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崇祯看到清单上大大方方地写着《关外秘史》的名字,感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也不知道这逆子到仙界到底干嘛去了,居然连这种下作至极之事都想得出来。
念在皇太鸡的大军业已被击退,王师大获全胜,自己就不跟其计较这等鸡毛蒜皮的事情了。
不过,既然不远千里运到南都了,那是可以物尽其用的!
因为根据厂卫的报告,上到朝廷官员,下至商贾士子,几乎都看过这本书……
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都是这般不堪,一群十足的伪君子!
想到这里,崇祯将南都城里除了内侍之外的男人都给鄙视了,包括身边的这些位!
要不然这本书怎么能卖出近十万册出去?
这销售总量吓人不?
但确实如此,虽说是三本的合计销量,而且是南方八隅之地的总销量。
每卖出一册,崇祯能赚取二钱银子的利润,因为进货价是三钱银子,售价是五钱银子。
就这堪称糟粕之书,居然能让自己赚了两万两银子,尽管里面还包括了人工成本,但也足以让崇祯感到错愕的了。
此次运来一万册,是两本,看似不少,若是被城内的这些伪君子们听到消息,只怕一天便能被抢购一空了。
吸引力如此之大?
没错!
就是这么大!
白天看书,晚上学以致用!
然后翌日可温故而知新,正所谓百战归来再读书……
凡是识字的武将都争先恐后地翻看,可想而知此书有多么的奇葩!
可以想象,每个伪君子心里都有一份概不外借的书籍清单,上面《关外秘史》稳居第一!
新书到货之后,崇祯觉得自己所能赏赐功臣的筹码又增加了不少。
这新式军靴是能瞧见的物件,那本书则是要私下品鉴的。
直接作为礼物犒赏出去,未免有些尴尬。
难不成要塞进靴子里送出去?
这……
貌似还真是个法子!
可自己作为皇帝,还是一代明君,如此偷偷摸摸,送的还是那种糟粕,真是有损颜面。
崇祯思前想后,又不打算送了。
历朝历代,只有昏君干过类似的事情吧!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由于还有《战争事典》、《时尚潮流》等杂志同时运抵,这样一来,也就便于崇祯赏赐手下了,实在不行,还能直接送到万好百货商店去售卖。
“大伴,将这些期刊杂志,各取一本,包装为一份,赏正五品及以上官员每人一份。太子说此乃精神食粮,不可或缺,朕亦认为如此!”
“多谢陛下!”
这可是在万好百货商店都难以买到的,通常一到货,不出三天,就会被抢购一空。
售价五百钱一本的杂志,会被人以六百,甚至七百钱一本买走,一次买一百本,甚至更多。
看得过来么?
你以为是自己看么?
待到手之后,直接以每本一两银子的价格发往外地!
就因为这种倒爷的存在,让零购的顾客们恨得咬牙切齿,南都城里还就不缺这种人。
即使是首辅瞿式耜这样位高权重之人,也只能让前去购买的仆人报出名号,这才能买到。
凡是私下印刷仿制此类刊物的,被锦衣卫抓到便会被处斩或送去挖矿。
故而就算有人对这门生意眼红不已,最多只能在外地干这种事,南都城里是一起都没有。
像瞿式耜、高弘图这种年轻时便勤奋好学的文官,对黄白之物早已没了兴趣。
若能得到最新出版的期刊,真可谓爱不释手,恨不得马上便要读个痛快,才能过瘾。
听说皇帝一次赏赐自己好几本书,当然是喜不自禁,纷纷鞠躬施礼,表示由衷的感谢。
黄得功等武将也一并施礼,因为这些莽夫已经打听到了,盼望许久的《关外秘史》运到了。
武将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的小妾柔声朗读这本书的某些情节……
据说这个法子自从发明之后,便迅速流传开来,现在连文官都用上了。
期刊本身不值多少钱,但里面的内容算得上字字珠玑了。
你在别的书上根本就看不到类似的内容,市面上倒是有些仿效《关外秘史》的书,但基本上都只是仿个皮毛而已,远没有《关外秘史》来得过瘾。
崇祯自然也是这本书的忠实读者,不为别的,关键是解恨啊!
虽说朕暂时打不过你!
朕便让那逆子遣人写死你!
眼下还不能写死,不然这书的主角就没了。
虏酋皇太鸡还得好好活着,不然其妻妾还怎么背着他去勾引……
想到这里,崇祯心情大好,越想越舒坦,这本书的作者还真是有才。
崇祯知晓那逆子每日也忙于国事,闲暇时还得撰写各种说明,根本无法写出这种书。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討論-第898章:以賜代售展示
但这本书的书写方式极为特别,用的是白话文,言语简单明了,内容极为清晰,非市面上的书籍可比。
参考那逆子所撰写的文章,不难看出端倪,这必定是那逆子指点某个百无聊赖的落魄士子所写的。
对于这种可以灭虏酋威风,却有损风雅之事,崇祯不明确支持,也不明确反对。
那逆子想写想印,可以随便写,随便印,但不能署真名,否则有损皇室尊严。
但出版时候,在南方八隅销售,崇祯作为本书的总代理,必须有的赚才行。
不能让当爹的给儿子打工不说,回头还白忙活一场。
这本书的进货价是三百钱,崇祯可自行拟定零售价。
由于之前臣子们出力颇多,尤其是黄得功等人,给朝廷弄来了相当多的银两和物品,崇祯也不好意思再收费了。
“诸位爱卿,太子还将电话之物献于朕,电话乃是仙界之物,由太子仿制成功,可做到千步传音。朕有意在寝宫、大殿、军机处此三处架设线路,方便通话往来,若是线路长度足够,还可延伸至六部衙门!”
“吾皇英明,殿下大才!”
次辅高弘图对电话是听说过,但没见过,别说是他,同僚们也没见过,但这并不耽误老高头直接奉上一记双响马屁!
“来人,可知那小徐子是否在大殿附近?”
小徐子便是负责架设线路的内侍,是隶属于北廷二十四衙门的人,如今南下,便成了崇祯眼里弄得仙物的能人了。
“奴婢这便去寻!”
“好!”
对于电话方面的事情,崇祯也是一知半解,若是被群臣给问住,那就有些尴尬了,还是请专业人士为这些懵懂的臣子们解释一番好了。
“陛下,臣前番听说电话通话需要架设线路,若是线路不够长,抑或是无法实现通话吧?”
礼部尚书倪元璐对电话算是了解一点,虽说并不比皇帝明白的更多,但基本原理是明白的,不会被诓骗到。
“正是如此,朕亦在为这两千步长的线路而担忧!”
崇祯就怕线路不够长,哪怕一步长的线路成本高达一两银子,花一万两也要买下一万步,可是那逆子就送来两千步,这还如何是好?
“张慎言,张爱卿!”
“臣在!”
“你可知从大殿至六部衙门最北端,距离几何啊?”
“……陛下容臣估算一番!”
“好!”
张慎言是工部尚书,但也不会随身携带皇城的图纸,只能凭借上朝的经验,通过走路所需的时间来估算距离。
“陛下,臣以为若是线路做工不难,或可遣工匠加以仿制!”
倪元璐之前想的就是这个问题,关键就是貌似没人了解线路的内部结构,因为这涉及到最高机密。
普天之下,或许只有太子爷以及科学院的那些人掌握如此机密之事,旁人若想得知,除非偷窃一段,然后庖丁解牛方可知晓其中奥秘所在。
“嗯!这倒是个法子!”
崇祯也觉得此计妥当,但想归想,实际仿制难度有多大,只有问过小徐子才能知晓,否则必定是白日做梦。
若是有可能的话,崇祯还想将线路通过后邸,直接向北延伸到筒子河对岸的羽林军驻地,这样才能更加便于自己随时调动亲军。
但是眼下,只恐连接到六部衙门都成问题,其他线路就更加不敢奢望了。
“张爱卿,计算结果如何啊?”
“回陛下,臣算得,貌似两千步线路够用!”
“……”
崇祯当时就被噎得无语了,两千步线路不是都给你的,后邸还要用呢!
这话又不好当面说出来,崇祯只能咬着嘴唇,从长计议。
“大好!”
“奴婢在!”
“此番为何送来的药物如此之多啊?”
“回陛下,北廷天气寒冷,便于制造仙药,殿下便遣奴婢送来一些余量,不会耽误救治王师将士。”
刘大好是此次押运的总负责人,配合部分近卫营与东宫卫队的人马,务必将所有贡品送抵南都。
“这便好,我大明王师疲糜许久,此番终于反败为胜!”
一想起是役的胜利,崇祯便觉得所有烦恼便被胜利的消息一扫而空了。
“尔等负责押运,一路辛苦,朕会安排晚膳,加以款待,赏每人二两银子!”
就算是奴婢,走了上千里路,自己也要慰劳一番,这些人起码忠心,比城里那些随处可见的白眼狼强太多了。
本来崇祯想说赏一两银子的,不过考虑到一来一回,少说也得走上一个月,怎么也得给下人们一个月的月俸。
剩下的就由那逆子出好了,朕就给这么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奴婢待全员多谢陛下!”
刘大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所有贡品安全运抵南都,他就可以回去交差了,能歇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无论是内侍还是将士,参与此行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积攒假期,顺便赚点银子好跟家人过个好年。
“若是看上甚子,想带给家人,尽可采购。大伴,此事便交由你了!”
“陛下安心,奴婢定当尽力配合!”
崇祯对倒买倒卖的事情也看开了,因为自己已经干上这种事了。
只要不是中饱私囊,带些江南特产回去自然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再说啥也不买,空车回去,未免有些过于难看了……
“陛下,奴婢临行前,殿下曾叮嘱,若是可在南都收获鸭绒,数量多多益善!”
“哦?还有此事?”
崇祯听了不由大为奇怪,那逆子要鸭绒何用?
“殿下说,鸭绒有取暖之功效,若是宰杀鸭子而丢弃鸭绒,未免太过可惜了。”
“此话当真?”
崇祯似乎又找到了一条发财捷径,这要是将整个江南的鸭绒收集起来,卖给那逆子,其中的利润有多大……
“奴婢万不敢说谎,奴婢此番便带来一百件羽绒服,其内便填充了鸭绒,保暖效果不亚于棉服!”
“哦?待朕一观!”
崇祯之前只是大略浏览了一遍清单,并未太过注意清单上所列举的诸多服饰,没想到还有如此奇妙之物,倒是要一探究竟。
等换掉裘皮外套,穿上这名叫羽绒服的衣服之后,崇祯倒是感觉轻快了不少,而且保暖效果似乎也比裘皮没差多少。
兴致之余,崇祯还让大汉将军打开门,在殿外转了一圈,亲身在室外感受了一番,这样再做评价就很有说服力了。
“好好好!朕感觉此服甚是保暖,且远比裘皮轻盈,诸位爱卿大可一试!”
崇祯还想让臣子们也穿一下,这样众口铄金,再行大肆收购鸭绒就无人能反对了。
文臣武将们看到皇帝穿着羽绒服在殿内殿外晃悠了两圈,早就按耐不住了,得令之后立刻试穿,一点都不会推辞。
有好物件,当然要试试,就像脚底这双新靴子,穿上之后,所有人都舍不得脱下来了。
羽绒服自然也不例外,群臣穿上就赞不绝口,衣服甚好、太子大才、陛下英明之类的词语层出不穷……
“既然诸位爱卿皆已穿过此服,朕便要与诸位商讨一下关于收购鸭绒之事了。大好,若是此服在南都制成,运抵北都,太子可曾想过?”
崇祯又觉得光收鸭绒,利润未免有些过低了,还是制成成衣卖到北边去,如此一来,利润岂不更上一层楼?
“回陛下,殿下对奴婢说过。陛下可收购鸭绒,亦可制作羽绒服,但务必保证羽绒服质量!殿下说,每件羽绒服,短款须三十只鸭子所产之鸭绒,长款须五十只鸭绒。”
“……嗯!朕会遣人制作,可以确保质量,若是有人偷工减料,直接发配马鞍山挖矿!”
若是下人连鸭绒都敢偷窃,还有甚子不敢偷的?
故而必须严加惩处,决计不能姑息纵容。
“陛下,殿下已将羽绒服之作法写为说明书,恭请陛下圣揽!”
“好!”
想必制作这羽绒服也没看上去这么简单,不过应该也难不到哪去。
既然那逆子已然算计到自己会制造羽绒服了,自己便无须瞻前顾后了。
“可让二十四衙门试制,小有所成之后,便可批量制造,所需鸭绒可在南都及附近地区采购。鸭子源源不断,鸭绒亦是如此。”
崇祯还不打算将这个项目让给商贾来做,商贾的势头刚被打压下去,暂时还不能完全相信这些奸商。
若是出现质量问题,折损的必然是自己的颜面,无法给那逆子一个交代。
不过收购鸭绒的事情,涉及范围甚广,二十四衙门无暇顾及,也就可以派给听话的商贾了。
“太子可订好羽绒服采购价?”
“回陛下,殿下说长款羽绒服采购价,包含运费在内,单价不高于一两,短款不高于七百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