,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自己会回去的,但那一天是作为南镇抚司的高官而回去,让父亲能因此原谅自己曾经的年少任性。
薛亮驻足,回首,看着尚可,久久不言。
尚可莫名其妙。
许久,薛亮才道:“你有没有听到昨日黄昏来南镇抚司议事后离开时哼的那个很奇怪的小曲儿?”
谎言的哑语
尚可颔首,神情有些黯然。
那是一首很奇怪的小曲儿,既不像黄昏当年创出来的大明军歌《精忠报国》,也不像他曾经在驿站里唱的那首如今也脍炙人口的《侠客行》,黄昏当时哼的小曲儿很柔,也很伤感。
薛亮道:“我觉得他是唱给你听的。”
有些话不好说,尤其是黄昏和尚可只能算认识,不过其实南镇抚司现在的人多知道,若论谋略,名不见经传的尚可,其实有可能还在周胜然之上,只不过还没有给他机会和舞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但南镇抚司其实一直有栽培尚可的想法。
如果不是因为薛亮的话。
没办法,薛亮和薛禄关系不一般,而薛禄又和北镇抚司关系亲近,南镇抚司提防薛亮是有道理的:就怕薛亮是薛禄故意安插进南镇抚司的耳目。
尚可笑了笑,神情有些苦涩,换过话题,“走吧走吧,赛佥事、刘明风镇抚使、周胜然指挥,以及黄昏,都在公事房那边等你。”
薛亮无奈的叹气。
走在好友身后,尚可的心思飘远了,应该回去吗?
脑海里浮起黄昏昨日离去时哼唱的奇怪的小曲儿: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尚可心底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父亲,请再等我几年。
请一定再等我几年,儿子一定回来,在您膝下说这这些年的心酸,请一定不要让儿子感触那一句“子欲养而亲不待”。
……
……
公事房中,赛哈智,刘明风,周胜然,黄昏。
四巨头齐聚。
表面上看,南镇抚司是赛哈智的南镇抚司,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南镇抚司还有一个隐形的镇抚使:黄昏。
黄昏的话在南镇抚司这边,不比赛哈智的话轻。
此刻四巨头喝着茶,小声的议论着事。
关于这一次针对纪纲和薛禄的谋略,黄昏定制出来,然后周胜然查漏补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商讨的了,当下的话题是刘明风挑出来的:今后如何处置薛亮和尚可这对好友。
刘明风喜欢薛亮。
两人年纪差不多,而薛亮稳重的性格,以及对功名利禄的淡薄之心,很合刘明风的胃口,如果不是因为尚可,估计薛亮都不愿意来南镇抚司。
但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所以刘明风趁着今日把事情抛了出来。
而且刘明风是有私心的。
他也是伯门之后,所以他不可能永远待在南镇抚司镇抚使这个位置上,他得去沙场,得给他那个广恩伯父亲争脸。
所以他想给南镇抚司这边找个后继者。
而周胜然其实也有去沙场拼搏的意思:反正都要不断的打仗,在沙场可比待在南镇抚司更有前途,所以周胜然也迫切需要一个能替换他的人。
他看上了尚可。
别说,薛亮和尚可,恰好就是刘明风和周胜然这对搭档的翻版。
所以刘明风问赛哈智,“赛佥事,这件事后是不是应该找个由头,把薛亮提拔成指挥,然后尚可擢升为试百户?”
都是同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赛哈智岂会不明白刘明风那点小心思,不用说,这家伙肯定是在羡慕许吟在边军之中的军功卓著了,可你刘明风去了军伍之中,没有徐辉祖带着,不见得能比许吟那家伙站得更高。
咳嗽一声,“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这两人还是让人不太放心。”
黄昏道:“尚可和薛亮两人的背景,你们差不多都调查了个一清二楚,我也看过卷宗了,总体来说,只要薛亮没问题,尚可就没问题,而我个人,是倾向于两个人都可以重用。”
赛哈智不解,“为何?”
黄昏笑道:“首先说尚可,这小子……呃,貌似他和我一般大?尚可这个人的动机和企图都比较单纯,就是想爬得足够高,如此他才能坦然的回去面对他那老父亲,这个心理很复杂,一方面,想让老父亲承认当年赶他出家门是做错了,另一方面,也想用他的成功来掩盖他当年的愚蠢,所以他现在哪怕成了南镇抚司的缇骑,也依然不愿意回家,原因就在这里,但他其实走入歧途了,作为一个父亲,我深深的明白,当父亲的不止是期盼儿女成才,更期望家人团圆,老人其实不图儿女有多少富贵荣华,就希望他能平安健康。所以我们如果能促成此事,我相信尚可会成为南镇抚司的顶梁柱。”
其他三人侧目,赛哈智乐道:“老弟,你家那黄豆芽黄豆苗才多大,你就老父亲心态了?”
黄昏也乐了,继续道:“薛亮么,你们的调查很清晰明了,薛亮母亲的贞节牌坊是薛茂搞鬼给弄没了的,和薛禄没有半点关系,当然,其实按照调查出来的资料,也和薛禄有关系,谁叫薛亮的大姑是薛禄的初恋情人呢。”
这才是薛禄愿意帮助薛亮的真相。
薛禄差一点就成了薛亮的舅舅,所以当年薛亮的母亲带着薛亮来到京畿求薛禄时,薛禄毫不犹豫的去办了这件事,将薛亮安插去守城门,后来又将他弄到南镇抚司来。
薛禄很聪明。
他知道北镇抚司迟早出事,所以给薛亮选择了南镇抚司。
至于薛禄当年的一夜未归,其实并不是去勾搭薛亮的母亲了——对初恋情人的妹妹,薛禄还不至于无耻到这个地步。
薛禄那一夜是一个人跑去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喝了个酩酊大醉。
想着他的青春,醉了一夜,也神伤一夜。
谁他妈还没个青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