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心理師
小說推薦瘋狂心理師疯狂心理师
眼前的情况一目了然,刘阿婆受伤了,左手的疼痛和活动受限都说明她可能出现了骨折的情况。
骨折之痛常人难以忍受,不哭爹喊娘的都算是过分坚强,有些痛也不是坚强就忍得了的。
彼端归途 京华倦客123
沈子封下颌轻抬,主动和沐春打了个默契的招呼。
沐春走到刘阿婆面前,不知道何时换下的白大褂又穿在了身上,一蹲一抬头,沈子封都惊讶了,这,身心科医生都喜欢蹲着和人家说话吗?
沐春这个子也有一百八十公分,说蹲就蹲了,还看起来这么和谐。
“刘阿婆啊,你这手臂伤了要治疗的啊,如果是骨折要先复位一下,您让医生给您检查一下好不好?”
刘阿婆用力摇头,“不要,我的手没事的,不是什么骨折,不要绑石膏这种东西。”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刘阿婆穿着一件袖口有些破损的毛衣开衫,看起来和男人身高差不多,身板也挺厚实,对自己手臂受伤一事闪烁其词,好像这伤就没在她身上。
医院资源有限,后面还有病人在等着,沈子封显然是分身乏术,又不好意思将份内工作就这么顺手推给沐春,如果真的是骨折肯定要立刻处理,就算不是骨折,前臂部分有什么损伤也必须要进行X光拍片检查,只要拍一下,咔嚓一声伤势一目了然,一般来说病人也了解这样的流程,涉及骨头损伤首选X光拍摄,轻松简单。
刘阿婆却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沐春又劝说了两句,老太太还是拒绝检查,刘田田扶着阿婆的肩膀说道:“阿婆,你这样是不行的哦,我跟你说,这个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耽误检查就是耽误治疗,耽误治疗的结果你知道的吧,这个手一直不好,苦的是阿婆你自己呀。”
一向爱说话的吴芳梅今天倒是出奇的话少,这和平常太不相同,沐春很快就注意到这一点,他仍旧蹲在地上,转头看向吴芳梅,吴芳梅转了几下脑袋,好像不知道该把脑袋往哪放,眼睛往哪里看的样子。
“吴阿婆。”沐春轻声叫道。
吴芳梅也没理他,沐春又喊了一声,“阿婆,吴阿婆。”
吴芳梅这下像是回过神来,“哦呦,沐医生,这事情怎么说呢,我这个老姐姐啊,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受伤的,我本来想着说这事情啊找机会要问问你,可是总忘记,你看我,岁数大了,记性就不好,一直想着要问问你她是不是有什么情况,有没有什么药可以吃吃看的,拖啊拖的就拖到现在了。”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摔跤还是撞到了什么硬物,还是被什么东西夹到了?”
病人说不清楚或者不说的时候,用一排选项帮助病人选择是常规操作。
刘田田跟着沐春说的脑子也转了起来,心想,总不能这么大把岁数了是被家暴了吧。
前阵子家暴事件沸沸扬扬,刘田田一不小心就想到了那里,于是再仔细凑近了观察刘阿婆,这才发现,刘阿婆穿的衣服牌子不差,竟然还是channel的毛衣,只不过是很多年前的款式了,但绝对不是什么仿品,一定是正品无疑,刘田田对鉴别奢侈品真伪的能力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华丽的衣服也有陈旧的时候,奢侈品牌也不例外,一件上万元的毛衣穿久了也会陈旧不堪,刘阿婆身上这件就是如此,刘田田又看了看她的鞋子,和她猜测的一样,也是价格不菲,只不过表面磨损十分严重,本来的颜色已经看不清了,原先应该是褐色的,现在则变成了浅黑色,大概没有去专门的鞋店保养,自己随意用不同颜色鞋油混着擦拭过导致的变色问题。
“啊,疼。”刘阿婆忽然大叫一声,随即又像缓过来一般说道:“不不,没有,没有很疼。”
“吴阿婆是陪刘阿婆走到医院来的吗?这么晚了,刘阿婆不和孩子们一起住吗?”
吴芳梅有些为难,看着刘阿婆问道:“刘大姐啊,你说你这是何苦啊,苦日子早就过去了,怎么就这么倔呢。”
“到底怎么回事啊,受伤了来医院,病也不看,要是子女找到医院来,说我们耽误治疗,到时候责任到底算谁的啊。”
刘田田嘟着嘴抱怨起来,沐春也已经发现刘阿婆身上有很多不对劲之处,比如她的双手看起来十分粗糙,现在是五月,一般人的手已经不会这么干燥,并且仔细看刘阿婆的指尖,上面还有一道道开裂的小口子,这些口子并不像冬天手部干燥留下的旧伤口,反倒是像新弄伤的。
“沐医生,要是她不肯治疗,我们不能这么拖着呀,如果病人家属到时候吵到医院来岂不是莫名其妙你又要被贾院长骂吗?对吧。”
刘田田凑到沐春耳边,她也是一番好心。
救死扶伤之外有些事情也要多长一份心眼,这个沐春医生多少缺了点心眼,刘田田可不想自己值班的时候惹出些什么麻烦来,看沐春没说话,又开始和吴芳梅聊了起来,“吴阿婆,这事情可不是小事情,要不然你认识他们家子女的话给子女打个电话吧,老人家受伤不治疗肯定不行的。”
沐春顺着刘田田的话说:“要是不及时复位,可能接下来还要做手术,需要通过手术将骨头放到原来的位置,这样以来恢复时间更长,要在医院住上好一阵子呢。”
一听这话,固执的刘阿婆稍稍面露犹豫,她看着吴芳梅,吴芳梅顺势点头,“我跟你说啊,这个沐春医生非常好的,他说啥我都相信,你放心,他绝对不会骗你的。”
“我先检查一下手臂情况好不好,这样不动是不是也很痛。”沐春一边说一边开始检查,然后他的眉头悄无声息地皱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骨折了?”吴芳梅在一旁焦急地问。
“医生,我没骨折对不对?肯定不用住院对吧,让我回去吧,你看我这样轻轻举起来也没事的。”
刘阿婆将手臂轻微抬了起来,瞬间痛彻全身,别说是手臂了,刘阿婆的整个脑袋都像被雷打到了一样。
“如果现在治疗,我答应你,你很快就能回家。”沐春连忙扶助刘阿婆的手,温和地说。
刘阿婆闭紧双眼,咬住下嘴唇,抽泣了两声,沐春又说:“我答应你,好好治疗,今晚你一定能回家,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