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十分钟后,凌墨雪擦着嘴角的口红,又补了一下妆,匆匆上台演唱。
直到站在台上看见下方茫茫的人潮肃穆寂声,凌墨雪才意识到这是国之盛典,庄重无比。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而自己作为大夏元首家的公主,刚才的侍奉在某种意义上简直有了一种国度被神裔征服的错觉……
他是神裔的父神。
别说刚才了,就是现在,还不是一样的额上奴纹、颈上项圈,在万众瞩目之中清冷地走向了台前。
好羞耻。
其实也没什么……
如果说征服了国度的话,这颗星球本来就是他的啊。
凌墨雪深深吸了口气,排除杂念,开始演唱。
人们发现今天的凌墨雪演唱特别有味,简直是发挥得最巅峰的一场,仙意飘飘,如在云端俯瞰。
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女,正在吟哦诉说一个国度的前世今生,激励引领众生向前。
“凌墨雪真的太漂亮了。”有官员窃窃私语:“私以为如果有评什么美女榜,她可以算大夏第一美人。”
“本来还有些能比较的,比如焱无月其实也别有风味,说来各擅胜场。算上公主加成的话,那心理感觉不同,妥妥无人能比啊。”
“要按这么说,纵横沙场的女将加成也不差啊。”
“唔,谢副司长说得也对……”
台上公孙玖不知为何现在耳聪目明得有些过分,老远都听见了,撇了撇嘴。
还国家官员呢,一群老色批。
色就算了,眼光也不怎么行,游戏里有个眼镜娘你们就这么漏了?公主将军了不起啊?
官员们还在私语:“如今她贵为公主,更不知道谁能得到她了……”
“别说得到了,让我有机会来个吻手礼,怕都是八辈子修不到的福分。”
“大夏可没有这种礼,小心被人叉出去。”
“也就那么一说……哎,真不知道将来有谁那么好命能娶得上她。”
“元帅如何?”
“元帅啊,以前说不定有戏,越是现在,越不好说了……双方不打起来就不错了。”
“也是……那看来我还有机会?”
“谁尿黄?滋醒他。”
公孙玖听不下去了,这还国家官员呢……好吧最后这几句是年轻官员说的,倒也正常,谁不想娶到凌墨雪呢……
可惜注定没旁人的份了,谁能跟他抢女人,我公孙玖都抢得小心翼翼的。
真气人,精分得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抢女人还是抢男人了。
他酸溜溜地道:“元首家中真是夺天地灵秀啊,哦对了,元首在母星的籍贯是?”
凌天南道:“河北省。”
“果然燕赵出剑客啊……好像当初我们这批很多都是燕赵之地?”
“嗯……连母星的老虎都是河间动物园运来的……”
随口扯着淡,公孙玖眼睛逡巡一圈,找到了军方位置,其中一个角落是特战司成员。
某个上尉就混在里面,一群从来没见过这个同事的特战司人员莫名其妙地打量他——你连之前的大阅兵都没来,这事后是怎么出现的,没人管的吗?
但看着夏归玄货真价实的特战司上尉证件,一群人都在挠头,不知所措。
公孙玖忽然觉得很好玩。
他也是在玩吧,觉得有趣?
真是的,把我们庄重的典礼当什么了……公孙玖撇撇嘴,悄悄对身后的卫兵道:“等典礼完毕,让特战司上尉夏归玄来我办公室一晤,注意客气些。”
“知道。”卫兵笑:“当初夏上尉井底救元帅,我们都在呢。如今他是要飞黄腾达了呗?”
爱情就是循序渐进
神通渡世
公孙玖也不与亲信卫兵们拿架子,笑道:“反正不会抢你们的饭碗。”
…………
一场典礼繁华散去,已是中午,艳阳高悬。
公孙玖副手站在窗前,直视炎炎烈日,太阳透过镜片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在镜片透析之下的太阳却已经没有了什么神秘。
事实上战舰的能量,就已经是近似恒星之能。
在很多人类学者眼中,宇宙早已没有早年那么多不可解的、令人敬畏的奥秘。
但大家终究有瓶颈。
比如谁都无法想象昨天夜里各大洲的山河变迁,那真的是现时的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叩叩”,敲门声响起,卫兵禀告:“夏上尉来了。”
“请进。”
门开,公孙玖没有回头,依然在窗口看太阳。
夏归玄也很自然地关上门,很随意地走到他身边并肩看太阳。
他看太阳就更是连眼镜都不需要了。
两人如同演哑剧一样并肩站了一阵,公孙玖终于开口:“在大夏立国之典上,玩大夏的公主,感觉如何?”
冷血總裁小嬌妻 楊婷暉
夏归玄道:“什么叫玩,话不能乱说啊。”
公孙玖叹了口气,默契地不去揭他神裔父神的话题,也不去说昨晚的山河之变,只是道:“典礼完成,军部议定,焱无月接任海陆空副帅,夏归玄军衔升为……”
“等等。”夏归玄打断:“我不要改军衔,上尉很适合我。”
公孙玖抽了抽嘴角:“此非儿戏。”
“对你来说,就是儿戏。”
“对你来说,只是游戏?”
夏归玄不答。
异界护花高手
公孙玖笑笑:“军衔不升,见官行礼,你又行不了,难道你还想扮猪吃虎打脸?我看你也没这么无聊。”
“唔……我又不见外人,不至于吧。”
“我看你连在凌墨雪后台都要受人呼喝,这世界上有些事避免不了,你比我清楚。”
夏归玄:“……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人太聪明有时候会很讨厌。”
公孙玖没理他,自顾道:“军衔不升就不升吧,如果你愿意屈就,做我的随身参谋,那就算你军衔只是个下士,也没人敢对你不敬。”
夏归玄转头看他。
盛世婚寵:總裁的影後嬌妻 蘇淺默
公孙玖依然在看太阳:“神裔山河之变,不像战争,像自强。我想他们的父神之意不在此星,在星河……我也是。”
夏归玄还是没说话。
公孙玖慢慢道:“宇宙时代,莫说苍龙星,其实我们母星也是能源贫瘠、矿物稀缺,移民有一项重大意义就是为此,如今也一样。我们始终在争夺其他星域矿产与能源,相信夏上尉玩竞技场的时候见识过能源争夺战?”
誤惹兩個校草哥哥 北口水草
“嗯。”
凤权天下
“在不少矿星上,都有我们的军队驻守,在与其他各族争夺或守护,曾经焱无月还做过矿星总督……战舰的每一寸材料,每一分能源,都是将士们浴血换来的。此时大事抵定,我有意主动出击,一则分兵援助我们的矿星,二则主动去夺取其他稀缺能源。”公孙玖终于转头看着他:“夏上尉可有意乎?”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赤月矿星,这个目标如何?”
公孙玖露出一丝笑意:“就知道夏上尉看似不羁,实则其志与我相合。那么这个随身参谋的职务,你是接了?”
“如果你能不跟我摆谱,只是有事讨论的时候问问我,那接就接了。”
“我跟你摆过谱么?你跟我抢女人,我不还是在公事上有一说一?大家不是小孩子了,分清楚公私就行。”
“呵。”夏归玄没跟他争,上了人家妹妹好像也不好太硬,只是道:“我做参谋,会和令妹做同事么?”
妳是妖精
“她不想见你。”
夏归玄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这种矿区登陆战,以前是焱无月为刀锋?”
“嗯,她若是在养伤,我换个人便是。”
“我能推荐人选么?”
“谁?”
“原天道教主,神裔祭司商照夜;或是现天道教主,大夏公主凌墨雪。”
公孙玖神色古怪地看了他半晌:“如果你能确定这两个人不是来坏事的话……原则上我没有意见,但我建议你问清楚她们自己的意见。”
————
PS:这两天的剧情自我感觉是很爽的剧情,但奇怪的是之前订阅曲线还很平稳,恰恰这两天追订断崖式雪崩,我还以为我写出了一个绿帽剧毒,看着后台脑子都是空的,怎么都想不明白。挠头。
反正就这样吧,看来我能力是真的不行,这曲线看上去也别说啥封神了,没期待了,平平安安能写完就行。没有追求就没有烦恼。
值此平安夜,也祝全体读者永远平平安安,心想事成~