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那些婆子的动作也是颇快,不到一会儿郎中便被请进了孙府,经过郎中的一番整治,苏氏才慢慢的从床上清醒过来。
“大夫,我嫡母的情况怎么样了?可有什么大碍?”孙瀛洲面带忧愁的问,将一个孝顺的儿子演绎得淋漓致敬。
“大夫人,近日来优思过虑又刚刚受了刺激便一时晕倒了过去,以后还得好好休养,不能再拿什么事情刺激她了,否则有中风的征兆。一定要好好注意,好生养着。”郎中摸着自己花白的胡须,长于短叹的说。
而刚刚转醒过来的苏氏还未完全清醒,便听到了的这一席话。顿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吓得周围人大叫。“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你这个庸医,你说我会中风!来人啊把他给我赶出去。”苏氏大怒中气十足的怒吼着,看她那样子也不是会中风的人。孙瀛洲往旁边退了退,让苏氏尽情发挥。苏氏收拾完郎中之后又转头看向钱四丫整个眼睛瞪得极大。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回头又看了一眼孙瀛洲,却冷冷的笑道:“你们可还真的是好计策呢,觊觎你侄儿的东西觊觎很久了吧?孙瀛洲你就接着演吧,看最后偌大的孙家到底是谁的?”
苏氏骂我就一步三扭的离开了,孙瀛洲也没多大,只是冷冷的看着一眼钱四丫便走了。钱四丫看着孙瀛洲明明想杀她但是无可奈何的样子爽翻了天,端着一脸猥琐的笑。目送孙瀛洲的离开,旁人看了还以为这钱四姑娘是得了什么癔症。
孙家这次催孙瀛洲回来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孙家老夫人的六十大寿要过了,当然。其中也有仙家大夫人的意思,毕竟他们也不希望孙瀛洲在外面待太久,在外面总归是不太好控制的。
孙家的财力不凡,在青州的地界也是有权有势的,孙家虽然被京城是从京城贬下来的,但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现在云国那么乱,有钱就是爹娘,谁还会去管那些虚的。一时之间孙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办得极尽奢华,高朋满座,来宾络绎不绝。
红红的灯笼和绸布挂满了整个孙家大宅。一片喜气洋洋欢声笑语。而讽刺的是整个城内的人们已经缩衣节食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现在这么冒头的孙家太过于显眼了。
一群人不禁站在孙家豪华的大门外感慨还真的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过他们也站不了多久就被孙家的护卫给赶走了,在离孙家方圆一百米以内的地方都不会出现闲杂人等。
孙瀛洲穿着一身红色的锦袍,大步跨入宴席。周围的人纷纷向他涌来道好。孙瀛洲左右逢源好不快活,一旁的苏氏急红了眼却一丝办法都没有。她一个女客也不好混到一群男客里面去应酬。
“老爷呢,老爷死哪儿去了?”苏氏抓住一个侍女就问,苏氏也是快准狠,一抓就抓到了苏老爷平日里身边最得宠的一个。
“这……”侍女哆哆嗦嗦不敢说话。
“快说,你要不说明天就把你卖了!”苏氏恶狠狠的威胁完全没有大家夫人的风范,仿佛与市井妇人一般。
優秀玄幻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討論-第一百六十六章:孫家醜聞閲讀
那侍女哪里还敢替孙老爷瞒着,一下子全部抖落了出来。而孙夫人听到是她的话,面色一片铁青,带着一窝人风风火火就往后花园去,她真没想到苏老爷的不要脸程度,今天可是他娘老子的六十大寿,这个时候竟然还在院子里和一个戏子鬼混。
“老爷~人家想要翡翠阁的首饰~”
“好好好,宝贝儿你要什么老爷都给~”
“哎呀~”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六十六章:孫家醜聞閲讀
后花园后面传来阵阵不雅的声音,而苏氏脸黑如锅底。苏氏叫那些丫鬟婆子却将两人分开,可是抓奸的对象是孙家的大老爷谁敢动手?
苏氏看着颤颤巍巍的一行人,气不打一处来她真的是养了一群废物。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苏氏走上前拉扯着孙老爷,同时反手一巴掌将孙老爷怀中的戏子正正的打到地上。然后宿舍一把推开孙老爷,自己骑到那戏子身上又撕又大,那戏子也是个胆大的竞然和苏氏对打起来,一时之间两人打的难舍难分并发散乱,连衣服都被扎破了。
“哇,你们快看孙家大夫人在哪儿?”
优美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起點-第一百六十六章:孫家醜聞看書
“真的是不知廉耻,她在干嘛?”
一群围观的宾客突然闯进了孙家的后花园,将狼狈的苏氏看了个正着,孙老爷在一旁气急败坏,嘴里直嚷嚷着妒妇妒妇。平日里什么东西都要管着也就罢了,今天还让他丢这么大的人,带人来抓奸真的是一点妇道都不守了。而苏氏已经丢人丢大发了,什么都不敢说全程当鹌鹑。
孙瀛洲看着这场闹剧十分满意,虽然他不是后宅女子。但是宅斗的手段他可一点都没落下。不过今天这一遭可是和他一点关系关系都没有。全是苏氏自己作死。
虽然出了苏氏这一遭闹剧,但是众人还是乖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参加宴席,毕竟他们都是来攀附孙家的。
而作为今天宴席的主人,孙老夫人则满脸不愉,任凭谁碰到自己儿子偷情被儿媳妇抓,还被宾客给围观的事情,也不会心情好到哪里去。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六十六章:孫家醜聞展示
孙瀛洲为了化解尴尬,一直围着孙老夫人转。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把孙老夫人哄得喜笑颜开,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而台下有眼色的宾客则是更加巴结孙瀛洲,在他们眼里这孙瀛洲以后可就是孙家的当权人了。至于孙老爷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孙夫人是个不识大体的妇人,虽然小少爷现在都未及冠根本不值一提。
孙老夫人的宴席来者有意,办者有心。在一阵阵丝竹声中完美落幕。儿子只是表面情况,因为孙家真正的修罗场才逐渐开始。
“二少爷,二少爷,出事了!”
孙瀛洲靠着墙。使劲的揉着太阳穴今天被那些人灌了不少的酒现在头还是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